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4章 腊月二十九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见闲杂人都走了,唐彪便满心欢喜地将鬼眉往主帐前领,一边还问道:“姑娘,冯大人如今可安好?你们现今哪里安身?怎的一去便没了消息,连累主子活脱脱瘦了一大圈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鬼眉闻言止步,僵了一会儿,朝唐彪面色不悦地一通喝问道:“究竟怎么回事,怎么会派了他来挂帅?那边界上的大军如何,你们那皇帝老子弄清楚了没有?满朝堂的武将都死绝了吗,要派他出来打仗!不是有意要封他做太子的么?这熙阳的太子原来这样不值钱么?!说!这回子又是哪个算计他的?”

    唐彪被这一通震得发昏,实在都没听清全部,只捡了紧要字眼,叹气抱怨道:“谁知道主子发的什么傻!皇上还没决定战与不战,那满朝文武也大多秉持静观之态,他却说是不论什么缘由,大举屯兵边界便是企图不良,赶他百里外安心为是。然后便在朝上当场请缨,自愿挂帅带兵,然后去边关会师,准备同人开战。”

    “胡闹!”鬼眉忍不住又喝了一声,想了想,叹息道,“还是带我去见见他吧,我有话对他说。”

    “是。本来就是要带姑娘去见主子的,叫你好一通劈头盖脸给耽搁了。主子见着姑娘,一准儿欢喜得紧,饭也得多吃两碗的。”唐彪径自兴高采烈地引着鬼眉往前,却不知身后的人心内五味杂陈,酸楚难受得厉害。

    到得主帐跟前,却见里头已然熄了灯。

    唐彪朝鬼眉歉然笑笑,软声道:“这几日连着赶路,今儿扎营又特别晚,主子许是累得够呛。不如先安排姑娘别处歇下,待明儿早起,姑娘再来同主子说话如何?”

    和池凤卿已然近在咫尺,却被一道营帐横隔如天涯。

    鬼眉方才急着要见池凤卿,不过是出于担忧想劝着他罢了差事。一路过来,已然醒悟,那领了圣旨的差事,又是涉及军务,岂是说罢就能罢的?恢复了理智,便知道此事当要另寻他法解决。行至帐外便起了犹豫,见他的借口没了,又兼那日决裂之后此刻不知如何相对。再见帐内熄了灯烛,便越发踌躇起来。

    原该转身而去,却又忍不住流连,磨蹭了许久忽然问唐彪道:“今儿个什么日子了?”

    唐彪指指远处围火饮酒的士兵,悄声道:“今儿腊月二十九,可巧今年没有三十,算来正是除夕夜,他们心里且怨着呢!若不是破例给些酒,保不齐就有兵油子得让主子头疼。”

    鬼眉闻言心中一动,对唐彪斩钉截铁道:“我就借他的地方歇下了,你且自去吧!”说完也不理唐彪什么反应,自顾自一撩帘子,进了池凤卿帐中。

    唐彪不过因为讶异而微微愣了一下,转而却在心内窃喜。对帐外的两个守卫故意绷着脸交代道:“小心守着,但是切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随即转身,满面笑意而去。

    鬼眉进了帐中,在门口微微驻足。胸腔里的一颗心,怦怦跳得厉害。稍稍适应了一下黑暗后,才借着透过帐幔的微光,朝内无声移步。原以为,一进来便会看见那张多日不见的脸,却见帐内比想象中要大,还因起卧分了内外。于是便调整了呼吸慢慢往里走。

    先看见帐内壁上挂着的旗幡、兵刃,微微打量了一下。看着那雕龙的帅刀刀鞘,并旌旗下垂落的艳红流苏,不由地想起,那柄奇巧的匕首挂在那翩翩白衣身影的腰间,下头垂了长长的绦络,也是艳红的。先是他自己配的,然后,是她笨手笨脚给打了一条。那样子瞧着怪拿不出手的,他却喜欢的紧。

    不知,他现在可还肯再挂着了。不!一定是连见也不愿见的。形如陌路,谁又会无端地将陌生人的东西戴在身上?只不知,是恼羞之下毁了,还是藏了起来,如同收起一份记忆。

    再往前走,几张对面而设的交椅,上首便是堆满了卷册的书案。

    鬼眉忍不住上前,伸手在那笔墨纸砚上一一摸过。似乎还能想象,早些时候,他便是坐在这里埋首阅卷,持笔挥毫的。仿佛那纸上还落着他的气息,笔端还留着他的温度。又不由想起,当日他在书房的桌案前看书阅卷的模样。透过一扇雕花的窗框,看见他那样安然闲适地坐着,面上洒着薄薄阳光,唇角微微勾起,带了淡淡温暖的笑。

    那样的景致,再也看不到了吧?再得见面,便是刀剑相会,是他说的,她也这样回了。他哪里还有可能再对她露出那样温暖的笑意?

    心里一揪,手上不由跟着一颤,将那案上卷起的一个纸卷一压,留下一道深深的折痕。如同命运,在手间无意中一折,转成了不再笔直向前、改了方向的曲线。

    转过书案,便见旁边的一张几上放着碗碟。饭菜仍是整整齐齐,一口未动,汤也只去了半碗,却全都失去了可以温暖肠胃的温度,凉成了冰。

    鬼眉忍不住一声轻叹。

    是恨是恼,是苦是累,何必同自己的身子过不去呢?连饭也不肯好好吃,又如何有气力去带兵打仗?隐约想起,自己似乎从未像一般女子一样,为他做过一餐饭,哪怕是熬上一碗汤。可不知,倘若此刻自己捧上一碗热汤与他,他可还肯欣然接下?一定不会!便是那汤是从唐彪手中接过,转呈了他的,他也一定会拂袖摔了那碗。

    便是想要为他素手做羹汤,如今,也是再没有机会了。

    不由又想起,临别那日,他曾戏语,她手一挥便将他一张上好的檀木大床送了人,这样持家可算不得贤惠。便是在那梅花树下,将去的前一刻,他还笑语,说她定然不擅针黹。她从未操心过他府上的内务,她的针,也从未有过绣线缝纳,哪怕是给他绣块不像样的帕子。唯一对他做过的,便是那日扎醒了他,好让他就医。

    鬼眉扯唇自嘲,面泛苦笑,自己还真是同贤惠二字无缘得厉害。(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神级英雄入侵型月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