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章 白龙玉佩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若要同僚配合,没有诸如军令等物,恐也不能如此好说话。【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而且,自己手下那些暗桩为何不曾及时递来消息?不独放跑了熙阳帝出城,连对方兵临城下也不回报,令得城中举事者耳目受阻,吃下如此大亏?如此,必是都同那泄密之人不无关系。但那泄密之人,同时做到左右敌我行事,令得城门处彼此手下均对其忌惮,凭的又是什么?

    原先自然是有些想不通,此刻,想起那池家老五,便也理出了头绪。

    熙阳帝既然提前获悉内情,自然可以在外逃之前,预先安排诸卫何时何机开阖城门,方便围剿。但是,莫说熙阳帝其人素来疑心病重,今时今日更怕那诸卫令箭在手,一朝意外脱控,反致自己受噬。便是他果真留下手谕于人行事,又如何避过八门耳目?而自己身边,能够传令挟制城门暗桩,又要位高权重得足矣瞬间左右京城各处城门,且还背叛自己,这样的人,她还真想不出。

    可是,她想起了池家老五,随即想起红袖曾诓了他一枚白龙佩来,便在心里起了一个假设。

    熙阳帝在她闯宫前合巧逃遁,未必就是临时才得知消息。不管那两河屯兵是不是凑巧自己回过味来,恰于此时进京,只说那川西道至京城,便是急行军也不得两三日便到,自然是有人事先便在调拨军马,并刻意避过了自己一路的耳目。

    假设——,那泄密之人熟知自家细节,早对池老五言说了什么,令得他们早做准备,且佯作无知给自己看,兵马来援便合情合理。然后,等到闯宫时辰敲定,并传令下去,那人便又将消息递给了池老五,并与帝后知悉。已然准备好后路的熙阳帝,自然便能伺机而逃,且将荣王当作替身,诱使闯宫者落陷,简直一石二鸟!既可除了异心的手足,又可折损造反者兵力。

    跟着,城中无主,那泄密之人却凭着五皇子的龙佩号令各门,将举事之人逼往城东三门,不得不同显得突然现身京师的两河屯兵与川西道府兵迎面对峙。

    自然,这人既是自己身边的叛徒,那些消息受阻之事,便不足为怪。城门处安插的兄弟,要么是被那人假传密令调开了,要么就是,凶多吉少。就连碧云三洲被围的消息,也是来得不早不晚,恰在人家关门放狗之际。早些知道,为了救火,闯宫之事必然延后;晚一些,她未必就会立刻选择出城,或会猫起来另做图谋。

    鬼眉不由自嘲冷笑。

    可怜自己以为事事尽在掌握,不想却是活脱脱做了个睁眼瞎子!以为陈算在胸,以为得计,却是被人诓着做了一出难看至极的猴儿戏!碧云三洲近在咫尺,居然也会因人做了手脚致使一时忽略,可不知近日进出京城、来往与自己手中的消息,又是有多少被人做了手脚的。只有一点可以略感庆幸,这人虽离自己很近,但也并非尽知机密,至少因为她与蓝翎、姜桐等人传信的辨认玄机,那人似乎不知,便折降了许多祸端可能。

    碧云三洲被围的消息,自己是从红袖口中得知的,但那人不会是她。京城内外消息被人刻意左右,那人不过是想要借由红袖令自己信服。并且,因为红袖颇能够牵动自己情绪,借她之口,才更容易使自己顾虑兄弟情分,飞蛾扑火去同东城处兵马对上。红袖同自己一样,被蒙了耳目,也被人利用了口舌。若她觉出疑点,必是恼羞更甚自己几分。

    问题出在身侧,线索落在那枚白龙佩上。

    “有谁在?去给我将小冬瓜找了来,我有话问他。”

    鬼眉命人去请当日拿了那白龙佩的小鬼,下头人互相问了一圈,然后回报说,此人未曾上洲。

    鬼眉问道:“这两日我也没见他来我眼皮子下讨巧卖乖,有谁知道他去哪儿,又做什么去了么?”

    众人又互相问了一圈,仍回不知。

    忽然有个人拍了下脑袋,恍悟道:“我见他早几日去过红袖招,说是去寻红袖姑娘的,以后就不知道了。”

    “你可记得是哪一日么?”

    那人摇摇头:“不太记得了,大约距今至少有个六七日了吧。”又问,“可要我去问问红袖姑娘?”

    鬼眉将近日之事一幕幕从脑海中细细回放,想了想,道:“你去给我将宦娘请了来。”

    那人领命而去,未几,宦娘便到。

    鬼眉面无波澜地将人让座,又亲手倒了一杯茶给她,然后道:“让你们几个先避出鹏城,你们偏不肯。红袖如今身上左一道右一道的口子,你比她的身手还弱,可曾伤到哪里不曾?”

    “谢尊主关心,属下并未伤及要紧处。”

    鬼眉看看宦娘毕恭毕敬的模样,心内不知作何感想。看了看她,然后笑道:“都是一起从乔老鬼手下逃生出来的,谁不知道谁?红袖私下里可从不称呼我为尊主,是骂我也骂得,掐我也掐得。柳烟同她半斤八两,也是当我不过一碟小菜,高兴起来,想怎么戏弄我就怎么戏弄我。梅雪和竹凝脾气好,可也就在人前学着别人称呼我一声姑娘。便是兰沁那个冷面罗刹,虽是不忌同我说笑,却总给我脸色瞧。让我老是疑心,自己是不是忘了几时欠了她银子不曾还,所以她才要时时提醒我一下?”

    眼见这仿似嬉笑之语的话并不曾勾动宦娘的唇角,鬼眉停了片刻,又道,“你同兰沁瞧着有几分相仿,却又根本不同。宦娘,你怎么同她们都不一样?”

    宦娘这才开口道:“彼此各有天性,自然不可能一样。其实,都是芸芸众生之一,并没有谁比谁特别。”

    “是啊,一样水米养育百样人,是不可能大家都一样。”鬼眉轻叹一声,然后话锋一转,突兀问道,“为什么?”

    宦娘疑惑抬头,反问道:“尊主是对此话执意纠结,还是另有所问?”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神级英雄超级卡牌系统琥珀之剑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