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3章 故弄玄虚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不过,实践出真知。【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折腾了一段时辰后,鬼眉的疯劲儿不曾过去,但是,昭岚总算放下了一点顾虑,暂时知道了低调自保,悄然挪爬着避开到了一边。而阿木和赤龙,也在为数不少的失误后总结出了规律经验,形成了一定默契。如此,到底还是让那人落了下乘。片刻之后,眼见鬼眉将对方再一次摔出、并且不曾留心自家时,阿木和赤龙一人一宠地扑向了银白身影,打算根除祸患......

    可惜,世事难料。正当阿木和赤龙准备绝命一击时,不知从何处又冒出一个人来,扬指挥袖,三两下就破了他两个的攻势。接着,和绝地回生的那人一起,将赤龙缚住了尾,又乘着近便之机,连同阿木也被难以挣脱的法器绳索缠了手足。等到鬼眉觉“新鲜”时,以一敌二,凡胎与神躯,最终还是落了下风,也被捆了个结实。至于昭岚,他便是不曾出声,恐怕以目前的伤势,想要幡然悔悟再去偷溜也是不成了。

    行动受阻,鬼眉也渐渐冷静下来,慢慢清醒。看看彼此被捆成了粽子模样,忍不住朝昭岚和阿木低语问道:“你们怎的还在这里?!是这人太厉害了,还是不曾找着出口?咦,你们怎的——”除了拳脚之伤,怎的还会有指爪挠痕呢?还有大块的条状印迹?这架究竟是怎么打的?

    赤龙心虚地瞥了一眼,缩了缩。那两个则是对视一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再努努嘴示意她莫要继续闲话家常,还是看看眼下情势为好。

    鬼眉顺势仰脸一看,才现那道银白身影之侧,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人,阴柔暗昧,目如月色,正与那人两下里商量着如何处置她四个。

    那阴柔之人看看对方,唇角斜勾地嗤笑道:“对上几个凡胎肉躯,你也能弄成这样?!”又扫了一眼被捆缚住的四个,阴测测问道,“勾陈,你打算如何处置他们?”

    勾陈抚了抚伤处,又看看失了威风的叉戟,冷哼道:“这等模样,多一世少一世又能如何?莫如先让我撒撒心火的好!”说着,目露寒光,杀意大盛,眼见着便要动手结果了鬼眉几个,弄得他们立时惊慌大骇。

    鬼眉、阿木和昭岚,到了眼下这步田地,倒并无多少畏死之意,只不过,要眼睁睁看着同伴消逝眼前,怎么也是不能甘心的。而赤龙,它是既为护主,也真个有了一些惧意,不禁可怜兮兮地低鸣呜咽了几声。

    阴柔之人闻言看看地上几个,却抚掌大笑道:“嗯,如此甚好!我也想看看,再得转世投胎,他们又要玩出什么花来呢!”说着,指指画画地做了人头分配,一边怂恿着勾陈动手,一边亮出髻下藏着的一枚朔月利刃,探向了地上的脖颈......

    “住手!”

    危急时刻,突然一道朗声喝阻横空投掷而来。随即,一位满身威仪,行止庄重之人现了身。看着那两个及时撒手行礼的人,用低沉有力的嗓音呵斥道:“勾陈、太阴,你两个也太肆意妄为了!”然后挥挥衣袖,撤去了鬼眉等人身上的束缚。

    赤龙心存怨尤,一朝得以脱困,立刻忘了刚才身处逆境时一副刀俎鱼肉的样子,呼地一下便朝太阴蹿了过去。它可记得,这家伙比那勾陈更可恶,捆人的是他,杀人的主意也是他挑起来的!

    不待太阴出手相抗,那端方之人悠悠抬手,横插半途捉住龙角轻轻一拧,就将它给引离了既定方向。然后拍拍赤龙的脑袋,搔了搔它的下巴,带着几分宠溺之意轻笑道:“你怎的也跟着换了脾性?”

    赤龙被他一摸一挠,顿时没了火气,舒服地低嗷一声,摆摆尾巴成了一只乖顺的小狗。

    那人安抚了赤龙后,对鬼眉三个道:“你们也莫要恼羞。勾陈和太阴,虽是行止有失偏颇,本旨却也是为了了却旧事因果而来,并无恶意。便是方才——,还是因着他们心中所思所想并不以眼下为真,惦念的乃是你们的往昔模样。好了,直符所领之事今日也算告一段落了,你们且自去吧。”说着,便朝太阴和勾陈看了一眼,示意那两个随他退隐。

    鬼眉心思转了转,出声喊道:“等等!”然后朝直符问道,“你说旧事因果,究竟是什么因,什么果?还有,一路所遇,我曾经历不少匪夷所思之事,下是不是也都知悉内情,能否解惑一二?”

    直符驻足转身,浅笑淡语道:“非是我等故弄玄虚,有些话,实在是此时此地,不当和盘托出。我只告诉你一句,解铃还须系铃人。前因也罢,后果也好,原本皆是你们自己惹下的,所以,与其向旁人求解,莫如自己去寻找答案。一朝烦难尽去,也就是此间事了之时,你便不会再有疑问了。”

    眼见鬼眉三人,包括那条幼龙面露不满,失笑着摇了摇头,又道,“嗯,我便徇私再多嘴一句吧。我等前来,旨不在故意为难你们,原是为了助你们经劫历难,解脱旧事牵扯下那些受累之人的。托福,今日终是又有几位回归正途,来日尽数圆满之时,一切,便是不问自明了。而你们在世间行走的意义,原也就是为的这‘解脱’二字,为己,为人。好了,真的不能再多说了。珍重!”语毕,果然不再多语滞留,带了太阴和勾陈顷刻隐身而去。

    鬼眉几个仍旧满头雾水,一肚子问号,想想,纠缠此话无益,复又考虑起来了眼下之事。

    直符等人遁去,法阵并未彻底停歇,周围的花柱仍是转得密不透风。不过,对方还是存了导引之心,相助之意,顺着他们隐没的方向,仔细凝目一看,便觉,自高台向外突然多了一条淡彩霓虹,时隐时现,明灭不定。

    不疑有他,鬼眉当下认定了出路所在,转头看看重伤在地的昭岚,问道:“还能走吗?”

    “死不了。”昭岚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恐怕鬼眉误会,又道,“方才木公子给了药,说是鬼门之物,大约稍后便能回复一些元气。”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超级卡牌系统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绝对死亡游戏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