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5章 杀帝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每日里跑到各处署衙假作好人,言为代送实为拦截,着实费心又费力。【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而且,下头递呈的文书,他还能仗着权柄与脸面借机动动手,这上朝时候的嘴,他怎么封?只有一并让那些人看不见不能看的呈报。

    问题是,有些人,他的身份能压住,自然有法子让那人见不着东西;有的人,根据职责范围,有些事儿却是管不着、也不会管的;而有些人,就麻烦了,位置在他之上,权力足够过问朝中大小琐碎,比如,丞相。如丞相之类,还有个尚书令,他是头疼得紧。只盼着尚书令也赶紧得病,或是干脆告老还乡得了。

    其实,那份《告帝罪书》是没人敢随随便便单独拿出来呈送御前的,至少,暂时未到火候。虽知祸患早已暗生,只,此刻于明面上却还是国泰民安,无事生非的事情,君辱臣死。谁想死?除非,因此而引发他事,比如,某地暴民作乱。届时,便可以将事情一说,被问及因由,顺带着就抖露了出来。无端端地将个辱骂皇帝的东西送至御前,等于犯上;为了朝廷社稷不顾触怒龙颜,恳请圣上裁度,性质又是不一样的。

    所以,他得压着那些随《书》而来的“事情”。

    这人不仅于处置公事上举动古怪,日常行止也有些反常。

    往日不见他与那焦安师过多走动,不知怎的,忽然地就两厢亲近了起来。若是巴结丞相是因为风向转了,和焦安师亲近又是哪一出?真让人疑惑不解。这焦安师在朝中,本身就是个异数。官位不高,偏偏常见皇上爱找他说话。若焦安师是因为敢于谏言,故而令皇上对其又爱又恨,不肯高升,却又并非如此。多数人看见的是,他在皇上跟前虽非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之辈,却也从来就是乖顺有余,胆气不足。所以众人对他,也只是表面恭敬,暗地里却非常不屑,尤其在做了那个什么保傅之后。不过,如今太子落了下乘,这保傅也荣光不再,如何还有人平日不与,此时刻意交好的?莫说还是这人了。

    众人不明白,鬼眉更是无从知晓,她只忙着从武林大会上得来的“交情”下手,忙着大事。

    二月二十三,根据来参加武林大会的那些六部大人提供的资源,结合姜桐捎来的人脉消息,鬼眉终于搭上了卫尉寺这条线,找上了武库令和武器署,弄到了一批军械,随着兵部职方郎中奉献的地图,一起发往了天南道。

    二月二十四,鬼眉使人分头去了将作监中校署和都水监舟楫署,一则,收留将作监因故裁减下来的匠人并为己用,遣人护送去给了姜桐;二则,“提醒提醒”舟楫署那里,该往哪些州府发放船只,可别吝啬了。

    二月二十五,鬼眉办了一件私事。

    这日,也算天高云淡,但是鬼眉就是无法静下心来。

    忽然想起了池凤卿。

    最近这段时间,她有意地让这个人远离了自己的生活,不去想念。有时,是刻意不去想他,有时,是太过忙乱,无暇去想。

    今日,无意间发现有棵树抽了嫩芽,因着想骂熙阳帝,便同人笑说了一句,说这小树不知死活,天还这么冷,季节也还差着些,偏它自以为春天到了。说完,笑意就淡了,想起了有人刚入冬就盼着春来,刚入凋零季节,就盼着小树抽芽开花。熙阳的这个冬天来得早,去得晚,又特别的冷,可不知那些在秋日移栽的杏树能否存活?

    唉!它们也都是不赶趟的。

    继而,又想起了宫里那两棵连璧双株的梅花。

    有人告诉她,说那是二度梅,能开两次花。第一次的美,她是看见了的,却也眼见了它的凋零。第二次......她似乎忘了问,第二次开花是在什么时候。

    摇摇头,鬼眉不由自嘲,怎的就学起那些酸腐文人,对着草木伤春悲秋起来了?!

    末了,那随杏树、梅花而来的素白身影,终是刻意忽略却仍旧清晰了起来。

    然后,往昔如潮,涌得心口疼痛难耐。

    一袭素衣,一袭素衣,这世间有许许多多的颜色可以选,为何他独独爱上了这等晦气的颜色!

    为了她的生父、义父,为了那些在别人看来或许不相干的人,她将要杀了他的父亲!

    或者,她为父报仇天经地义,他也可以天经地义地再以此为由,来杀了她。但是,这心里的疼,心里的痛,谁来替?在这胸口永不能弥合的伤口,谁来缝补?

    她看着义父惨死在自己眼前,仿若自己也那样死了一回的,然后便是不断地重复,不分春夏秋冬、不分清明除夕、不分日出月落、不分阴晴圆缺,只要它想来,随时随地就能再让她痛不欲生一回。

    杀了熙阳帝,或许这疼虽是依旧,却也终能好些。可是,他呢?......

    红袖过来时,见她面色不对,问道:“怎么了?”

    鬼眉不语。

    红袖见她眼中不似为大事担忧,而似殇逝之色,叹了口气道:“你的苦,是有人故意为之使然,他的——,是他投身错了人家。摊上这样的父亲,便是没有生离死别,也是一样会受苦。你也说过,总不能为了一个人的苦,就连累大家生不如死。虽然此话彼时另有所指,但,其间的道理大约也是相通的。”拍了拍她的肩给予安慰,“那人不过是害了几个、十几个,顶多几十个。而这个,只稍动动嘴皮子,便是成百上千的人没了。这样的人留着,害的是天下人......从来都是你同人说道理,我就不多讲了。”

    鬼眉闭了闭眼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向红袖:“放心,我只是情绪偶然有些低落,该做什么,我不会犯了糊涂的。”犹豫片刻,又道,“你能不能替我去看看他?顺便告诉世子爷一声,就说,不必盘算挪移之事。京城里有他在,有我在,池凤卿不会有事的。”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琥珀之剑超级卡牌系统神级英雄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