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1章 前世今生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东面,所谓的游魂入墓之地,恰是蓝翎摔跌之处。【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当时被腾蛇撞翻,与鬼眉、昭岚两方彼此几个护卫、下属跌作一团,故而也就困在了一起。簪花郎的所谓游魂入墓之虑,是指十干加临、辛己相逢的奇门之格,原本是凶是险,是死是伤,多是不得吉兆。十之一二的生还可能,还当去看临宫之门本位吉凶。偏偏临宫之门多有叵测。

    初时,本为休门,休门虽吉,但为水神驻守,碰上离中虚火,遂反成相克不吉之态。然,主司之神并未现身,故而众人虽于水火之中煎熬了一回,却未有太大折损。再后,八门游走,大凶之兆的死门横空而临,渐次又成游魂入墓之格,所以令簪花郎窥间伺隙下不能安心。

    蓝翎等人并不熟悉奇门遁甲之术,只知水淹火燎之后,尚未能得片刻喘息,周围忽然又无端端生出许多暗魅之影,似魂似魄,全无生人之气。活人好斗,鬼魅难缠,众人不免心惊肉跳。尤其是几个曾在前殿东西两侧墓道中有过非常际遇的,更是余悸犹在。

    不过,世事变化无常,谁也没料到,风暴将来之时还会忽然地拨云见日。那些鬼魅之影本待朝众人大举进攻,不想,却陡然瞧见了身在人群中的蓝翎,接着,便令人瞠目结舌地及时悬崖勒马,呼啦啦退于两侧,又齐刷刷跪倒在地,叩首山呼道:“不知帝君在此,还望恕罪!恭请帝君出降!”这便给蓝翎以及左右众人让开了一条道路。

    此状一出,八门从众和姜桐的人犹自尚可,昭岚和司马狴野的部下却是再度变了脸色。断流看看左右,朝蓝翎眼含戒备的质问道:“你究竟是何人?它们怎的会称呼你为‘帝君’?你又是哪一国的‘帝’,哪一国的‘君’?!”

    蓝翎也未料到会有这一出,虽是对自家有所猜疑,却也被弄得惊诧莫名。闻听断流口气不善,妖娆之人顷刻也冷面相对道:“我是什么人,需要向你们交代吗?你们的主子尚且不曾横加干涉,尔等又算哪根葱、哪瓣蒜?!”

    “你!”断流和其下领护卫见他态度倨傲,语出不逊,自是不能服气。

    探天狲、兜底龙和红门诸位见状,出于护短心理,也纷纷有些剑拔弩张起来:“蓝公子是我蓝门阁主,也是熙阳女帝的内阁要臣,你们说他是何人?红门尊主、女帝陛下尚且礼遇,你们怎可如此怠慢?莫非这是你们瀚宇的朝堂做派,还是,你们那所谓的第一公子,家教本就如此?!”

    对方立时反击道:“不过白问一句,不做贼何来心虚?莫不是,今儿这装神弄鬼的一出,其实竟是你们有心布下的疑阵?!”

    居原等人见两拨人马立时欲要干戈相向,赶紧放下犹疑,出面斡旋道:“也不看看此时此地身处何境,各家主子人又在哪里!眼下能得脱身岂非好事?闲话以后再说,赶紧走吧!”

    众人自然也识得轻重缓急,遂彼此干瞪了几眼,先后朝那群黑烟墨雾的魂魄类物所请方向而出,然后一脚踏进了一道蜿蜒曲折的高阔游廊。

    说是游廊,莫说是自然画卷更为贴切。中间道路细水相伴,两侧则是依山而凿的天然屏障,皆是顺着地势参差起伏变换,移步换景,颇有些两岸风光数不尽,一路楼台直到山的意思。

    然,画外观景与那入卷之人,似乎感受不能相同,便是同行一路,细观众人面上的表情,似乎也各有感触。或喜或悲,或慨或叹,竟是各自经历了人生百态一般。

    蓝翎见身侧众人表情各异,内心存疑,就近捅了捅一人,问道:“你们都怎么了?”

    “啊?什么?”那人被人触碰,仿若大梦初醒,呆怔半天后才回神应道,“哦,不知何故,我看着这两侧山崖上的风景,一路行走,每走一段,便像过尽了一生似的。”

    蓝翎闻言蹙眉:“可是进入了迷幻之境?”

    那人摇头道:“不,不是。我知道自己行走于何地,也知道身边人都在,只是在脑海中清清楚楚看见了自己如何降临人世,然后历经种种,到了眼下这般模样的。再接下来,便是我如何老去,又如何寿终西行。有熟知的情景夹杂其间,这一段必然就是我的此生写照。而那或前或后之处出现的印象,大约便是我的前生来世吧?!”

    “轮回走廊?”蓝翎嘀咕一句,抬头看看周围高耸的山石,又看了看脚下一侧潺潺而流的碧水,再打量一回前后左右同行的众人,不得其解。

    那人见蓝翎眉头紧皱,莫说对比平日,就是比方才,似乎表情又更沉凝。不由怯怯问道:“蓝公子,你就不曾看见自己的前世今生吗?”

    前世今生?

    蓝翎闻言一愣。他方才脑中也有画面,不过是青春年少到枯皮白骨,然后周而复始。还以为,不过是自己不知不觉中回忆起了往事,难道,那便是自己的前世今生,甚或来世?不,不,不!他没有!

    不能触碰的心结忽然被人揭开,蓝翎不由微带薄怒道:“别再胡思乱想了,好好看着脚下的路!倘若不察中再落了什么陷阱和圈套,我可救不了你!”

    那人见他语出斥责,只得讪讪地闭了嘴。

    山重水复,待到十里画廊走至尽头,蓝翎的心绪才略略好些,而同行的众人,竟有大半瘫坐到了地上,不曾喊累,不曾喊渴,却是相互抱头慰藉,涕泪交加,更有不计形象当场嚎啕的。

    蓝翎的眉头又不自然地蹙了蹙,瞥见居原要比众人妥当,遂道:“看来,若非居公子世世顺遂,没有太过需要感伤的经历,便是心胸实在豁达,非是他人可比。”

    居原淡淡笑道:“只怕不是居某一人如此,蓝公子不也是未露喜悲?”

    蓝翎不置可否地扯了扯唇角,扫了众人一眼,无奈叹道:“不知前路又将如何,让大家乘便歇息一刻,恢复一些体力也好。”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超级卡牌系统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绝对死亡游戏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