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0章 金口御言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下了两级台阶,又声色微恼地朝仆从抱怨道,“离了本王的眼皮子,行事更要仔细些。【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看好了狗,别挑着本王不在的时候放任到处乱窜!畜生东西,撒起野来专刨花木。这园子里头,本王真正在意的也就那几株最名贵难得的爱物,被伤了根可就彻底完了。早就交代过你们了,人有门,狗有洞,别人狗不分的混走一气!便是门洞闭合也要有时辰,最多放个把时辰,到点了,该关的关,该堵的堵......”

    听着父亲絮絮叨叨的声音渐行渐远,池固伦从多宝格后慢慢移身出来。一贯俊逸潇洒的世子爷,此时面色发白,手脚僵冷。想要追出门去,却又不敢违逆父亲的意思。咬咬牙,转身去摸墙上的暗格。

    荣王爷临行前的话,明是训斥仆从,实则是在交代儿子。王府的管家突然亮了皇帝的手谕,还曝出桩桩关系近日种种的隐晦,荣王爷唯恐此次进宫将是一去不回,借着暗语几乎将王府全然托付给了藏身暗处的儿子。作为将来承爵的世子爷,池固伦自是知晓王府的机密所在,也听懂了父亲暗示王府有难之语,并交代他,关键时刻务必以保血脉为要。

    刻意运气控制着才令双手不再发颤,尽量利索地取出兵符,然后急去调整密道机关。一连串的动作都有些机械。害怕父王此去真就身首异处,担心不到一刻,便会兵围荣王府,池固伦的脑子又乱又疼。

    好不容易重布了密道机关后,接着便要悄然安排家人准备逃亡。步出书房时,池固伦已经有了主张。父命不可违,王府的血脉自然是要保的,但他还是要留下。庶子,身上流的也是父王的血,保下兄弟们也算不得违背父亲的意愿。他不能眼睁睁看着父王孤身险境。

    握着手中的兵符,池固伦脑中忽然闪过一句话,想要动我身边的人,那也得过得了我这一关!随即忆起,这句话早已有人说过。于是,那道灿若云霞的艳红身影不期然地显现在脑海中。

    对她,他的情绪是复杂的,但,并无怨恨。

    事情虽是被她揭开,然后推到了台面上,以致变成了眼下这等局面,更将可能使得王府大祸临头。但是追究根源,有其意外与必然,错却不在她。她说,她是知晓是非之人,所以在完全可以如与其他人算账般出手时,并不曾找王府的麻烦,只等着三日后,他能给她一个交代。他也是明辨是非之人,所以,不怪她。更况,有这么一个管家在府里,有这么一位皇上算计着,王府的命运本就是前途未卜。这又如何能迁怒于她?

    也许,还得谢谢她。若非是她揭开真相,荣王府岂非终日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若是命运早有定数,他自然选择清醒着面对劫难,而不愿做个糊涂鬼。

    除了此事的没有怨恨,和这或许没有机会出口的谢字,他对她更多纷杂的感触,是随着时日轮转,一步一步变化着的。

    碧云洲上初遇那刻,他的心也曾有过最本能的跳动。旋即,却也因为她过于与众不同而清醒警觉。月亮河上见她出手,他更是戒备甚深。当她出入在凤卿身边时,他是带着质疑冷眼旁观的,甚至,时时有着出现不利便可出手除之的准备。对酒当歌时,也曾暂忘一切,单纯去欣赏过她的美与爽朗。只是,酒尽宴残后,他依旧不曾忘了戒备,一如她红裙娇颜下自带的不简单。

    宗正寺一事后,他多了些放心与欢喜。然而并未细究,这欢喜是随放心而来,还是开始放心地欢喜;是因了凤卿,还是,只因为她本人。或者,他从不曾想过,那欢喜二字,已然可以淡淡地换个前后。

    前一刻,当他知道了她的底细后,心中自然因为江湖传言存着一份赞赏。为自己不曾小觑了她而隐隐自得,果然不是个简单的女子。也为她竟然是她而庆幸,不简单的背后,并非一般细作之流,倒是真不辜负他的不曾小觑。

    直到此刻,心底却是又多了几分钦佩与敬意。他握着兵符走向书房外,带着坚定去迎接王府的命运,拼着血气去维护想要维护的人,发着狠劲地在心里喊出一句,想要动我身边的人,那也得过得了我这一关!喊完方觉,这原是她的话。当初见她说出这样的话,看到的仅仅是一股狠劲。如今方知,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背后却是要用极其厚重的情感与勇气去支撑的,还有,足够与之匹配的力量。

    池固伦守着荣王府,鼓足了勇气等着大难临头,祸从天降。时刻准备着调动兵马掩护家人逃遁求生,然后自己带人杀出一条血路,拼死进宫救父。焦躁担忧中,又带了份慷慨就义般的决绝镇定。

    荣王爷一路车马,忐忑难安,终于进了宫门,临面君时,终于也劝自己找到了视死如归的平静。

    主仆二人,如果那管家还能算是荣王府的仆,随内侍到了章光殿外。等向内通报得到传召后,荣王爷独自进了殿内。

    熙阳帝没有伏案批阅奏章,正坐在半局残棋前独乐。见他进来,面上带着少有的浅浅笑意招呼道:“允弟来啦?快,过来坐。陪朕下完这局棋,正好也一处说说话。”

    “臣,恭请皇上圣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荣王爷对于皇帝陛下这令人意料之外的亲近并不敢放纵,仍是步步谨慎地上前,然后规规矩矩叩礼问安,之后再谢恩赐座,最后小心翼翼地领座相陪。来此之前,他已狠狠尝过意外的滋味了。皇帝喜欢制造意外,他可不能对意外感到惊喜。皇帝给的意外,那是生死无常。

    陪着熙阳帝落了几颗子,却不见他开口。荣王爷想着,他方才有言在先——坐、下棋、说话。金口御言乃是圣旨,皇帝陛下不肯开口,那他也得遵旨“说话”啊。又等了片刻,仍是不见熙阳帝出声,荣王爷便斟酌着奏禀道:“禀皇上,臣有一事感到棘手为难,想请皇上赐教,好为臣指点迷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邪帝传人在都市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