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6章 事出有因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姜桐闻言,自知失态,有些不甘地瞪了余者一眼,住了嘴。【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簪花郎保护鬼眉不力,也觉心虚,无视姜桐的不满,朝周围看了看,斟酌一回道:“虽是事发突然,遇上了居心叵测之人,但是,以我之见,眼下也非是到了绝境。”

    几人闻言一喜,追问道:“怎么说?”

    “以方才的情形来看,如是对方有意为难我们,以那等身手,恐怕当场便可取人性命......”

    姜桐不待他说完,便无声好气地打断道:“你的意思,还要谢谢他们手下留情喽?你就没看出来吗?人家这是在关门放狗,打算一个也不放过!难道,非得看着臭丫头当场断了气,你们才会觉得人家是在对红门尊主不敬不善?!”

    “我不是这个意思。”簪花郎被他一嗤,尴尬地扯扯面皮,解释道,“我是想说,对方弄了这么个阵仗出来,想是,或者因为自视甚高,存了逗弄之心。如此,便是身手不敌,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无性命之忧。而且,我仔细看了看四周,地形甚合八门、九星排局,对方大约用了奇门遁甲之术。在下虽是不才,于此道上头却是微微有所涉足,如果花些心思,或许能够破阵而出的。只是——”

    姜桐听了这一段说辞,先是转忧为喜,继而,见他又面泛难色,不由焦急追问道:“只是什么?”

    簪花郎道:“这奇门遁甲之术,变幻莫测,吉凶难料。开、休、生、死、杜、景、惊、伤,非是生门唯吉,也非是死门唯凶,又有八神、九星排局,乙、丙、丁三奇,戍、已、庚、辛、壬、癸六仪分配天盘、地盘各宫,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六甲隐遁而走,人盘应时而动,变数极大。倘若再有格外相生相克的三奇临宫、十干加诸之局,吉凶之间,顷刻又将颠覆倒转,祸福相倚......”

    田田见他啰啰嗦嗦尽说些听不懂的,急道:“你能不能直接说重点?!”

    “哦。我是想,设阵之人原是意在为难我等,必不能叫人轻易出去,那我也可恰巧利用这一点。我于此处破局,不图立时解脱,只令阵脚生变,几番下来,必会勘破漏处。如果演算得当,使得吉路照于彼处,便可使彼处之人有脱身之机会......”

    姜桐闻言,不禁惊呼道:“原来郎君还有这等能耐呐?失敬、失敬!”又催促道,“既如此,你赶紧动作,先救了臭丫头为是!”想起先前,又不解道,“才见你似有为难,莫非,还有什么潜藏的凶险不成?”

    簪花郎叹了一口气道:“正是有为难之处呢。那女子将姑娘和昭岚公子掳去,扣在了高处,不知是不是有心针对他们的。如果将关键手段用在了彼处,此地动作便无多大影响。我便是一时先求解脱,能够自救出来,怕是也近不了他们的身。这是其一。其二,无论彼此能有多少关联和影响,碰上不知就里之人,不识吉凶,恐是失却机会事小,弄巧成拙事大。一旦叫我找着吉门,若要保得姑娘无恙,至少,至少他们也要懂些机巧,能够配合才成。”

    司马狴野听得他的忧虑所在,松了一口气,道:“你若只是恐怕姑娘不辨门道而致自误,大可不必太过忧心了。早先,白虎令刚刚认主之时,她曾用卦爻之法解读过圣主先帝的遗训,可见,对于此道,并非是一无所知。至少,当会识得乾坤艮坎,辨得九宫所在......”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又有什么了不得的未知之事呢!”姜桐也跟着抚胸庆幸,对簪花郎道,“你就别再蘑菇了,既有了法子,赶紧付诸实际为是。臭丫头那个人,也贼着呢!可没那么容易自个儿往死绝之地里去钻的。”

    鬼眉会不会认错了生死之门,暂不好说,但是对掳她上了高台,将她置于困境之人,显然是不能有什么好颜色的。撤走不及,阿木同那个金色的刚劲彪悍之人打得难分难解,她和昭岚也插不上手,干脆不管不顾地朝那静立一旁的褐衣之人扑了过去。

    那人似乎颇感意外,吓了一跳。旋即往后退让了几步,扬袖推掌,不知做了什么手脚,使鬼眉立刻被无形之物阻在了对面。然后带着满面无辜之色,朝鬼眉柔声细语地问道:“你想做什么?”

    见他明知故问,鬼眉气急败坏道:“你少给本姑娘装模作样!我是自己走上来的?这四周围的古怪,又是我弄出来的?有能耐你就别躲!故弄玄虚地借些个化外之物来助威,算什么本事?!如果还当自己是条汉子,就将这些鬼把戏都收起来,和本姑娘比比拳头。我也不动真气,咱们俩只管以力相搏,实打实的较量个生死高下,如何?”

    一段话说得铿镪顿挫,挑衅意味十足,谁知,对方听完后全然无动于衷,还断章取意地柔柔回了一句:“我不是汉子。”

    鬼眉无暇分辨此话真假,看着那张脸上似乎还隐隐带了些委屈和不满,只觉得这是戏弄之语,更怒。若非彼此之间有道看不见的铁栅栏隔着,直接扑上去张嘴咬人的心都有了。

    另一边,终年温雅含笑的昭岚公子,也失了风度。阿木与人酣战,鬼眉又朝另一个动起了手,他便转身对上了那个罪魁祸首。无奈,上天入地、东奔西顾,追着那玄衣女子无数来回,直到有些气喘脚软,仍是劳而无功。不由驻足暂停,沉着脸朝对方切齿呼喝道:“你们究竟是何人?用这等欺诈伎俩将我们困于此地,究竟是何目的?!”

    “欺诈伎俩?”玄衣女子看看那一金一褐、一动一静之人,又看了看阿木和鬼眉,朝昭岚道,“事出有因啊,这事儿可怪不到我们头上。”

    “事出有因?”昭岚眉目一动,“什么因?”

    “嗯,不能说呢。就是能说,我也不知道打哪儿说起来才合适。”女子摇头摊手,见昭岚满身寒意,似要再起,又别有意味地笑道,“你别不高兴啊。因果循环,不能只看眼前,你应该懂的。你,不是心里也藏着事情不能说呢吗?”

推荐阅读:绝对死亡游戏入侵型月超级卡牌系统冠军之光异界职业玩家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