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4章 埋伏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那就好办了。【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皇上就以赏赐为名,让九殿下陪她进宫。挑挑宝物,转转皇宫,这就一两天时间过去了。再有皇后娘娘并各宫的娘娘们轮流邀她做客,又可耗去几日。等边关消息来了,再见机行事。皇上也可以年节为题,留她在宫中。若是实在不行,便是动用大内侍卫软禁了她,只要人留住了,等那边战事明朗,她插不上手了,也算全了皇上的关爱之心。”

    奉天帝听他献策,拍腿笑道:“对!朕也不去管那应不应的,只管拖着她就好。她眼下可是还在你府上呢?那就烦老将军替朕好生招待着,先拖她两日。几日一过,许是她耐不得了,朕到时候再下旨传诏,着她进宫领赏!”

    君臣二人定下拖字诀,皆大欢喜。鬼眉可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待曾老将军回府,便笑嘻嘻地跑去打探消息,对方便道,圣上已经有了安排。可怜老爷子一生光明磊落,难得撒谎,话说完了便做贼心虚地躲了。鬼眉只当他是领命去挑人选,喜不自胜,尽等着几日后挂帅带兵,杀回来路。

    心里装着事,本就有些难熬,几乎度日如年。不过耐着性子和陶铃儿并若男、胜男敷衍了两日,便实在等不起了。找曾老爷子不见,索性捉了司马狴野,央他再带自己进宫面圣。司马狴野依言进宫一趟,奉天帝多话没有便下旨宣诏,着他领鬼眉进宫,弄得他只道好巧。当即转身,带了鬼眉二度面圣。

    奉天帝见了鬼眉,示意免礼,也不容她开口说话,便和颜悦色地笑呵呵道:“那日姑娘进宫,只管口头上道谢,却是半点赏赐没有,真是朕失礼了,姑娘莫怪。”

    “皇上客气......”

    奉天帝有心逃避借兵一事,自然担心鬼眉提及这个话题,不待她说出几个字,便又接着道:“朕知姑娘不是爱财之人,但是,这也是朕的一片心意,还请姑娘莫要推拒。”然后转对司马狴野道,“皇儿,稍后就由你领鬼眉姑娘去纳珍阁挑选谢礼。姑娘看上了什么,不拘是何物,只管命人登记造册取出就是。也不拘数量多寡,只要合了姑娘眼缘就成。嗯,朕也许你自己挑上两样,记得,你可只能拿取两件,莫要打了姑娘的幌子敲诈父皇。”

    “是!儿臣遵旨。”司马狴野听得让去纳珍阁,早已心中欢喜,连忙领旨谢恩。

    鬼眉却无心领取什么赏赐,只关心借兵与否,再度开口:“皇上......”

    奉天帝见她不肯罢休,含糊其辞的敷衍笑道:“姑娘日前所提之事,朕的心中已然早有决断,姑娘放心。这赏赐物品与那件事不相干的,你且只管去。”心道,反正朕的确有了决断,可没说什么答不答应的话。

    司马狴野也在旁扯扯她,悄声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挑了东西再说。那纳珍阁,里头都是绝好的稀有珍宝,我等平日也不得进去的。此回还是托了你的福,我也可奉旨挑上两样好东西了。”

    鬼眉暗忖,君无戏言,奉天帝既说有了决断,大抵借兵之事是赖不掉了。送上门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就先领了情再说。遂也叩头谢恩。

    奉天帝见鬼眉没有异议,偷吁一口气。待二人告退时,又对司马狴野叮嘱道:“挑完了东西,记得去你母后那里请个安,带姑娘过去坐坐。她也甚是喜欢鬼眉姑娘,偏偏那日未曾如愿多聊,今日可别再让她失望了。”看着二人应下去了,立时一脸得逞地另行择路先往皇后那里去打埋伏了。

    鬼眉随司马狴野一路往纳珍阁去,过了几重关卡,饶是司马狴野乃皇子身份,也得亮了大内令牌才得通行。到了地方,又见外头侍卫把守,验看了圣旨,方才打开重门。由一名侍应官托了一大圈钥匙,捧了账册陪行入内,那厚重大门又一重重关上。她此刻才知纳珍阁并非一般的司珍房或藏宝阁,心内笑道,看来司马狴野所言不虚,这奉天帝倒是大方。

    随那侍应官入内,见他一左一右的打开了两扇门,赔笑让进。鬼眉算是又开了眼,看看他手中的一大堆钥匙,又朝不见尽头的几条纵横走廊看了看,心中大叹。这奉天帝,要么是表面功夫不错,私底下却不曾少派人去民间搜刮;要么便是他司马家历来擅于积攒,懂得勤俭持家之道。她原以为这藏宝之地也就是个略微大些的阁子,不料却是别设的一整座殿宇。

    嗯,皇上既是让她来“挑”礼物的,那就先看看再说。看遍了,才能“挑”得妥当,否则,总不能一股脑儿地将人家的宝库搬空了去。于是,鬼眉便不急着拿取,只随那侍应官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先饱眼福。司马狴野似乎心内早有盘算,也不急着下手,耐心陪着鬼眉慢慢看,还间或解说一些他知道的来历。

    大约逛了十来间房,鬼眉再次开眼大叹。这司马家果然勤俭!纳珍阁里自然是不缺金银玉石、翡翠玛瑙等奇珍异宝的,但是,谁见过折了车辕的杉木马车,起了毛边的斗笠蓑衣和草鞋?若非司马狴野从旁解释,说了这些东西的来历并其所含的意义,她只怕要当奉天帝嗜好特别了。

    再往深处走了一段,鬼眉见司马狴野站在一套铠甲前半天不肯挪窝,笑道:“你父皇不是准你挑两样呢么?让人记账拿走就是,这么傻呆呆地看着做什么!若是喜欢得紧,便是此刻穿上身也没人笑你。”

    司马狴野叹道:“唉,父皇是万不肯允我拿了它的!”恋恋不舍地伸手摸了摸,转对鬼眉笑道,“你不知道,父皇允你随便挑,是知道有些东西于你无用,你也看不上眼。但是,那些看起来平凡无奇,甚而有些像破烂的东西,却都是我祖上建功立业时的穿用,于司马家意义非凡。就如这套铠甲,祖辈穿着它保家卫国,驰骋疆场,能得留下来,便算是传家宝,父皇哪里肯允我随便取用?他可没有让我‘随便挑’!”(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琥珀之剑邪帝传人在都市冠军之光绝对死亡游戏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