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7章 求见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李沧澜?容老夫想想......”

    丹影冷言提醒道:“他有个直系堂兄名李云海,江湖绰号修罗客。【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焦安师经此一点,当即大呼小叫道:“老夫想起来了!这李家之事就是从这李云海一脉所起,其他都是被株连的。倘若这李沧澜是他一家,老夫就不好说了,若非......”

    “够了!”丹影喝止道,脑中又起一片火海和那拉也拉不回来的撕心裂肺之痛。

    田田和昭岚虽不知丹影和这一连串是非究竟关系深浅如何,却也能想到,必有于她而言极为重要之人遭受荼毒。都是经历过家破人亡之事的,对此感同身受。田田忍不住又抬了抬自己手中那柄利刃。

    昭岚欲要安慰丹影,刚刚侧转迈步靠近,手尚未从大氅下完全抬起,却见丹影格外冷静地扫了一眼焦安师,道:“这会儿时辰不早了,先送焦大人回去上朝吧。”倒是她眼见田田心有不甘,欲要动作,反而拍了拍田田的背给予安抚,开解道,“便是不能尽知真相全部,却也知道了冤有头债有主。兹事体大,我们不能急在一时。”

    又转对焦安师冷声威胁道,“焦大人回去后切记一切如常。家破人亡之事,大人若能感同身受,不想如我们一样抱憾终生,该当清楚自己如何行事为妥。嘴上记得把门,也别指望私下里派人动作!你只要乖乖听话,焦家老小在本姑娘手里便能毫发无伤。否则,我不自夸,便是尸骨,也无人能觅。家国天下,焦大人心中从来自有权衡,我相信你此时也不会犯了糊涂。其实,我也并不怕你多嘴,于我而言,不过是时间紧一点,松一些的区别。既不是一味忠君爱国之人,就别学人孤注一掷。何况,那君,究竟值不值得去忠,焦大人当比许多人都心中有数!”

    焦安师哪里敢有异议?直连连点头允诺,告饶保全家小。

    派人送走焦安师,丹影对昭岚问道:“算还我人情债也好,算是帮你师父也罢,若有一日,我要你去游说你家皇帝主子,向你借兵借马,你可愿借?”

    昭岚见眼下情状过于沉重,故作笑语道:“便是我不答应,可不知纪彪武会不会‘将在外而君命有所不受’。”

    丹影闻言也勾了勾唇角。

    随后,几人又悄然摸回驿馆,各自梳洗,然后传了馆役送来早饭,一切仿佛如常。

    ————

    冯良工对着满案书卷,彻夜未眠,却如魂在梦中。

    鸡鸣时分,他被幽静中响起的一通通更鼓声敲醒。万籁俱寂时分,天色未明,那由远而近,再由近及远的梆鼓,一下一下捶打在人的心上。仿佛,幽冥鬼使前来接引,然后牵着沉醉梦中的魂灵去往地府,一个接着一个,成队,成排。

    “老爷,该起身去衙门了。”窗外传来家仆的轻唤。

    “嗯,洗漱更衣。”冯良工应了一声,揉了揉发麻的身子骨撑着桌案站起身来。将卷册依序理好,装进书袋,抱出书房。

    净面修须,换上官服,用青盐、茶水漱了口。一切收拾停当,去往内室。见妻子也已起身,便同往日一样,陪着她用了清粥小菜,浅笑着听她絮叨了几句。

    丢下筷子时,冯良工温言细语如常,对妻子道:“快过年了,秀秀那里不知准备了什么没有,你早些过去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她如今暂时还不便回家来住,你索性收拾了衣裳去她那里陪她。待我休假,也悄悄打点了过去,咱们一家人一起过年。”

    冯夫人闻言喜上眉梢,略有羞赧道:“我原也是这样想的,恐会惹下麻烦,担心你会不允。虽是秀秀不便回家来住,我却是懂得知足的。”又感叹道,“万没有想到,人生机缘这样兜兜转转,真不知谁欠了谁的,谁又还了谁的。”

    冯良工拍拍她的手,意味深长道:“知道惜福,便是有福之人。若非这孩子,我们恐怕是此生再无缘见着秀秀的,更莫说秀秀的这条命还是她给保下的。倘或,我们私心重了些,因了当年之事迁怒,便失了同这孩子的缘分,自然也就失了同秀秀的缘分。人说,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若是怨恨当年因了她而走失秀秀,又怎知不会是秀秀本来命中有难,而她恰是秀秀的福星呢?只看这次你能逢凶化吉,又同秀秀意外重逢,便该知晓这孩子究竟是祸是福了。所以说啊,千万别为了一时失去便迷了心智,连那本来有的也抓不住。”

    冯夫人点点头,道:“我懂的。便是没有找着秀秀,我也不会怨恨这孩子。说来,这孩子是真的同我家有缘。你拿她哄我时,我是真的以为秀秀回来了。如今再瞧秀秀,两人虽是相貌不同,举手投足却是有许多相仿之处的,尤其这性子,一般的招人疼爱。说句不怕你笑的话,若非日日同你相守一处,知道你断无可能有外室,见着那血融之事时,我必是要疑心她是你另外一个女儿的。”

    冯良工佯作恼羞道:“高兴起来就浑说!”跟着又松下面皮,继续温语道,“便不是我们自己生的,如今也是多了一个女儿。说来,你这福分果非他人能比,少受了一遭十月怀胎的苦不说,两个孩子可都不用你拉扯长大,只捡了这养老享福的现成便宜。早先那些眼泪是你命里该掉的,如今这福也是你命里该享的,可不知你说值也不值?”

    “自然值的!好啦,好啦,再说下去你可晚了。”冯夫人笑着催他起身,嗔道,“是我的就不是你的了?闺女又不是我一个人的。”

    “我只是告诉你要好好享福,别为了苦处忘了福分。”冯良工被她轻轻推送出门,又说了一句,然后抱着书袋如往常一样踏上马车,去往进宫的路上。

    ————

    “皇上,中书舍人冯大人求见。”

    熙阳帝刚刚下朝,离开太极殿尚未有两丈远,龙辇便因内侍回话停了下来,不自觉地微微蹙眉。暗责来人不识分寸,不知何事竟不能上折子于朝上一并议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冠军之光神级英雄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