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5章 孤立无援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那女寨的大当家萌萌地眨眨眼,天真地问他:“咱们帮着鬼眉那个丫头打了胜仗,日后能不能给寨里的姑娘找几个俊俏的后生?”

    男寨的当家闻言脸一沉,恼喝道:“贼婆子,你什么意思?是嫌咱们寨子里的人不好看么?有本事,你别让你寨子里的人瞧上咱们弟兄!”

    女寨当家斜眼一瞟,回道:“你喊什么喊!谁说嫌弃你们的话了?我找她要后生,再一并替你要些漂亮小妞就是!我还不是为了寨子着想,为的子孙后代着想?如今寨子里的娃儿不少,聪明伶俐的也不少,难道都烂在锅里继续做土匪?不能像人家似的,弄个状元郎、将军爷的来光耀光耀?不能养出几朵会念诗作画,会弹琴下棋的娇花来叫人羡慕羡慕?不想误了孩子,偏偏没个人来好好教教。【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咱们寨子里的人成么?一个个粗声大气,不见斯文,有心同人谈个买卖都不能成事,还没开口就把人给吓跑了!”

    对方挠头憨笑:“你也不说清楚,我哪儿知道你是这个心思。”果然转头将那婆子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赵世泰闻言失笑:“挣得军功,有了体面,哪里还要开口管人讨要媳妇、女婿的?只怕到时候尽等着叫媒人踏破门槛了!”

    众匪大喜,越发士气高昂。

    这一路人马势如破竹,在瑜怀府外顺顺利利划了半圈,倒比那一半还早到了围合之处。

    等两处人马首尾相衔,外围肃清,瑜怀府便成了一处四面楚歌的孤立无援之地。

    义军一路奔行,其锋甚锐,那瑜怀刺史本也有些发怵,但却仗着干山道大都护府的大都护平日与他过从甚密,又有姻亲瓜葛,所以自然以为倚仗。再者,这干山道还另有都督府两处,比那靠山生生少了个“大”字,又添“中、下”二衔,自然得受制于人,不怕不听调遣前来解围。

    本是有恃无恐,他哪里又知道,那几位也正在焦头烂额疲于应战,根本无暇旁顾。

    鬼眉与郑翘楚已经有约在先,为保义军气势,必要一鸣惊人。故而,两人商定,在确认了谷阳道已然掌控在手,打响头阵后,八门从众方可动作。徐双成的兵马既已汹涌如潮地一路挥师南下,形成势不可挡之态,这与谷阳道参差比邻的干山道,以及前方深入熙阳腹地的木槿道,立刻摇旗响应。

    二月二十日夜,两道先后闻讯,早已做足准备,蓄势待发的八门徒众,立即应声而动。由红门精英率领,绀门整兵集结,将藏匿的私造军械派发人手,又添了许多乡里铁血男儿助阵,于夜色中悄然无声地一路疾行,分头直扑各处府衙以及计设陷阱之处。

    灯火不明,暗影如魅,犹如百鬼夜行。

    本是谋算在胸,应时而动,一场场夜袭迅捷如雷而又井然有序。或有刺客头里翻墙入院,击杀酣梦之人;或有美色邀酒相引,早已使人陷入醉生梦死之境......众人紧随其后,举刀扑杀。那些高官大拿不察受制,待到下属惊觉应对时,却已身陷围合之中。神兵天降,异动乍起,各处翊卫仓促持枪操刀而出,却是早就失了先机。不仅出师不利,还有内鬼鼓噪作乱,未待对方扯嗓劝降,竟然有人当场倒戈。

    厮杀难免,结局却是不言而喻。钦州、木素、万州、芙兰、靖安等州,以及望县安东、静悉、松当,并诸州下辖六十八处县乡,纷纷失陷。

    几日后,府兵诸卫受降入编,静等后头大军来领。官衙上首的座位已经换了人面,红门的小子一改冷然肃杀姿态,扬眉得意而笑。甚至,还十分淘气地取出袖中利刃,在那背墙木板之上随手刻了几道,以血染之,成就了一朵大大的红艳之花。

    八门子弟夜袭突击,意在清障,只等西地北道那两处人马卷雪而来,再抱合成团叠浪而奔,涌往前方。唯一遗憾的是,那大都护金蝉脱壳狡猾逃脱,带了小队近身侍卫遁行东南。不过,在他踉踉跄跄崎岖而奔时,身后,其实并无追兵。

    这瑜怀刺史一心盼着倚靠前来,却哪里还有人顾得上他?

    且说这郑翘楚同徐双成收服谷阳道时,凭着那份《告帝罪书》和昔日开国功臣一众的余威,以及节度使现管之力,大多使的是口舌之攻。顺天而为,旧情莫忘,振臂高呼下,弃暗投明者甚众。兵戎对阵也有,却无金刚硬仗,才得以一路迅猛南侵。如今见这瑜怀府坚壁顽抗,又不肯派人前来交涉,心中甚为着恼。

    谷阳道带来的徐双成旧部——校尉张翼,自动请缨攻城。郑翘楚允,再派一将,着令两人分头自西北二门布阵进攻,并命赵家兄弟就地出击,添为纷扰。步兵架梯,撞木叩门,狻猊冲程,又有赵朗等人接令,各领百十骑快马长枪头阵冲杀。再有铁盾左右护阵,弓矢相随平射,投石车远发火弹......一时城门大乱。

    孤军面对,后援无踪,瑜怀刺史只得调兵迎战。

    义军士气如雷,打杀冲锋日夜不歇,城门内守无力,那瑜怀刺史坚持两日不行,便派人马出城相挑。对郑翘楚而言,却是正中下怀。换下连续作战两日的先头兵马,重新派人布阵相迎。这一次对面近战,义军人马却似乎显得有些疲乏,相持有时终露败象,且战且退。出城相挑的将士疑心对方乃是诈败,恐被诱敌之计所算,意欲再逐十里便打马回城。而此时,那刺史大人坐守城中,闻讯却以为天赐契机,卷了细软,带兵别门出逃。

    他刚在城外小道露头,却见郑翘楚亲自带了人马从林中闪身而出,方知自己中了埋伏。

    “兀那鼠辈,哪里逃!”

    一声断喝,吓得那刺史大人连忙调拨马头,逃返来路。

    郑翘楚一边不急不慌地轻骑相追,一边高声喊道:“熙阳基业,本是景飒带领老夫等人打下,那厚德偷儿不过是坐享其成。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琥珀之剑冠军之光神级英雄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