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5章 蛊惑心智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居原三个慢慢睁开眼睛,举目一看,诧然呆立。【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空阔的大殿,眼下竟成了微缩的江山图卷。殿顶虽然星月移位,却仍是璀璨苍穹模样;地上,砖石尽碎,成了高低起伏的平原、山峦,而那银水绕行其间,恰如江河湖海;自己脚下,日晷已成齑粉,取而代之的是一方高丘,比对整个场景,或是某座山岳。

    再去寻看蓝翎,不知所踪。而那满月光影垂直而下的地方,半空中浮着一头独角异兽,壮硕如牛,貌似麒麟,全身长着浓密黝黑的毛发,双目明亮有神。此刻,它正露着肃穆之色俯瞰着前方的山丘纵壑间。过了一会儿,那纵壑处摇摇晃晃站起一个人来,遥看衣着身形,恰似蓝翎,却又披着一头灰白头发。

    居原看看异兽,壮着胆子朝那人影试探唤道:“前头,可是蓝公子吗?”

    “别过来!”喝阻之声出口,正是蓝翎。

    “蓝公子——”

    “我说了,别过来!”

    听得蓝翎的语色隐含薄怒,居原三个只得刹步驻足,原地遥望。

    就见蓝翎慢慢站直身躯,仰脸朝着那异兽问道:“你是獬豸?”

    异兽眨了眨眼睛。

    蓝翎嗤讽笑道:“獬豸,传说乃是神裁法兽,为何会现身此处?”

    獬豸闻言踏了踏前蹄,然后自背脊上展开一双彩翼,仰头轻唤几声,周身瑞气一闪后,便朝着蓝翎俯冲而下。

    蓝翎急退两步,然后抬臂一抵,便捉住了獬豸的独角。哼笑道:“传言,被獬豸独角触死的皆是不诚不忠之辈,我却不知,自己不过一介凡夫俗子,又自认不曾做过什么背信弃义之事,何以竟能劳动神裁法兽前来问责惩罪?!”

    獬豸的身躯微微一颤,止住往前的脚步,却也不肯后退,只是任由蓝翎握着其角,慢慢抬起脑袋,目露流光地看着对方,扇了扇翅膀。显然,它虽顶角而下,却也并没有蓝翎说的那层意思。

    一人一兽静默对视片刻,蓝翎忽然撒手一推,道:“你若无意伤人,就请让开吧!”

    孰料,那獬豸当即又朝蓝翎贴了上来,摇头摆尾,连着低鸣呜咽几声,竟似露出了撒娇央求之意。

    蓝翎再度厌嫌地将它一推,沉声道:“眼下我可没有闲心逗弄宠物,你要走便走,要留便留,别挡着碍事就成!”

    獬豸身子一扭,再度贴了上来,然后鼻喷白息,目色有变地盯上了蓝翎的眼睛。

    “作死!竟想蛊惑我的心智?!”蓝翎猛然恼喝一声,扬手一掌拍开对方的脑袋,又反手一转,再次握住了獬豸的独角,冷语威胁道,“我可知道,对于獬豸而言,角断者死,你是不想活了?!”

    獬豸一颤,收回目光,垂了脑袋,又低低呜咽了几声,竟又有了哀怜之意。

    蓝翎略略缓了缓语气,道:“别叫唤了,我听不懂兽语。你若能懂人言,那就赶紧离开为是。”

    獬豸不为言语所动,见他态度变软,居然再度厚了脸皮凑上前来。

    蓝翎当即怒喝道:“滚!”

    獬豸又再一颤,刹住脚步慢慢跪下了一双前蹄。

    蓝翎耐心尽失,目露寒光,握角的手陡然压腕发力,当真有了要将其掰断,送那獬豸步入黄泉之意。獬豸顶心吃痛,下意识站起身来挣脱开去,然后看着毫不让步的蓝翎片刻,终于长啸一声,踏风隐去。

    居原三个看着这一人一兽之间来回互动,时而诧然惊奇,时而满腹不解,甚至被獬豸那一跪弄得当场瞠目结舌,直到它离开,也还不曾合上嘴巴。木然中,忽而听闻咚地一声,只见蓝翎仰面轰然倒下,溅起了一片尘土,方才回魂奔了过去。

    “蓝公子!蓝公子!”

    三人忙忙乱乱地跑上前去,看到的哪里还是那个妖娆魅惑之人?满头乌丝成灰又成霜,一副皱如枯树的褶皮包着形销骨立的身躯,张着干瘪的嘴,喘息微弱似竭渊之鱼。莫说不能认出其人原本乃属美色,便是青春朝气也未余半点,眼前所见,根本就是个行将朽木的垂垂老翁!

    居原三个惊诧不已。若非一直共处一室,方才又确实听见了他说话,否则,怎么也不可能认为眼前此人就是蓝翎。看上对方的眼睛,昔日一双美眸,也早已失了光彩。

    怔然呆杵着,然后看见蓝翎翕动双唇,似乎有话要说,居原这才收起纷乱思绪,凑过耳朵问道:“你说什么?”

    “拔,拔——”

    居原顺着他费劲抬起的手指,将目光落在前胸,才发现,要害位置上,竟还插着断箭!连忙查看上下,又发现了几根残存的箭头,还有许多被利器穿体而过的血洞和割刺伤痕。居原的手不由狠狠一颤。就是说嘛,即便轻功不凡、身手如电,那样密集的箭阵,又怎么能毫发无伤地安然避开?!

    居原身旁两人也是见状动容,那个年幼一些的曾家弟子几乎泫然欲泣,焦声疾呼道:“赶紧去找人进来帮忙!没有过人的医术,这箭头是轻易拔不得的!”正巧外间守着的人半天不见动静,也来拍门询问,他便作势起身,要去寻人过来。

    居原忽觉衣袖一紧,低头一看,是蓝翎颤巍巍地拽了他一把,一双浑浊老眼中,竟起一丝寒芒。当即心神一凛,朝那人唤道:“站住!”

    曾家小子不解,回首问道:“怎么了?”

    “我想,大概蓝公子无意声张,你还是过来看看,怎么先给他止了血吧。”居原无奈叹了一声。

    对方似乎也有些明白过来,跟着叹了一声,朝外喊了两句话,暂时挡住他人闯入。随后,三人合力,将蓝翎周身上下的伤口做了简单处理,只是对上那胸口的箭头,仍是下不了手。

    蓝翎见他们束手无措模样,动了动左臂:“药,药——”

    居原一喜,原来他自己随身带了救命良药!便在其示意下,卷起袖子,叩开臂环上的一个暗格,取出一粒暗红色的药丸来。

推荐阅读:超级卡牌系统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绝对死亡游戏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