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6章 破皮见血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三人遂合计了细处,一起行事,分头动作。【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不到几刻钟,焦安师便被从睡梦中捆了出来,身上只着中衣,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脖子上抵了一柄利刃,越发让他抖上加抖。看着四周在暗光中形如鬼怪的草木山石和面前面如寒霜的人,连心都冻僵了。结结巴巴打着颤问道:“你,你们是谁?到底要做什么?”

    昭岚负手背身站在几步外的暗处。斩风几人散立四下,分力钳制焦安师、看护田田、守卫昭岚。田田正是那持刀架在焦安师脖子上的人。

    看着这张缠绕噩梦中的脸此刻近在咫尺,田田恨不能立时将其剥皮拆骨,啖肉饮血。可惜和丹影、昭岚已经有言在先,再是滔天仇恨此刻也只能暂且压下,厉声问道:“焦大人当不曾忘了田书杰吧?”

    焦安师觑了觑眼,想了半天,然后难以置信地看着田田犹疑问道:“你,你是......”

    见他似已认出自己,田田将刀锋贴着他的脖子绕了半圈,讽笑道:“看来,大人虽是见老,记性还不错啊!”

    焦安师眼见猜测不错,便知自己何故在此了,当场疾呼道:“当年之事与老夫无关呐!老夫不过是奉旨办案,并没有做过对你田家不起之事!”

    田田闻言手腕轻扬,将刀刃斜斜一挑,便向他肉里割进了一分,立时破皮见血。

    看着那银亮的刀背沾染了殷红,田田咬牙道:“没有对不起?哼!我父亲修书惹得皇帝老子不高兴,为什么被罢了之后又二度去做此事?他到底是如何得罪了那无耻老儿?你又在里头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说!你焦大人不惜自己这条烂命,当不该无忌焦家绝后,入了地府无颜去见列祖列宗吧?!”

    焦安师顿时面如死灰,收起再度辩解的心思,磕磕巴巴一一作答。

    田田听完后,又怒又悲,难控胸中奔涌情绪,肃杀之气透体而出。仿似周遭的寒风也因她而越发凛冽了许多。若非斩风在侧及时出手,她便不是有心要杀焦安师,那抖动异常的利刃也将顷刻断喉。

    昭岚仍是负手背身而站,示意几人先稳住田田将其扶到一旁,然后将丹影问田田的那些话也一一再问焦安师。焦安师不敢有所隐瞒,只将他所知道的事,颠三倒四,杂七杂八,倾囊倒出。连那不能尽知的也连猜带蒙,前思后想地统统脱口。

    少顷,丹影也赶了过来。焦安师见了她,更是惊疑惶惑,百思不解。

    “问完了?”

    昭岚没有立刻答话,只眸色有些复杂地看着她。田田则是握着利刃,看看她,又看看焦安师,又再转头看她。似乎想要给焦安师一个痛快,又似顾忌丹影还要问话,拼命忍着。

    丹影见二人这般神态,心中了然,淡然道:“无妨,我只想知道真相。”

    昭岚遂将焦安师逻辑不顺的言语整合精炼一下,缓缓道出当年是非:“事从景家而起。元和七年,景家遭遇不测。原以为乃是匪盗之流所为,直到元和十年方才查出,乃系前朝余党复仇所致,便是田大人所翻旧案一事。熙阳帝恐怕颜面不保,不欲公诸于世,便与田大人有过争执。修书之事所起的争端,亦是关于景家之事隐与不隐而致。”

    似乎顾忌丹影此刻的情绪,顿了顿才又道,“此间还涉及一族李氏,获罪亦是和田家差不多的因由,但有些出入。景家旧案翻查是田大人最后上的折子,起先却是由李家而起,而这李家,说是其中恰有人勾结前朝,正好授柄于人,连累一族。他所说的便是这些,未必就是详尽真相,却也晾他此刻不敢虚言糊弄。我听着多少还是觉得有些荒唐可笑、违背常理之处,若是其中尚有隐晦疏漏,怕不是有人存心欺瞒误导。至于两家的谋逆大罪,哼,恐怕也皆是子虚乌有!”

    丹影几乎捏碎了拳头,转脸再朝焦安师求证道:“是不是?”

    焦安师无心去想冯家女儿如何会搅进这些事里,只抖抖索索指天发誓道:“老夫所知已然尽数道出,不敢有一星半点隐瞒。至于是否乃事实真相,老夫也无从知晓了。老夫官职并不算高,所知实在有限。这些,有众所周知的,有宫中流出的只言片语,也有道听途说。”说完便一副刀俎鱼肉之态。

    颓丧静默一刻,忽然又为自己争辩了一句,“啊,我记得李家的案子是皇上亲自办的,去拿人的都是大内侍卫,此事完全不与老夫相关的。田家的案子虽是老夫经手,但是老夫真不曾做过栽赃之事哇......”

    丹影挥手止住他,又道:“我再问你一事,你要老老实实回答。知便知,不知也不强赖了你,别再用自己的胡乱猜测来对付我。”

    焦安师点头捣蒜:“姑娘请说,老夫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句句照实回答。”

    “我问你,说是李家有人勾结前朝,此中可有李沧澜及其父兄?”

    “李沧澜?容老夫想想......”

    丹影冷言提醒道:“他有个直系堂兄名李云海,江湖绰号修罗客。”

    焦安师经此一点,当即大呼小叫道:“老夫想起来了!这李家之事就是从这李云海一脉所起,其他都是被株连的。倘若这李沧澜是他一家,老夫就不好说了,若非......”

    “够了!”丹影喝止道,脑中又起一片火海和那拉也拉不回来的撕心裂肺之痛。

    田田和昭岚虽不知丹影和这一连串是非究竟关系深浅如何,却也能想到,必有于她而言极为重要之人遭受荼毒。都是经历过家破人亡之事的,对此感同身受。田田忍不住又抬了抬自己手中那柄利刃。

    昭岚欲要安慰丹影,刚刚侧转迈步靠近,手尚未从大氅下完全抬起,却见丹影格外冷静地扫了一眼焦安师,道:“这会儿时辰不早了,先送焦大人回去上朝吧。”倒是她眼见田田心有不甘,欲要动作,反而拍了拍田田的背给予安抚,开解道,“便是不能尽知真相全部,却也知道了冤有头债有主。兹事体大,我们不能急在一时。”(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神级英雄入侵型月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