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章 锦盒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这么说,你此刻真的成了孤家寡人?怎样,满门无存的感觉可好?唉,我到底学不来你,那什么株连九族的事情,我也实在做不来,你就多担待吧。【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池厚德一口怒气憋闷在胸,叫这几句话一勾,当即化作一团血污喷在了龙椅上。

    “这样就受不了了么?”池凤卿指指阶下道,“你也看见了,并不全是我动的手。就那几个,我也是一记毙命,未让他们受罪。”又转脸看着池厚德,渐渐淡去笑容,面露悲怆道,“你可知身首异处是何感觉?你可知身中刀剑无数,活活等血流尽是何感觉?你可知呱呱婴孩死在母亲怀里,那母亲绝望自刎是何感觉?你可知垂垂老者看着子孙丧命,自己无力相救,活活心绞而死是何感觉?

    你可知烈火焚身是何感觉?你可知父亲在孩子面前一点一点化为灰烬,那父亲和孩子又是什么感觉?你可知受人蒙蔽,杀错了人是何感觉?你可知因为谎言,崩塌了心中信念,是何感觉?你可知因为信错了人,看着亲人为此付出代价,却无力挽回,是何感觉?你可知因为别人而犯下了错,却如何悔如何恨也永不能弥补,又是何感觉?你可知夫妻离散、骨肉难见,是何感觉?你可知生来无根,不知自己是谁,又是何感觉?你可知侥幸逃脱,却要生受一辈子离丧之痛,又是什么感觉?!

    你可知,因你一个人,一句谎言,究竟有多少人尝尽了我说的这些感觉?景氏、李氏、田氏、凤氏,那些冤魂屈鬼都经历过怎样的身心之痛,毁天之恨,灭地之悔?满门尽诛,九族尽灭?你为何不曾杀尽所有人呢?你让那些侥幸活着的,如何面对人世?如何历经岁月?!”

    说完,便蹲在地上不能自已,埋头手中。

    过了许久才又抬头,对池厚德面无波澜道:“原想着,我该先给你行那剜肉剔骨之刑,然后始终给你留着一口气,找个地方囚禁了你,让你也尝尝如何在岁月中日日品味满门灭绝的离丧之痛。可是,你这样的人若还活在世上,实在是对人世的玷污。你虽十恶不赦,我却不愿你的血脏了我的剑、污了她的眼,那当众绞、斩之刑便给你免了,殿上尚有你儿子的佩剑,你便任选一件自裁吧。穴道还有两个时辰会自己解开,这两个时辰里,你便在这里好好体会一下灭门滋味。”说着,便径自离去。

    吩咐侍卫关了殿门,回首看了一眼,心中叹道,太便宜你了。我到底做不来你那样狠绝,只杀了做过错事的该诛之人。那些无罪的妇孺,或许,该给他们喂些药,免得只因为瓜葛了这肮脏的家族,瓜葛了肮脏之人,也要尝尽生离死别之苦。彻底忘了罪孽之根,也好。

    池凤卿从宫里出来时,却见一道蓝色身影伫立在御河桥下。勒令停车,下来徒步向前,问道:“你不是在碧云洲上陪着她吗,怎的会在这里?”继而微微蹙眉,“可是出了岔子?”

    蓝翎道:“她无恙,红门的人正和她计划行事,我是专来找你的。”又朝宫城方向张了一眼,问道,“晨起时听得宫中有异样声响传出,仿若凤吟,发生了何事?”

    池凤卿听得鬼眉无事,想了想,便道:“你随我走一趟吧,有些话,或许可以坦言告诉蓝兄并无妨。”

    蓝翎遂不再追问,同他一起上了马车。

    二人到了祈望山上,池凤卿将那封休书面北焚烧了,轻轻念道:“母亲,从此后,你再与那腌臜之人无关,可以做回你自己了。”

    蓝翎默默在旁看着,等他祭拜事了,才启唇问道:“你,究竟要告诉我什么话?”

    池凤卿取出一只锦盒交到他手中道:“所有的是是非非,秘密尽藏在这盒子里,蓝兄慢慢看吧。”将锦盒递给蓝翎,自己便陷入了儿时的回忆。有些事情,当时懵懂无知,疑惑不解,如今,方知一切皆有因由。

    “母妃.......”

    “卿儿,无人时,你就莫要称我母妃了,只叫我母亲或者娘。”

    母亲身上有淡淡的花香,特别好闻。他扑进母亲的怀里,乖乖巧巧地应了:“是,娘!”

    那时候,他什么也不懂,只觉得每日事事循规蹈矩,甚觉厌烦。所以,时常四下无人时便肆无忌惮地黏在母亲身上,央着她给自己讲故事。母亲的声音很好听,眉眼间的笑意也叫他如同吃了蜜糖,自心里觉得甜润。但是母亲也会偶尔搂着他讲些莫名其妙的话,叫他听得好生糊涂。那时的母亲,会微微蹙起眉尖,泛起淡淡的忧伤。

    “卿儿,娘是个自私的母亲。我当初没能随沧澜一起走,但我惟愿你一生平安、快乐。只是,因为你身体里流淌的血液,或许你的命运并不能是我所希望的那样。卿儿,若有一天,有个姓景的孩子回来和你要什么,你就给他......”

    他不解,也有些不乐意,撅嘴问道:“什么都要给么?”

    母亲却容不得他拒绝,严肃了面色道:“是,无论什么。”

    他又弱弱地问了一句:“娘也要给么?可是,娘给了他,卿儿怎么办?”

    母亲却将老大不高兴的他一把揽进怀里,揉着他的发顶笑道:“娘自然不用给的,娘只是我家卿儿的娘,就只是你一个人的娘。”

    他闻言便笑开,觉得娘还是他的,其余的也就无所谓了,给了便给了吧。

    暗自高兴着,就听母亲又断断续续嘀咕道:“卿儿,记着,别太在乎你的父皇和兄弟们,别太在乎他们在乎的。这世间,有最尊贵的权势和珠宝,可那不该是你的财富,也不该是他们的。人心,可以是世间最轻贱的,也可以是世间最珍贵的。娘希望你得到一颗珍贵的心,然后像娘这样,无论何时何境,便是一无所有了,也可以怀揣着它,眺望温暖......”

    彼时不解其意,因为年幼懵懂。后来一知半解,因为不知道里面藏了故事。

推荐阅读:重生之最强剑神入侵型月超级卡牌系统冠军之光绝对死亡游戏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