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7章 荣亲王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张义山听了鬼眉言词,以为冯良工夫妇是赖红袖仗义收容,便也对红袖多了分刮目相看,自然答应好生照顾。【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并告诉鬼眉,众人皆未受到刑罚加身,只是暂时不得自由而已。一切,还得再看上头的意思。

    “你既知道我欠了红袖招当家一个天大的恩情,便也该料到,我不可能对此事视若无睹。你,能否告之,这其中究竟有何隐情么?便是再遭人嫉,毕竟也只是个风月场所。况且,也有多年的经历了,如何直至今日才惹得朝廷不肯包容?红袖招,可比许多秦楼楚馆要干净得多!”

    张义山见她眉尖轻蹙,几欲上前抹平,却也只能忍下。叹了一声,无奈道:“我也尚不知细处。差事是荣亲王直接发派下来的,然后和郎中大人打了个招呼,便直接交由我办了。看情形,十有**是要关了这里,散了这里的人了。”又道,“不过,世子却也过来打了个招呼,说是此事不宜C之过急,我便暂时拖着吧。你放心,即使不容乐观,我也会看在你的情分上,断不会委屈了红袖姑娘的。”

    荣亲王?

    鬼眉听得关键,心中多了一丝欢喜。

    能够顺藤摸瓜,找着根由就好!

    心里高兴,人也就多了一份轻松,随口戏语道:“若有万一,不如就烦张大人勉为其难收留了红袖吧。反正都是一般的为奴为婢,去张兄府上总好过去别处受辱。红袖本是清白之人,品貌出众,总不至于污了大人的眼睛。是端茶递水,还是铺床叠被,就由大人斟酌着处置。想来,以张兄这般人品,红袖也不会委屈。”

    话音未落,却见张义山面露红云,方觉自己玩笑过了。咳咳两声岔开尴尬,旁顾了几句便急着告辞:“这里就拜托张大人照顾了,改日再好生致谢。我也不打扰大人办差了,就此告辞,来日再会。”说完,便又疾步而去。

    张义山看着那匆匆而去的背影,怅然若失。

    鬼眉出门时,隔着帷笠看看守门的衙役,心道,原来不是嫌银子烫手,而是害怕新官上任三把火,烧着了尻尾,哼!忽起心思,又气势凌人地朝人喝道:“给本小姐留心着些,别让狐媚子勾引了你们大人,惹出闲话来!若是有那胆大妄为的,记得赶紧来知会本小姐!”然后冷哼一声,拂袖傲然而去。

    留些话头惹人遐思也好。既免了张义山的麻烦,也方便了自家。若叫御史台那帮爱嚼舌的人知道,有人在他办差时来相寻,必会说他徇私枉法。张义山若被调职,她上哪儿再找个熟人稳住眼下的红袖招?

    鬼眉这般姿态一进一出,全是为的事情方便,留给内外一众衙役的印象,果然是另一番模样。不到半日,就有人传言说,张大人仿似订了亲了,那倾心于他的姑娘据说是他表妹,两人原是亲上加亲,论起般配与否,也算郎才女貌。只,那姑娘容貌的确不错,一般人高攀不上,可那性情——也是一般人消受不起的,完全就是个醋缸、母老虎,也不知大人可能降得住。还有饶舌的捏着嗓子将鬼眉的话学舌了一番。

    闲话传到张义山耳中,却是又惹得他惆怅再起。

    她这番话,若是当真的该多好?他定甘之如饴!

    离了红袖招,鬼眉一路直奔荣王府。暂时倒还不便急着去问荣王爷,只想先从池固伦那里做些旁敲侧击,了解些旁枝末节。上门一问,才知池固伦不在府中。听门房回话,说他去了碧云洲。鬼眉闻言,不知为何心思一动,升起一股隐约的不安。

    当即打马直奔碧云洲。

    快马加鞭,一路在山道上飞蹄疾驰,用时不多便到了太仓湖。然,尚未沿着山道转下,却见通往洲上的陆路,已赫赫然被官兵把持了出入要道。勒马止步,转上一处垭口往太仓湖上远眺,心下不由一凉。沿着碧云、白鹭、彩萍三洲的水岸线,原本波光粼粼的湖上,竟乌压压多了一道断断续续粗黑的曲线,却是大大小小的船只。洲上的渔船自然没有这么多!再调转视线去细看那把持路口的官兵,却是披甲持枪模样。

    居然不是一般的衙役?那,就是兵部的人马了!连水师也出动了?!

    他们究竟要做什么?!

    鬼眉一阵心惊R跳。

    压下胸腔里的翻滚涌动,策马下了山道,行至路口,朝那披甲兵丁喊道:“敢问,荣王府世子可在?劳驾通传一声,就说京里有要事禀告!”

    “来者何人?是何要紧事情滋扰世子?”队伍后头走出一位佩剑的头目之人,迎风朝鬼眉回喊了一句。

    “王府要紧的家事,需要当面回禀,劳烦军爷通传一声!”

    那人倒也不曾为难,转身往里去了。不多时,果见池固伦拍马从洲上跑了过来。远远见了鬼眉一骑独立,雪色轻裘下,火云衣袂随风轻扬,立刻扬鞭催策,疾驰一段到了跟前,带笑寒暄道:“我就猜到是你!”

    鬼眉没有心情同他客套,指指洲上,沉着声音开门见山地问道:“是何情形,可否劳烦世子解惑?”

    “别急,找地方坐下来慢慢说!”

    池固伦打了个示意,拨转马头往洲上引路。

    鬼眉咬尾相随。

    二人到了洲上,一前一后进了一所宅子,竟是当日池凤卿向朝廷请命,为洲上百姓所建的义塾。如今,却是夫子老师、孩童学生,俱都不见,全叫戴盔披甲的军中将士给占了。连那悬壶济世的义庐也未幸免。

    池固伦将鬼眉引入一间清净的屋子,让人送了茶进来,便勒令关门退下,不许打扰。然后,自顾自寻了椅子坐下,朝满身透着寒气的人笑道:“你叔叔家——,嗯,是真是假,大约都算不得你正经的叔叔。反正,他们没事,你尽可放心。”

    鬼眉撩了面纱,在他对面重重坐下,朝外头为数不知几何的不速之客和水上不请自来的船只虚空一指,冷着脸咬牙讽笑道:“你让我放心?!”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神级英雄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重生之最强剑神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