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0章 禁咒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隗又在下方声压众人地喊道:“喂,洞顶上那个,你若还想四肢齐全地回到地面上来,就赶紧对我说‘我原谅你了’!快点,快点!”

    接连喊了几声,姜桐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在聒噪,只得不耐地应了一声:“好了,好了,我原谅你了!”

    话音落,就见隗的头顶异光一闪,指尖的火苗突然窜起老高,喜得他连蹦带跳地欢呼道:“呵呵,果然有用呢!”然后对准空中盘旋追逐押鱼不休的鬼车,口中念念有词,接着就见忽的一下,那指尖的星火化作一条烈焰火龙,朝着鬼车扑咬而出,虽然运动之中准头有失,但也须臾便将对方尾羽烧着了一块。【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鬼车身上着火,诧然一愣,待到发现祸首后,当即弃了押鱼,朝着地面泰山压顶地探爪而下。

    那边,姜桐终于在他人帮助下沿着洞壁滑了下来。簪花郎一看鬼车改向奔了地面,惊呼情形不妙,顾不得砍杀蝙蝠,立刻又带了人过去接应,准备迅速撤离山洞。

    隗也不曾察觉人家顾及不到他,一边突突放火阻止鬼车下降,一边又扯嗓喊道:“赶紧走,赶紧走!这家伙要发疯了!”

    簪花郎叹了口气,跑过来拽了他一下道:“一起走吧。”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还真让人不好意思将他单个儿丢在这地方。

    “不行啊,我一撤,这家伙必定很快追上来。要紧的是,那颗血珠子颜色变了,如果不在掉落之前制住它,那摄魂之法一起,你们这些凡人可都经不住的!”隗急急解释两句,眼见自己的火焰之术不够凶悍,心思一转,眨眨眼睛道,“你若想要帮忙,不如,让大家一起对我说‘我原谅你了’吧!”

    虽对这等要求感到啼笑皆非,但是此前亲眼见过玄妙变化,簪花郎只得点点头,依言转达了他的意愿。众人闻言不知何意,但是,眼下情况堪忧,无暇细问,便也十分配合地照单做了。

    一阵此起彼伏的“我原谅你了”声浪过后,倒霉灶神果然又起变化。头顶连着闪过几道瑞光后,指尖所出的火焰虽不至于天翻地覆地变成无上**,却也果然明显威猛了许多。而且,招式再出,已成双股,旋转缠绕着直击鬼车胸腹。此回,那烈火之炎困身而燃,再不是抖抖羽毛就能甩掉的。

    隗见状大喜,朝众人道:“走,边打边撤!你们先行,我压后。这回,我要给点厉害的让它尝尝!”

    众人依言退往来路。簪花郎和司马狴野、斩风几个挥剑砍杀蝙蝠,和隗垫底撤出。将至洞口,隗大喝一声“快走!”,待众人尽数闪身退出后,双手翻腕,然后拉了一个满弓架势朝洞中推送出一连串烈焰猛火,随即纵跃一跳,也离了山洞,捂着耳朵躲到了簪花郎背后。瞬息,就听见洞中一阵冲霄嘶鸣,伴着无数蝙蝠的惨叫震耳传来。接着,又是一连串重物撞击之声,想是那鬼车烈火焚身,煎熬中翻滚撞了洞壁。最后,就听轰地一声巨响,洞口塌方,将不知是死是活的鬼车和无数蝙蝠封在了洞中。

    再一阵细碎的石块滚动过后,世界终于太平了。

    押鱼从簪花郎的背囊中探头看看,眼见威胁尽去,又放心地睡起了大头觉。众人也相携出了因为拆用火把,山石振荡而略显颓败的垂花门。出了门,隗回头看看,然后不知从哪里翻出两张纸条,上前啪啪几下,将那垂花门贴了封条。

    姜桐蹲在地上穿好靴子,看看众人,见大家对那棺中人的举止报以无奈失笑,又再想想方才洞中所见,心起疑惑。不由朝隗问道:“喂,你到底是人是鬼?”

    司马狴野掩嘴笑道:“他说他是灶神。”

    “灶神?!”姜桐乜斜着目光将人打量了一回,又朝对方喊话问道,“既是灶神,不在天上呆着,不去各家各户灶房里吃供奉,怎的跑到这里来了?还有,你让我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话,又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本公子的事情?怪道小时候老是饿肚子,感情是你干的好事!”

    隗拍拍手上尘土,将自家来历和现身此地的缘由简单复述了一回,然后赧然道:“我没干什么故意让人饿肚子的事情。让你说那句话,是因为赖有你的机缘,我才找回真身,所以想着,或许也能顺便找回些法力也不一定。当年犯错受罚下界,天帝曾言,如果能得他人谅解,我便可以重返天界,正途归位。公子无意中解了小神的禁咒,想来,你我大约是有一些渊源的。”

    姜桐摸摸下巴,哼笑道:“这么说,本公子有可能还是被你祸害过的?嗯,不对,后来那么些人都朝你喊着什么原谅之语,你,到底祸害过多少人?!”

    “没有,没有!你误会了!”隗连连摆手,解释道,“不是我曾祸害过人,只是因为失察之过,让恶人钻了空子。眼下不得法眼,也不知道故人是谁,让大家这么说,不过是为求个侥幸。”

    “因为我无意中解了禁咒,你便以为我是故人,所以为了恢复法力,重归天庭,有心来求这一句原谅之语,才一路缠着我不放的?”

    “嗯。”隗点点头,复又摇头道,“也不全是。当年虽是无心害人,到底也是惹出了一些是非,牵累了一些人。求得他们原谅,能够助我重新归位,但,实也是我的真心如此。我想,天帝让我受罚的本意,大约也是为的他们。唉,可惜我现在也分不清谁是谁,也不知道他们都流落何处了。”

    姜桐转了转眼珠,又问道:“你说的故人,原来都是些什么人?你又究竟犯了什么错才被罚下来的?”

    隗眼眸一亮,当即讲起了故事:“他们啊,可都厉害着呢!再要说起当年之事,也是离奇——”

    可惜,话刚起了个头,就听虚空中传来了一声喝止:“灶神!你的话太多了!”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超级卡牌系统冠军之光绝对死亡游戏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