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6章 密信相托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怎么,还给姑娘我尥蹶子?行!都说宝马雕车香满路,姑娘我回头也弄个好车来给你套上,然后天天让你拉着我四处溜达。【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等那时沦落成辕车苦力,可就真正对得起你这‘宝马’了!看你还给我耍横!”说着,用力扯了一下缰绳,拖着自感龙游浅滩遭虾戏的傲娇小爷,一人一马继续在雪地里并肩而行。

    一步三滑,行三退二地又走了一段,已是完全过了昼夜交替时分。夜色犹如泼墨,氤氲渲染了大地。阴冷天气,弦月不见,连星星也躲在了云中拥被而眠。若非银雪茫茫遍野,几乎三五步里难见光影。虽有雪地折射薄亮,不致盲瞎摔跤碰撞,却也寒冻入髓,叫人外间行走不愉难悦。

    鬼眉掩了掩衣领,缩了缩脖子搓搓手,没好气地看看身旁闲庭信步的小家伙,暗自嘀咕道,幸而今晚不曾再有风雨,否则姑娘定然不理你是不是宝马良驹,让人骟了你,灭了你这一身傲气!

    才刚苦中作乐庆幸天气虽然不好,倒也无风无浪的不曾再雪上加霜,行至僻静处未有多远,却觉忽然脑后生风。鬼眉警心忽起,正待弹跳去避,回身转看,那一团疾风却已卷着雪屑翻过半空,跃过头顶,落到了前方尺丈之外站定,短住了她的去路。

    鬼眉心中讽笑一声,好大的胆子!居然不忌讳京城地界,竟敢堂而皇之地拦路劫道?!或者,是不知她鬼眉的名号?还是她的江湖名声于来者无用?看来,来者便不是身后倚仗有靠,也非是一般宵小。遂驻足止步,以静制动地默然冷眼打量不速之客。

    暗黑夜晚,赖有雪地微光,也赖习武之人目力过人,只略略一扫来人头尾,便大概识出对方容貌身姿。辨出来者何人,鬼眉面上立时云散雨霁,阴冷转晴,带了一丝他乡遇故知的惊喜,朝来人笑语招呼道:“原来是放翁前辈!您怎的也来鹏城了,可是曾老将军有信嘱托?”

    来人确是放翁。隔着一段雪路和鬼眉对面而立,静默中的身形举止依然可见夫子儒雅,只面上不见惯常的温润浅笑,显得有些神思不明。见被鬼眉认出,他也不与对方客套致礼,不辨喜怒地幽幽开口问道:“圣天护法圣兽横空出世,可是因为姑娘?你——,当真是圣天后裔?”

    鬼眉闻言讪笑。

    这曾老将军!说了不必将她的身份诉诸于人,他居然还是将此等秘辛说了出去。看来,这放翁先生在曾府,果然地位超群。

    继而心思又一转。

    或者,难不成这放翁先生还与那无处得知的朱雀、玄武有关?

    “百千年前的故事,前辈不必当真。是不是什么圣天后裔,鬼眉也只是江湖众人所识的鬼眉。”鬼眉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句,然后语出试探道,“前辈不计跋涉辛劳,风雪兼程地来此,可有要事?是受托于老将军,还是前辈别有私事?”

    她不曾否认,放翁自是了然。九分猜疑,现下已是悉数肯定。神色未变,眸光却在暗中闪了闪。

    “某是专程来寻姑娘的。”

    “哦?那是老将军有密信相托了,怎么说?”

    放翁同鬼眉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短暂凝光对视一瞥,瞬即又散化虚看,避而不答地旁顾反问道:“姑娘可知某这名号何来?又有何意?”

    诶?

    鬼眉未料他突然跳转话题,也不知对方问话何意,微微诧异之余便静默不接,等着他自问自答给予解惑。

    “一朝一夕,人鬼剩殊途,一尺一寸,光阴空寂寥。一沙一砾,红尘皆虚妄,一呼一吸,余生尽放逐。呵呵,放翁,放翁,听着像个颇为洒脱雅致的别号,其实不过是遭弃于俗世的囚徒之名,自我放逐之意!揽镜自照,青丝未然全白霜,心却已经哀朽木。”放翁干涩苦笑两声,又问,“姑娘又可知,某,因何会自我放逐,成了红尘里一介勘破生死,却又贪恋不舍的心荒之囚么?”

    诶?这人好端端地大老远跑来,是为了和她打谜参禅?

    鬼眉正满腹不解地等着他的后续之语,却不料放翁就此打住,静默一息叹声道:“罢了,某来此不是为了闲聊自家故事的,且说正事吧。”

    人家不肯细说,鬼眉自然也不好追问。何况,听得放翁言辞中难掩感世伤怀,她如今也不是无事可做的穷极无聊时候,眼下实在没空去管别人的闲事,以免于大事上横生枝节。虽讶异他突然说了这么几句,到底无暇细究,见他自己放下不提,自然乐得轻松。吁气当口,却又隐约觉得放翁似用凌厉目光扫了自己一眼,心下不由生疑。

    “某想问姑娘一句,奉天忽然和朝旭开战,可是因了姑娘之故?”

    鬼眉不及细想胸中疑窦,闻听此语,也不及辨析对方语气,只以为奉天那边形势不妙,心下一凛,顿时拧眉。往前跨出两步,压着嗓音低声急切问道:“可是出了大事?我同老将军有言在先,出兵目的何在,彼此心中自知,他当知道权衡调遣,如何反会受制于人呢?究竟情形如何?”

    果然是你!

    “托姑娘的福,奉天兵马将士暂时并未受损,眼下战事也还不曾殃及无辜百姓!”放翁意味不明地回了一句,无视鬼眉立刻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也不等她往下继续细问,握剑的手藏在大氅下紧了紧,再度调转了话头道,“那日同姑娘切磋,姑娘似乎尚有保留,某觉意犹未尽。不如今日倾囊亮出,再行比过如何?”

    啊?

    鬼眉显然被放翁连番跳脱弄得有些莫名,乱眉下的一双大眼,立时又添一二分周围。

    禅语说完未过盏茶工夫,这会儿就要拳脚相向?而且,这夫子样的放翁先生,怎么看怎么不像好勇斗狠的主儿,大老远的跑来,正事不过提了一句,三言两语地就要动粗?

    放翁却不理她犹疑不决,一把扯下披风绳结,甩了累赘轻装上阵。抽剑出鞘,将剑鞘和大氅随手往雪地上一抛,也不同对方客套过问兵器取用,直接毫无预警地朝着鬼眉杀将过来,半点儿起势过度没有。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神级英雄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重生之最强剑神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