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9章 雁过留声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来人啊!拉出去!”熙阳帝气得几乎咬碎银牙,终是按耐不住,朝殿外侍卫高声呼喝。【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雁过留声,人死留名!皇上,景家不该被忘了!景飒不该被忘了!”

    侍卫应声疾步进来,架起面上血污狼狈却神色慨然的冯良工往外拖去。

    “皇上!您不愿再提景家,究竟是因为景家满门死的凄惨,乃成永世之憾?还是,景飒当年的让贤之举才是您的真正忌讳,是您心头永远也忘不了的隐痛?!”冯良工已被拖出殿门,却仍声嘶力竭地朝内喊道,“皇上!田大人究竟是因何而死?李家可是真的有罪?”

    熙阳帝气火攻心,青筋暴突,拔步追到殿外。目眦欲裂,浑身乱颤地指着发髻松散、衣襟开绽的冯良工,朝侍卫大喊道:“杖毙!”

    “皇上,景飒究竟是怎么死的?~”

    人已杂沓而去,冯良工的最后一句质问,却在殿前绕梁不去,炸得琉璃欲裂。

    丹影尚不曾离开驿馆,焦安师便遣了家仆来寻。

    那家仆一路之上,满腹疑惑。先是不解,为何一早起来,家里的老少主子都不见了,偏偏大人还不让声张。接着,大人下朝回府,不说着急自家之事,居然反而为那没什么交情的冯家着急起来。以大人的心性,他是不该出头插手的啊?再后,便是让他来此给冯家小姐送信。这惠县主有家不回,怎的跑到驿馆来了?而且,自家大人又是如何知道的?

    他是满肚子问号,却全然不知他那主子是真的焦急万分。皇上要处决冯良工,那冯家女儿还不得找人拼命?焦家老小现在可都在她手上呢,万一被迁怒,那可就完了。

    那家仆虽有疑惑,却也不敢胡乱耽搁,按着焦安师的叮嘱,一路急赶。见着丹影,便一五一十将主子交代的话学说给丹影听:“冯小姐,令尊在宫里冒犯了皇上,皇上勒令当庭杖毙,叫人给拦下了。这会儿又说要午时斩首,您快回去看看吧!”

    丹影闻言,心知必又是那国史生事,大怒。

    吩咐送信之人先行,丹影摸出一物递与昭岚,嘱咐道:“我这一去,倘若不能轻易拦下,必有一番闹腾。熙阳帝疑心病重,事情一旦闹大,我既在此出入过,也必会牵连你们。若有必要,红门的人会保你师徒二人安危。”又捏拳咬牙徘徊一刻,终是下了决心,对着昭岚低语了一番。

    伽蓝阁里,看了那份批奏,她尚且可以报以理解;宗正寺一案并后来的一连串,她也可以因了池凤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许再提景家,可是景家乃开国功臣,竟连史册也不能留有一字,她不能没有怨气;再因田家疑案,从焦安师口中获悉种种,她不能不惊,不能不怒;此刻,又一个人将因了皇帝老子的“不许”而要丧命,她不能不恨!

    田书杰,田家,因了景家之名,遭陷;义父救她逃出生天,满府却因她家之事被诛;冯良工,半路上冒出来的“爹”,曾经救过她的人,现在又要因为一个“景”字,将被身首异处!她若还能泰然处之,何以为人?不为景家,就为这些人,也再不能宽恕那个滥杀无辜的昏君!

    熙阳帝,且等着!

    丹影出了驿馆,直接去了荣王府。

    进了王府,却发现池凤卿也在。两人一照面,气氛有些尴尬诡异。

    池凤卿看着丹影动了动唇,本想温语安慰她几句,却不知该如何言词。冯良工激怒皇上时,幸而他的车驾还不曾离宫。有机灵的内侍跑来送信,他当即调转马头,赶到及时才拦下冯良工不曾被杖毙庭前。只可惜,无论他再如何多费唇舌,却拦不住龙颜大怒的皇上杀意难消。将被夺命的是她父亲,要杀她父亲的恰又是他父皇,让他何颜以对?

    丹影从昨日下午到今日此时,所遇纷纷扰扰,天上地下,几乎无暇顾及其他。此时猛一见池凤卿,突然才想起自己糟乱下的忽略。也许,她平日里便下意识地没有将池凤卿当作皇帝的儿子看待,故而竟一时忘了熙阳帝同他是父子。以后......可会还有以后?忽然觉得心里揪痛得厉害。

    池固伦见二人都不说话,便欲打破尴尬,对丹影戏语道:“这一出了事,你第一个便想到来找我,真是在下荣幸之至啊!”忽觉有池凤卿在此,这话甚为不妥,顿时面上一热,越发觉得气氛尴尬。

    丹影将视线从池凤卿身上挪开,对池固伦淡淡道:“我是来麻烦王爷的。”

    池凤卿听她开了口,这才收拾纷杂心绪,接话道:“我也是这个意思。皇上此刻正在气头上,若是劝说不当,只怕适得其反。荣王跟随皇上多年,到底比别人有些薄面,能在皇上跟前斡旋一二;且也比他人了解皇上的脾性,知道如何斟酌言词。此刻瀚宇使臣尚在京中,请王爷以朝廷体面为由,只要先拦下圣旨不达刑部,一切便还有转圜的余地。”

    池固伦没有异议。

    有这三人同时相求,荣王爷也不好推托,当即准备更衣进宫。

    丹影也没空逗留闲聊,见荣王爷应下了,便举步告辞。

    池凤卿见她顷刻疏离如路人,心中一阵发紧:“你连话也不愿意同我说了么?”

    丹影转身,背对他问道:“倘若有一日,我杀你父亲,你可还愿意同我说话?”

    她话里的深意,池凤卿不得而知,只连忙安慰道:“你莫要胡思乱想,我是不会让冯大人有事的。”

    丹影早已在话音未落时疾步离开,泪盈于眶,却只留下一个看似冷漠无情的背影。

    出了荣王府,丹影又去了焦府。

    焦安师见她上门,一惊之下连脚也崴了。顾不得疼痛,只连连解释道:“冯小姐,令尊的事,老夫也想不到的。这件事是真的同老夫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怎么会同你没关系?!”丹影冷冷瞥他一眼。(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神级英雄入侵型月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