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章 心性多疑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阿木稀里糊涂看着那两人对他说三道四,继而又相视大笑,只是眨着大眼睛疑惑不解。【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怎的小瓜都能扯出命案来了?

    昭岚在驿馆休整一日,次日上朝面见熙阳帝,依照使臣礼节说了些邦国交好云云,献上了不少瀚宇国特产。慑于瀚宇国其威,宽慰于使节此行之礼,朝会后,熙阳帝以国礼相待,设宴招待昭岚。昭岚以受宠若惊为由,以替瀚宇帝礼尚往来之名,借熙阳帝行宫别院为所,回请了熙阳满朝文武及其家眷。他自带着师父做东道,而丹影,则以惠县主、冯府嫡女身份随行冯良工为宾。

    昭岚在宾客之中瞧见了丹影,一阵讶异,然后又若有所思。有人上前同他见礼,他便只好收起心底的疑惑种种,温雅浅笑地还礼寒暄。

    而田田,就没有他那样自在潇洒了。打从宾客陆续而来起,那双晶亮的眸子就没歇过。逮着上了年岁的官员便是盯着不放,犹如狩猎待出之鹰。直到焦安师现身,田田当场捏碎了一只酒杯。若不是昭岚事前有言在先,当场及时提醒,又有斩风等人守着,几乎险些闹出事端来。唯恐意外发生,只好以其不胜酒力为由,让断流带人先行送她回了住处。

    宴会结束,昭岚回到驿馆,进了田田的房间。见她虽是脸色依旧难看不已,但也不致再度情绪失控,失去理智,便面容整肃地问道:“师父,你是否认清了?”

    田田声色发颤道:“不会错,不会错,就是他!”

    昭岚沉思片刻,道:“师父,依你之说,师公当年最多只是忤逆之罪,却万不能祸及家门。熙阳帝便是再昏庸残暴,也不能因此就迁怒妇孺,我料应该恐怕尚且别有隐情未知。那焦安师自然是你的仇人,熙阳帝也罪责难逃。只是,倘若其中真的另有隐晦,只怕冒失之下,错放了真正仇敌。既是为报仇而来,当要不能错漏了元凶才是。”

    “那怎么办?皇帝老子不能轻易动他,难道连这老贼也动不得么?!那我田家的冤屈岂非永世不得昭雪?!冤魂屈鬼如何肯去转世投胎?!”田田声嘶力竭吼道。若不是昭岚的人将馆役等人驱远,只怕此刻就要招来熙阳卫戍擒敌拿人。

    昭岚安抚道:“师父稍安勿躁!徒儿并非拦阻师父报仇,只是想将事情做得周全些。这桩陈年旧案,还是要翻一翻的。若是放走漏网之鱼,岂非更叫亡魂不甘?”

    田田这才稍有缓和,道:“时隔多年,我父旧交今日几乎不见,大概多已不在朝中了,哪里还有人可以探询往事?知情之人当更是少之又少。更莫说,人皆有避祸之心,这等事情要哪里去问?”

    昭岚道:“知情者未必都是师公的旧交,要查旧事,也未必一定就要知情者。有疑点,自然就能摸着马脚。”然后又劝慰道,“师父,你且宽心,徒儿自有主张。既答应了你,我自然要找着人还你一个公道。最不济,焦安师这颗脑袋——,总能提去给师公祭坟的。”

    “此话当真?”

    “徒儿不敢对师父信口雌黄!”

    田田遂感安慰。

    师徒二人分头歇下不提。

    次日,昭岚派人送帖子去冯府,约见丹影。为避嫌疑,昭岚故作风流之状,说是为惠县主绝色容颜所动,一见倾心,请她赏脸陪游鹏城山水。丹影自是心中有数,遂也以使臣不可怠慢,只得勉为其难敷衍为由,大大方方地应邀前往。临行前,想了想还是去了拾遗府一趟,对池凤卿做了略略解释,言及并无暧昧请他不要误会介怀,却并未提及旧识之语。池凤卿虽不以为昭岚会惹来自己的无端醋意,倒也对丹影此举感到十分安慰,得她如此看重在乎,怎能不满心欢喜?

    待到赴约见面后,那二人自是无心山水,虚礼寒暄几句,昭岚便对丹影笑道:“在下尚记得姑娘曾经登门讨债一事,只不知这债——,姑娘究竟要在下如何还,又何时还?迟迟不见下文,在下是日日惶恐,寝食难安啊!”

    丹影扫他一眼,淡淡无谓道:“公子记得便是好事,无需着急,我总会讨要的。”

    昭岚佯作无奈一叹,继而又道:“有言道,债多不愁。不如,在下再添一笔,如何?”

    丹影心道,果然有事!便也不做虚与委蛇的客气,冷着面孔开门见山道:“此回既是公子先开了口,不如先说说你的酬金吧。”

    昭岚不急不恼,撩撩衣襟,故作感慨道:“嗯,在下依稀记得,似乎姑娘自己说过不缺钱财,如今又贵为熙阳国的县主,在下一个瀚宇国无官无职的闲散之人——,真想不出姑娘会看重什么呀!”说话间,整个人又现刁狐模样。

    丹影暗道,真不能和这人谈正事,一谈正事就是这副嘴脸。倒是不谈正事的时候,那样子还稍稍正经一些。心中也明白他话里的隐喻,打从两人在熙阳一照面,她便知道眼下的身份早晚要被他拿来做文章,果不其然!

    丹影冷哼一声,嗤讽道:“公子这是在暗示什么?哦,熙阳国的县主曾经帮着瀚宇国皇帝扫荡诸侯,恐是要惹熙阳陛下心生疑窦,眼不容沙了,是么?喝,笑话了!公子此番既是友好来使,想来瀚宇同熙阳之间,当是亲如兄弟的比邻之邦,这桩旧事,算起来还是无碍两国邦交、增进两国情谊之为,难道反要落个通敌叛国的罪名不成?!除非——”

    昭岚适时掐断话尾,别有意味的轻笑道:“熙阳皇帝是不是心性多疑,又会不会因了那事治下县主此等罪名,在下倒不敢武断。只是,我观此次国宴上,贵主对十一殿下似乎甚是爱重,恐是寄予厚望的。说起十一殿下嘛——,在下只是思量,这熙阳国能不能接受一个江湖女子为后为妃?便是皇室中人自己不介意,可不知臣子们会否介意?便是朝臣们不介意,这熙阳国的百姓——,可不知会不会介意一个血染纱衣的女子德昭天下?呵呵呵......在下失言冒犯了,县主恕罪,恕罪!”(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琥珀之剑入侵型月重生之最强剑神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