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章 汇合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三月十九、二十、二十二、二十五......天南道北部也一连串地发生了暴民作乱事件。【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不独天南道如此,东西两侧的西关道与望海道,也几乎同时爆发了由头不知如何形容,过程、形势,暂且也大概能归为农民起义的大规模事件。

    二月二十三,西关道古瓷大火,烧毁了连同官衙在内的大片所谓官居坊。查案之下,方知是一伙小民,因为赈灾物资拖滞不得而泄愤作乱。官老爷自然气愤难平,又恐事出有因扯掉自己的乌纱帽,便恶人先告状,将那伙人告到了上一级那里。

    这是一起官告民的案子,事件因为含了“本末倒置”和“黑白颠倒”两个词,自然不能善了。从那场大火起,卷进案子的凶手越来越多;也因那赈灾之事,牵涉其中的官员也越来越多。在道理讲不通的情况下,自然演变成了武力解决问题。

    同日,也是二月二十三,望海道有一起民事纠纷,最后引发了一连串民告官的是非。

    事情起因是因为一桩方圆十三亩的山林归属问题,引发了一场民间纠纷。后来因为官衙插手,双方纠纷未曾得到公平解决,偏又因为诉讼费的事情,两家却突然干戈玉帛,反而一起将那官老爷打了。后来事情越闹越大,从乡里闹到县衙,打了县老爷后,又告到了州府,继而这州府老爷也不明所以地吃了拳头。

    大约这两家的婆娘太过泼辣,撒泼打滚,骂人动粗......反正,自打了那县老爷后,一边扬言要讨公道,请乡里乡亲的从旁见证,一边就不断地找那上一级打官司,却又每每不肯信服,气结之下耐不住暴脾气,犯了老毛病揍了官爷,旧事未了,再惹官司。

    从二月二十三日事发,到二月二十八日申诉跳上一级,然后是三月初一,三月初七,十一、十三、十五、十九......频频换衙投状,官司越打越大,是非越惹越多,牵扯官员越来越多,状子名目也越写越离谱;同时,一路告状,也离家越来越远,后头跟着看热闹鸣不平的人也越聚越多。而这些跟着起哄的人,身份也越来越杂,脾气也跟着那两家的人,越来越差,身手嘛——,好像也越来越好。

    并且,闹到最后,两家人说是要进京告御状,这跋山涉水的路线却不便利往北,反而折向西去。

    两处事件各自西关道西南端和望海道东南角起,滚雪团似地越闹越大,聚众越来越多,话题涉及也越来越叫人唏嘘。如此,渐往天南道慢慢靠拢,同时,也一步一紧地迅速向北移动。

    而丰林道则比较奇怪,没打官司,直接就是一路连连的江湖追杀。

    事情自东部一家马场失窃而起。最先是有两伙江湖人马在附近械斗,然后,其中一伙落败便择路而逃,逃跑时,顺手牵了马场的一半为坐骑,绝尘而去。紧接着,另一伙人立时效仿,牵了剩下的马匹扬鞭追赶。追到半途,便又是一场刀影狂乱的打杀。然后又是一跑一追。

    此事与民无关,因为场面太过血腥,官老爷也不敢管。

    只是,这桩江湖追杀起因不明,人马过处,还另有蹊跷之事。

    大约这两伙人马玩命厮杀、红眼追奔太过,以致手头器物损耗厉害,需要频频替换。故而,所过之处,常有马匹失窃、官银被盗、兵刃遗失之事。只是,追来跑去,打去杀来,人还是那两伙人,马匹还是各人一骑,刀剑还是人手一副。

    说那些失窃事件同他们无关吧,只看他们如此仿佛两群野狼狭路相逢的追杀打斗之势,那座下的马匹却从无伤残、不知疲软,衣服长穿不破,刀剑永不豁口、卷边。既是常换常新,怎不需要银子?不见花钱买,怎与失窃案无关?不过,既与小民无关,大家自是远躲是非为好。官家也疑心,可是无凭无据的,谁去招惹这群阎王爷?再有就是,虽是每每盗窃案事发前后,都有人见这两伙人马附近打杀。只,这银子好说,兵刃携带大约也有法子解决,可是这马呢?替换下的去哪儿了?

    这桩江湖追杀还有古怪之处。将他们的行踪用笔标记,可见在丰林道辖域内,以东北西南走向的涡河水为界,一半受尽滋扰,一半却是安然无事。在东部一片地区来来回回追杀了一段时日,他们便直接由东向西奔向京畿道和鹏城所指方向,却在不过一半辖域时,陡然急转南下,沿东南方向西进,奔了天南道东北角。

    谷阳道起事后大举南下,是因为有徐双成;干山道是因为有赵家堡和郑翘楚;木槿道是因为有鬼眉的老巢和司马狴野及阿木;天南道是因为有了关天行。除开丰林道和暂时尚未祸乱事起的熙阳中部腹地,这东南、西南两处的望海道和西关道,其间自然不无鬼眉及其门众的关系,或许也和关天行有些瓜葛。

    在二月二十三日关天行带人打砸县衙之前,他曾往外给几位故旧送过信。信封上指名专人亲启,内容不得而知。而就在这些信抵达收信人之手后,望海道和西关道才紧随天南道先后出了是非。其后,天南道中路向北推进,两侧,望海道和西关道则是北进之中,同时靠拢天南道。

    然后,于三月末,在天南道中部墨州,三股民众汇合。同时,从丰林道出、自东北角探入天南道的那两伙江湖匪类,也抵达了墨州,却是戎装上身,面容整肃,再无相互追杀打斗的痕迹。这两拨改头换面的江湖侠客一到,那三股民众也立刻跟着改装。

    三月二十八日,墨州扯起“平定”大旗,挂了“关”字帅幡,由关天行坐镇指挥,齐聚的民众之流,变身成为骑射兵马,再由墨州为点,发散状喊杀出营,以彻底收服三道为第一目的,然后,挺进鹏城!

    南部三道举旗不易,因为缺少兵马军需;造反却也不难,因为熙阳帝治世长期的厚此薄彼。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超级卡牌系统入侵型月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