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7章 捉鱼放鱼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如今,熙阳帝一心栽培池凤卿,想要培养他将来即位,御书房,是不忌讳他的。【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不知是不是朝上因了战事在即,多了议论之故,熙阳帝迟迟未归。池凤卿无聊之余,看见案上一幅画轴半开未展,想是昨日昭岚所赠之物,便上前欣赏了一番。

    这一看,却看出了外人难窥的端倪。辗转思量,池凤卿的心,立时天上地下,人间地狱。三日之约的喜悦,瞬即被打杀得消弭无踪。熙阳帝来时,他咽下了所有将要告别之语,只淡淡问了一句,战事如何?

    一路浑浑噩噩,池凤卿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的宫,又是如何回到拾遗府的。

    唐彪见他神色不对,问道:“主子,怎么了?可是皇上觉出了异样,不允你走?”

    池凤卿无力地挥挥手:“一切归于原状吧!”

    “主子,你......”就这么放弃了?

    “不必多言,照孤说的去做。”

    唐彪郁闷转身。

    这些天,一时走,一时不走,都反复过两回了,这又不走了?那,丹影姑娘该怎么办?那冯家遭此横祸,保命已属不易,这京城万万是再回不来了。主子这一留下,两人岂非从此天各一方,令彼此情分付诸流水?便是有一日还能再见,一别经年,各自又将变成何样景况?这一罢手,两人岂非今生再也无缘?

    主子心性仁善、随和,却非没有主见之人,更非没有坚持之人。这究竟是怎么了?疑惑之中又想到,若是皇上发现了什么端倪,拿了要紧的事情威胁主子,那,也只能保命为要。

    唐彪胡乱琢磨着,想到性命二字,不敢冒然再劝。遂去拆卸行李,吩咐各处一如往常。

    鬼眉来时,池凤卿正在书房的窗前拨弄那把匕首。

    “没多少日便快过年了,她答应了要陪我一起过年的。我说,希望遇见她后,此生会再也不一样。许是,今生真的从此不一样了。”池凤卿咕哝一句,未待鬼眉应声,起身道,“陪我走走吧。”

    鬼眉只当他临别流连,遂点头相随。

    池凤卿带着她出了书房,首先上了那处阁楼,一如回到当日,丹影初进拾遗府择地而居时的模样。

    “站在这阁子上朝四下里看,若是让你选一处入眼的地方,你会选哪里?”池凤卿看着沐芳院的方向问鬼眉,却又不等她回答,兀自接话道,“她一眼就看中了沐芳院。当时,下人们都不赞同她住去那里,我却是满心欢喜。心里暗道,怎的会这么巧,府里这么些地方,她因何独独看上了沐芳院?你可知,那院子,原是给这府里将来的女主人备下的。”

    鬼眉也暗叹一声,怎的这么巧!

    随后,池凤卿领着她下了阁楼,去往沐芳院。路过饮羽阁时,又驻足而立。对着湖面,池凤卿又对鬼眉道:“十月初一那日,我自作聪明带她上山去送寒衣。回来后,她便闷闷不乐。我有心逗她开怀,便借着一场大雪,将我初见她的景象弄了个玩意儿,谁知,她看完越发不开心了。我只当是我用错了心,却没料到她是别有心事。”

    鬼眉看着湖面出神。雪早已融了,那冰雪雕就的碎玉江“偶遇”一幕,也早已化了水,凝成了气,幻作高天一片流云。

    “她心里装着事,我当时却不知道,见她不得开颜,便以为自己用错了哄她的法子,自责不已。又兼白日里受了些寒气,为此还病了一场。又幸而病了一场,才知她素日或是冷冷清清不欲理人模样,又或抱坛饮酒不拘小节,竟还有异常温柔、体贴一面的。”池凤卿说着摸了摸脖颈,笑道,“只是扎人的时候太狠了些。”

    鬼眉闻言似有尴尬。

    领着她往沐芳院去的路上,池凤卿又说了许多丹影在府中如何如何的话。才入沐芳院,便又佯作小气地笑道:“那裴小婉跑来胡闹,我本是要恼的。谁知,她被连人带床抬出去,竟是不羞不气。当着许多人的面从那床上下来,满面带笑地就将我一张上好的紫檀大床送了人。回头还问我晚上睡哪儿。嗯,若是日后如此持家,可算不得贤惠。”说到日后二字,笑意却忽然僵在了脸上,渐有流失。

    不过一瞬,随即重又勾起唇角,领着鬼眉去看那片杏树林:“她说,她喜那杨柳风前、杏花雨下,见我站在月下的一叶小舟上为她吹箫送曲。说,那是她透过十一殿下看见的我。我也喜那样的我,更喜她喜那样的我。所以,明知是秋冬季节,春归尚远,我却日日盼着这些杏树能早些开花。”脸上依旧带笑,却隐约有些淡淡伤怀,又多一份游离天外之感。

    鬼眉当时有一霎那的错觉,觉得他似乎在那一刻就远了。从此就如头顶的一片云,淡淡飘着,叫人心生欢喜,但是,可以跟着,看着,却隔着天地万丈,怎么也触碰不到。

    池凤卿又带着鬼眉走遍了拾遗府各处——丹影曾走过的地方,一路也满口不离丹影在府中时如何如何,都是那个她字。几乎让鬼眉疑心,他究竟是在留恋旧居,还是在同人告别。

    最后,池凤卿又哄着鬼眉去了月亮河上泛舟。上了画舫,池凤卿却再没有说话,只静静地将一把筷子用丝线一一缠了,然后学着丹影当日的样子捕鱼。鱼到手了,他又将筷子从腮上抽去,将鱼丢入水中。不知,那些曾被穿腮而过的鱼,重回水中可能存活?也不知鱼可有心,心又长在哪里。

    鬼眉看着池凤卿默然动作,忽然觉得心里疼得厉害,仿佛那里也被什么一穿而过,留下一个洞,再也回不去地疼。且似那疼,茫茫然无边无际,没有停止的尽头。

    池凤卿捉鱼、放鱼之后,便如泥胎木塑般看着湖面静坐。直到鬼眉将要开口催促,他才又转头对她道:“再陪我进宫去梅园看看吧。”似怕鬼眉有所担忧,又追加一句道,“不会害你的,信我。”

    鬼眉略一迟疑,便点头应下。(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神级英雄重生之最强剑神琥珀之剑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