1792章 先过我这一关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他若对那位置有心,我不拦着;但是,他若对那位置无意,我也不会因了这一事就去鼓噪他,为此而急着表明自己的心存感激。【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总之,凤卿对我的心,我明了就好,无需为了证明什么反而去践踏了他的情意。他作何选择,我相信他自有考量,多嘴劝他违背自己心意的事,我做不来。”

    忽而勾起一抹玩味的笑,看着池固伦的眼睛道:“倒是你......我不想贬谪了你同凤卿的交情,但是,今日你来让我去说服他,当真没有半点儿私心?”

    池固伦闻言讪笑,略有尴尬道:“私心,自然是有的。同皇家瓜葛上,从来就没有单纯的情谊,就算彼此真心相待,形势迫人,便也容不得这纯粹了。”

    “你倒也坦诚。”

    池固伦并未因此评语而有得色,失落道:“从前,大家年幼,单凭志趣相投而来往,并无关碍。圣意未明时,凤卿虽不被特别看好,到底自己颇有才华,故而也不曾被看轻,自然没有必要去刻意疏离他而亲近谁。此刻,储位之争已然不能以叶障目,大家自是要选择各自的阵营。我们几人虽同凤卿交情深厚,但也各自有家,也有利益需要兼顾。倘若凤卿肯争上一争,我们自然有理由说服家里选择站在凤卿这一边。否则,我们拿什么说嘴?家里别有选择,难保那人不是视凤卿为肉刺,欲要除之而后快。昔日兄弟,一朝刀戈相向,我等情何以堪?与其左右为难,何不同心同德?”

    丹影满心冷嘲,哼笑道:“我若说,谁要想动他,必得先过了我这一关,你可会以为这是个笑话?你既知凤卿不愿去争,何不向家中坦言相告,何不去同他们的主子坦言相告凤卿的无害?不愿刀戈相向,也可袖手旁观,相信凤卿并不会因此而心生埋怨。倘若不肯置身事外,一定要选择推波助澜,恐怕这情谊——,多少要惹人思量一番了。”

    池固伦见她这态度,羞恼道:“如何袖手旁观?如何置身事外?全都去罢官?阖家老小寻了深山去隐居不成?!你看着,凤卿若不肯有所作为,你爹会不会另去择木而栖!你爹若是一味顾忌你同凤卿之间的关系,看他会不会被人整治,甚而害了一家子!”

    丹影为那“爹”、“一家子”等字眼所刺激,当即脸色十分难看起来,捏拳、咬牙切齿道:“谁敢动我身边的人分毫,我要他剉骨扬灰!”

    池固伦见她忽然的面色发白,眼底发红,额角青筋暴突了一片,吓了一大跳。连忙摆手安抚道:“罢了!罢了!暂还没那么严重!我今儿个不过是将眼下彼此的处境说与你知晓,想叫你辨明其中利害关系,劝着凤卿好好仔细掂量、斟酌一番,这还没有到了你死我亡的地步。何况,能在朝堂行走,谁也不是软柿子。”跟着又执壶倒酒,强作欢颜道,“喝酒,喝酒!说是请你来喝酒的,倘若不能叫你尽兴,我这东道做的可就太没有面子了。”

    ————

    没有到你死我亡的地步,然而,到底出事了。

    池固伦找丹影谈话的第三天,冯良工的夫人不见了。当日,丹影迟归,冯夫人在家中等得心焦难耐,便起身到府门前去迎候。在门前站了片刻,因了日入风寒,恐她刚有起色的身子受不得,劝回不肯下,那随侍的丫头便去为她回房取衣裳。只不过这一折一返的功夫,再回到府门前,却不见了她的人影。当时那丫头还未警觉,只当冯夫人是去了街口迎小姐,便也没太上心。等走到街口,却依旧不见她的人,这才着了慌。跌跌撞撞跑回府去通报,再等家里上下众人出来相寻,别说看不见冯夫人的人影,便是连个可疑的过路车马也未见着。

    丹影闻讯赶回后,一边谨慎安排冯府内外四处打探消息,一边疑心乃是池固伦劝慰不成下,故意藏匿了冯夫人而要迫使自己就范,当即怒气冲冲地找上池固伦去要人。池固伦并未料到自己一时情急下的话竟成了乌鸦之语,惊诧之余连连赔礼安抚,自然也少不了大呼冤枉。

    可惜,他喊冤枉也没有用。隔天,冯府打探消息的人便回说,曾经有人瞧见冯夫人被捆了手脚、堵了嘴在荣王府后侧小门出入过。丹影听了大为光火,再次找上池固伦。

    池固伦此回听了反倒不曾急于辩解,若有所思后问丹影道:“果然是在我荣王府侧门出入过?”

    丹影冷嗤道:“有人亲眼所见,难道我还故意讹你不成?!”

    池固伦道:“你先别急,我是想问,那目击者见着的,究竟的确是在我府上进出,还是仅仅在外经过?”

    丹影闻言凝眉,回话的人确实不曾亲眼目睹冯夫人被绑了进出荣王府的全部经过,而是瞧着好像或进或出的样子,仅仅是好像。她忽然有些明白池固伦这话里的意思了。按说,便是池固伦真的要逼凤卿争储,也实在犯不着做出这样叫人不耻的行径。更况,他到底和凤卿还有那样的交情在,倘若真以这样掌掴脸面的方式来逼凤卿,那么以后也别再来往了。

    可是,荣王府和冯府虽是同在皇城东面四坊内,却是一个十分贴近皇城根儿,地处东南幽静之地,另一个则靠近东市,倘若他人所为,为何捆了人要绕道靠近皇城下的王府地界,来这闲人勿近之处自曝行迹,自寻麻烦,而非就势藏匿闹市,或者直接取道出城?

    “你这王府上下一两百号人,未必不是哪个擅于揣摩主子心思的奴才做了要来邀功的。你既是这府里的主子,便是能推说自己并不知情,却也不好替你那些下人都撇清了去!”丹影沉默了一会儿又对池固伦指摘道,心里却多少有些理亏之感。转念一想却又恼意更甚,池固伦是这府里的主子,但是这府里可还有其他的主子!(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琥珀之剑邪帝传人在都市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