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4章 无相寺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鬼眉自嘲地勾了勾唇,不再理会此话。【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转脸对坐在旁边一位身着儒衫又腰间佩剑的中年男子笑意致谢:“白当家,赖您诗书满腹、文章风流,引来这一场锦绣口笔之争,那焦安师才能在朝上顺利说服皇帝、促成武林大会,实在是功不可没啊!”

    “姑娘还是别称我白当家吧,只管照以前一样称呼便是,白某不恼。‘白当家’、‘白当家’,听着实在有些像是姑娘故意嘲讽白某的。呵呵呵......”

    鬼眉囧了一下。

    和那人紧邻而坐的白谦君倒是面带笑意,暗自窃喜。父亲大人如今也会开玩笑了,可算几十年的顽固迂腐有了改观,终于放开了胸襟。

    那着装如同文士,佩戴又似武侠的中年男子,正是白谦君之父,白驼岭当家白书黁,字瀚文。白家上数几代,也是赫赫文臣之后,无奈战火纷争,白家所在的诸侯小国不敌强手,终被瓦解分割。而白家,满府尽忠,只保了年纪辈分最小的子孙逃出。家国俱无,白家遗脉落草为寇,成了山匪。虽是占山为王,却以诗礼传家,以致教出的孩子多是仗剑书生。

    而这白瀚文,自幼便于诗书文章上显得天赋异禀,无意间又窥见了先辈手札,知道了自家来历,便更以文章风流自豪,书香之子自居。以致长成后,仗剑豪情少了几分,迂腐酸气倒多了几许。当年鬼眉少不更事,初闯江湖,首当其冲地便被白瀚文有缘遇上。他那引经据典的咬文嚼字,又怎敌鬼眉自小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兼之歪理纠缠?气结之下,感怀家世,觉得世事弄人,虎落平阳,一时脑子发热,便解了腰带在后山上挂枝了断。自然没有死成,反成了个笑话。

    白瀚文因为性格使然,以山匪寨主身份而言,极其不擅理家。他既不屑结交官商,江湖同道又不喜同他往来,以致白驼岭渐显孤立,上下生财之道无从着落。经鬼眉一闹,寻死未成,自感屈辱无颜,更是整日闭门拒不见人,鲜少过问家事。白谦君被人雇佣买凶,便是为生计艰难所迫,不得已而为之。

    后来几年间,鬼眉也曾穿针引线地介绍过几桩生意给白驼岭,兼之上回事后,白谦君索性背着父亲说动上下,悉数投靠了鬼眉。不仅生计有了来路,大家也得各尽其才,寨中Y云尽扫,众人言行举止也都比往日多了喜乐自在。痼疾一解,便没人再去一味滋扰当家的,那白瀚文自然也就少了烦难,压力消减,郁结渐缓。而后冷眼旁观,终是有了一些感悟,血性复苏、雄心渐起,再不肯继续自弃。开始有意无意地过问家事,亲近鬼眉。

    鬼眉当得白瀚文的“开窍”之师,而白驼岭上下行事作风、人品性情,又尽为鬼眉所熟知,此等密不可宣的大事上头,彼此的信任和默契,那也是非常可比的。毕竟,已经是不打不相识的多年缘分了不是?

    白瀚文自嘲那“白当家”三个字,鬼眉却也不能再喊出“白驼子”这样不敬的称呼来,略一犹豫,便释然笑道:“也是,白叔当不当家,原也不是鬼眉给喊出来的,我就照着自家人的称呼来,还显得亲切一些。”

    白瀚文坦然应了一声。

    “白叔,我有一个无可替代的重任想要托付与您,只是——”

    白瀚文见她似有顾忌,便笑道:“诚然姑娘当年有些童言无忌,但是其中道理却也叫人振聋发聩。世间既有‘百无一用是书生’之说,却也有‘天下最好皆文章’之论。白某先是过于自负,后又走了另一个极端,乃是白某一时迷障,非关文章之过,更非姑娘之错。笔墨文章亦是手中刀剑,本是器物就当为人用之,没道理使人反受其累。是白某早先流于其表,忘了物尽其用,反倒令这一肚子墨水成了累赘死物。姑娘大可放心,白某如今已然想通其中关节,就再没有那些可笑的迂腐念头。姑娘有事但说无妨,白某定当竭力。”

    鬼眉会意而笑,点点头正色道:“我知白叔不仅文章过人,更是写得一手好字,用得绝妙丹青。白叔既然不会多想,以您的能耐,鬼眉的托请于您而言,便是小事一桩。此次武林大会,朝中六部都会派人过来,我想请白叔多和各位大人聊聊天,交流交流书画文章,然后暗中留意他们的说话口吻以及用笔习惯。”说完,依旧有些心虚的看了看白瀚文,心中默默祈祷,可别再误会了自己是在故意折辱他的。

    白瀚文听后未曾立时明白其中用意,蹙眉沉吟了片刻。略一思量,便也明白了对方的言下之意,遂展眉狡黠笑道:“唔,兵部多出将才,也不乏写得一手好字的文武双修之人,可不知这次遇上的几位,有没有擅于此道的。”同时暗自猜度,这遭一同前来的这么些江湖同道,怕是也有不少各家所长叫这丫头觊觎上了。

    待他悠悠说完,对上鬼眉的眼睛,顷刻间彼此了然。言语未尽处,已是心照不宣,随即默契大笑。

    ————

    二月二,龙抬头,难得天气不错。

    久违的太阳终于不吝倾洒金芒,犹如佛光普照大地,令人一扫连日来心头积淀的Y霾郁结,畅畅快快舒了口气。元月初的那场大雪未及尽数消融,跟着时有时歇地又落了几场冰雨和小雪。雨雪连连,总不是能叫人欢喜的。便有几日不曾落雨落雪,天上却也总堆着那么几朵沉重欲坠的Y云,仿若压在人的胸口上,憋闷得厉害。

    今儿个总算是雪后初晴,很是不错。

    无相寺的风光也不错。

    奇峰秀林,暖阳薄雪,庄严的殿宇错落有致地巍峨在山巅,朱墙碧瓦映着金辉,罩着莹白,时透檀香钟鸣,仿若圣莲亲天,欢喜圆满。

    其实,此刻最让人欢喜的倒不是大悲咒洗心,而是山腰广场上的武林大会。热闹得紧。莫说参与其间的一众人等激情澎湃,便是山上那些早已断了六根俗缘的佛子也跟着高兴。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琥珀之剑超级卡牌系统冠军之光绝对死亡游戏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