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5章 兔死狐悲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我也没说是你们父子指使的。【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池固伦闻听此言倒是微微有些讶异,抬眼看了看她。暗忖,果然有些本事。

    丹影又道:“是你说要给我个交代的,他又是你荣王府的管家,我只能找你要答案。他背后的人究竟是谁?就算王府的管家高人一等,那也只是一个管家。他一个奴才,无端的做这些干什么?”

    “犯事的人既然已经死了,你就莫要再细究了,能有什么意思?”

    “是四皇子还是八皇子?或者,是五皇子和皇后?”

    池固伦对她锲而不舍的追问很是无奈,叹道:“这奴才失心疯,不甘屈居人下,心魔乱智,才闹了这么些是是非非。我好歹也曾经是他主子,你就给我留些面子成不成?”

    丹影别有意味的笑了两声,眼露精光道:“现在我知道那人是谁了。”嘴上说得随意,心中却不能风平浪静。果然猜对了么?可是,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和伽蓝阁里感受到的,似乎出入太大了些。

    池固伦看着她不语。

    “原先只是猜测,现在基本能肯定了。既是王府的管家,我只看着王府一处也就够了。要不,我干什么将人交给王府处治?”

    池固伦看着她脸上露出坏笑,心思一转,恼道:“你也太可恶了!”

    丹影看着他欲要吃人的样子,笑得越发有些肆意,摆摆手道:“别老是把我当个恶人。我将人交给你时不是说了么,我要给王府‘提个醒’。你得谢谢我才是。惹了那么些皇子,等他们查出你府上那个管家,岂能甘心不追究?若要一味查问背后之人,荣王府到时候会不会替人背黑锅?这种事情,早了早好啊!”

    池固伦父子书房深谈时也已思及这层,所以才万分庆幸。可是看着眼前的人笑得肆无忌惮,他又实在说不出个谢字。而且,她的“提醒”也实在不到位,就算自己曾经质疑过她,她也不该这么不够交情,让他们父子吓得几欲魂飞魄散。

    “你以前都是这副样子?”

    “呃?”丹影不明白他怎么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现在的你,和行走江湖的你,哪个才是真的你?”

    丹影方才明白他的意思,收敛了些笑容,反问道:“难道我现在就不是在行走江湖么?”

    “在拾遗府进进出出的人,和我从传言中知道的那个女子,除了容貌,似乎性情也不太一样啊。”池固伦瞥眼看看她,又追了一句,“最近两次所见你的言行,倒是和传闻中比较相符,虽凶了些,但少了些冷意。”

    丹影扯了扯衣袖,无谓笑道:“别以为你知道了我是谁,就真的摸清了我的底细。也许,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呢?”

    池固伦也笑了笑,问道:“你是怎么肯定,背后之人不是我们父子的?毕竟,他是我荣王府的人啊?”

    丹影看看水面,坦言道:“若非偶然,我一准认定是荣王府干的。”

    “怎么讲?”

    丹影转看着他,故作神秘道:“若我说,你那管家在买放死囚的时候,我正好在场,你信不信?”然后起身拍拍尘土,一边朝林外走,一边道,“不管荣王府前日是个什么情形,你记得,你欠我一个大大的人情!”

    池固伦无奈而笑,摇摇头暗叹,什么交代,这才是她真正要的交代吧!

    丹影起身离开,池固伦也跟着站起来,急迈两步后头跟上。本欲将皇上定下池凤卿继任之事告诉于她,又恐节外生枝,话到嘴边改口道:“凤卿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那个江湖身份吧?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瞒得太久了不好。这个‘提醒’,就算先小小的还你一笔了。”

    “你放心,我已跟他说过,适当的时候我会全盘托出的。”丹影回道,然后停步转身,狡黠道,“你也太会算计了,这样就想抵债?不作数!”

    “这天底下,究竟有多少人欠着你的债?”

    ......

    欠债的,很快就来了。

    冬至大祀结束没两日,因为迎接外国使节,鹏城上下彻底洒扫布置了一番。经过妆点的京城立时有了节庆颜色,商贩也择机而动,让冬日萧条的街市重新热闹起来,提前显出了浓浓的年味。

    裴小婉最近被家里拘得紧,今日好不容易瞅准了机会偷溜出来,带着几个丫头、小厮在街上闲逛。

    自小住在京城,这街市上的铺子早就逛了不下千百遍。东头有几家脂粉店,西边有几家首饰店,小吃铺子南边有几处,西边有多少,她闭着眼睛都能摸去。即便如此,她总是一有机会便溜出来逛,为的是寻摸些小巧、新奇的玩意儿。家里是不会有人主动给她买那些个廉价又无用的闲物,宫里也断不会赏赐那样有**份的东西。

    这会儿逛了有半条街,裴小婉却什么也没买。今日好似还没有什么入眼、上心的。不知愁苦的人忽然轻轻叹了一口气。今儿出来,好似只为透透气,心里憋得慌。

    高家没落了,高思琦再不可能嫁进拾遗府,她本该高兴的,可是却莫名有些难受起来。两人的情分虽不深厚,可也勉强算是个手帕交。若不是上回那档子事,她便不是很喜欢高思琦,可也谈不上怨恨。忽然见身边的人从千金小姐成了为奴为婢之人,许是今后再无交集,难免觉得寂寞失落。再想想这忽然天上地下的因由,便明白宫宴那日,惯来宠溺她的母亲为何会忽然发怒。看见高思琦的下场,她隐约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后来,母亲问她,为什么要闹着嫁给池凤卿,究竟看重他什么?她回说,凤卿哥哥哪里都好,她全都喜欢。转身后,心里却糊涂了,将母亲的问题再悄然认真问自己一遍,竟然,没了答案。是啊,她究竟喜欢凤卿哥哥什么呢?

    她喜欢漂亮的东西,可是,凤卿哥哥单论样貌,并不出众;她喜欢新奇的东西,凤卿哥哥自然是与众不同的,只是,他通常不言不语、只会淡淡而笑时,她多少会觉得有些闷;那是喜欢凤卿哥哥的才能?他最擅长的便是音律。(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入侵型月邪帝传人在都市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