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章 灶神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众人原本也并没有弃了姜桐不问,只是苦于那棺中人行踪诡异,抓捕不着,打杀不成而已。【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方才见他两个立地说话,簪花郎便和众人打了暗示,在后头悄悄摸了上来。此刻,姜桐刚一起身离开,斩风和几个身手敏捷之人便乘其不备,扯了簪花郎给的一堆乱七八糟的绳索网钩,将那不察之人终于给兜了个正着。

    “哎呀,我的头发!”棺中人一时被缚,居然无暇顾及其他,先就可惜起了自己的仪容。再见着簪花郎被一群满是戒备的人围护着,手里正拿了几样法器对着他捣鼓,这才反应过来自家眼下的遭遇,不由眨眨眼睛问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又动动耳朵听见了嘀咕,花容失色道,“你们是在捉鬼?你们,你们竟然将我当成了鬼怪?!”

    簪花郎正为法器失灵感到羞囧,忍不住嗤道:“棺材里爬出来的,不是鬼怪还能是什么?!”

    司马狴野低语提醒道:“还有可能是那灯奴成了精。老半天的没有反应,郎君是不是用错了法子?”

    “嗯,灯奴?无碍,这些法器既能对付鬼怪,自然也能对付它。不是尸身,到底还是陵寝之地里的,无什差别。”簪花郎应了一句,又亮亮法器朝棺中人喝道,“魂飞魄散的滋味可不好受,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现了原形吧!”

    棺中人闻言气恼,三两下扒拉开罩在自己身上的物什,朝簪花郎跺脚道:“现什么原形啊?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又指着司马狴野为首的一众忿忿道,“有这么对待灶神的么?一个个的不想让我上天言好事,下地保平安了?!”

    “灶神?!”众人闻言,下巴齐齐一落。随即有人醒过神来,壮胆指摘道:“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灶神何时成了这副模样?!司马殿下和赵公子都说你是什么灯奴,我们又亲见你从棺材里爬出来,还能有假?郎君可说了,那石精棺材是镇魂阴物,你岂能会是善类?!”

    对方闻言,满面愁容的仰天慨叹道:“难道,如今世人都只认那个代职的了么?这可怎么是好!”然后垂眉解释道,“我当真是灶神!神名隗,得道升天前,姓张名单,字子郭。因为犯了错,被天帝罚下界来受劫,在此做了灯奴。之前遇上机缘解了禁咒,又取了石精棺材里镇着的魂魄,这才得以还回真身。不过是因为做灯奴时站得久了些,恐怕手脚不灵,才会去棺材里睡了一觉,怎么就叫你们误会成这样了呢?!”又指着簪花郎和他手里的法器反问道,“倘若我果然是什么恶物,这些又为何不灵呢?”

    簪花郎看看自己手里,讶然道:“当真遇上神仙了?”随即又难以置信地抬头道,“天上的神仙我们不曾见过,不过,家家户户灶间里供着的画像可不是你这副模样。”

    “嗯,瞧着连是男是女都分不出来。”有人附和道。

    隗顿足急道:“你们现下供奉的肯定是那个代职的,我真的是灶神!”又对那个出言不逊之人竖眉指责道,“我是生得美貌了些,可是,这说话的声音,难道你听不出来?!”

    “你说你是灶神,可会什么惊天动地的厉害法术不会?”有人问道。

    隗闻言,美颜一红,嗫嚅道:“不过是领着个提不上嘴的小差事,哪里需要什么厉害法术?!”

    “那,天上地下地来回,这腾云驾雾的,你总该会了吧?”

    隗羞赧道:“这点儿伎俩自然不在话下,毕竟,要上天为世人禀功言过的么。不过,眼下只是刚刚恢复真身,还要等到归位以后,才——”忽而恍悟惊呼道,“糟了!大事叫你们给耽搁了!怎么让他给跑了!”然后便身形一闪,在甬道里又没了踪影。

    拜他一语提醒,众人这才想起姜桐来,忙忙追了出去。

    姜桐可不知道身后发生的故事,一个人慌里慌张地朝前狂奔,奔了老半天,发觉后头并没有追兵追来,这才缓下脚步。然后走走停停地等着众人。又这般慢行了一段,直到前路出现一扇廊罩垂花门,还不见身后来人,便在门前的台阶上歇了下来。干坐无聊,一边歇脚一边歪过脖子欣赏起门脸来。

    此门廊罩式,双脊檩、四檩卷棚、五举拿头。麻叶抱头梁下为麻叶穿插枋,联系悬挑垂莲柱。垂柱头为方形,四面贴“鬼脸”,做了四季花雕饰。门廊也算精雕细琢,但也无什太过出奇之处,就是高门大户里能够见着的垂花门,用料和手工稍稍奢华一点而已。也未见有什古怪。

    姜桐看了两眼觉得无趣,便抬起屁股往阶上挪了挪,靠在廊柱上松散了四肢。未几,正待有些朦朦胧胧将要打盹时,忽而隐隐听见一阵咕咕之声低低传来。抬眼私下里张望,却又不见异物,便不曾理会。片刻,那声音起起伏伏,渐渐有些清晰起来,状似就在附近。姜桐立时睡意全无。疑心生暗鬼,此地并非太阳下的光明人世间,他这会儿又落了单,便是听那声音仿若鸟叫,也不能全无惧意。

    寒意一生,人便立刻旱地拔葱,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不料,脚步还不曾迈出,脖间突然一阵凉风掠过,身后的门扇疾开疾阖,他便被一只尖尖利利的爪子拎着后脖领拽进门去了。一切不过转瞬之间,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只剩那一座雕梁刻柱的垂花门静静立着。

    须臾,司马狴野一众也追寻而至,看看闭合的垂花门,再看看无人的右手岔道,犯了难。

    “要不,咱们兵分两路吧?”

    斩风看看左右,道:“恐怕不妥。现下已经失散了许多,若是再分开来走,难保还能不能重新聚齐。”

    簪花郎也点头道:“说的是,境地不佳,每分散一点,不测之忧便愈大。回头找人也实在不易。”

    “那怎么办?谁知道赵公子是进了这门里,还是往岔道上去了?他现下单人匹马的,倘若遇上了什么,可容不得我们耽搁!”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超级卡牌系统冠军之光绝对死亡游戏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