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8章 行宫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鬼眉看看阿木脸蛋赤红,衣衫都被汗水浸湿了,也觉心疼。【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便道:“阿木,这地方确实也走不快,不如暂且放他下来。三个人扶持着慢慢往前,就当积攒力气的。”

    鬼眉话,阿木自然乐得轻松,便放了昭岚下来。

    三人挤挤挨挨地搀扶着往前走了一段,那道路越显狭长,竟是只得一人独行而过了。鬼眉和阿木便换了位置,一前一后地夹着昭岚往前挪。又行一段,两侧山崖渐长渐合,犹如孪生不可分割一般,左右相挽。这般模样,单人匹马地侧身而行,也只能勉强挤过去。鬼眉女子身形,相对比较瘦小,还略略好走一些。那两个大男人,便是拼命吸气收腹,也是越走越挣扎。无奈,阿木只得纵身往上,分腿跨在了两侧崖壁上,又用外袍拧了长绳穿过昭岚腋下,助他效仿。然后,一上一下,两人便做壁虎漫步,在崖壁上往前挪。

    约莫走了几十尺,左右山崖终于各自后仰分开,鬼眉重重吐了一口气,转头同昭岚斗嘴道:“若不是受你拖累,这么一段路,提气蹬着崖壁而行,也用不了多久。这路走的,比用轻功还费力!”

    昭岚嬉笑道:“我却又见了好处呢!那样的一线狭道也能穿隙而过,可见姑娘腰肢纤细,骨软如柳,身形好着呢。”

    “呸!早没看出来啊,原来瀚宇第一公子竟是个油嘴滑舌的登徒浪子!”鬼眉啐了他一口,转头继续前行,嗤讽道,“前头是索桥,也不比眼前更宽阔,还是收收心神吧!别一味顾着赏景忘了脚下,再摔死你!”

    山崖横断,狭道走尽,前头果然是一条粗藤结起的吊桥。说是桥,其实就是梯子放倒了而已,然后上面再一左一右各扯了两根粗藤绳索,算是桥栏,供人手扶。藤桥不比山道阔绰,也就一人肩宽,晃晃悠悠地荡在两岸之间,看着更像秋千。

    鬼眉探头看看脚下,深不见底,再伸手试了试,觉得此桥还算结实,便吸口气踏了上去。走了几步,不放心身后,便扶着桥栏扭头相看。却见只有昭岚在一步一挪地往前蹭,阿木忽然没了影子。

    “阿木,阿木!”

    “嗯,什么事?”

    焦急唤了两声,好在立刻有了回应,鬼眉舒了一口气。够着脖子往后仔细一瞧,阿木此刻离岸一段,正蜷缩了身子蹲在桥上。

    “阿木,你怎么了?”

    “头,头晕。”

    昭岚也已颤颤巍巍扭了头,看看他对鬼眉道:“不会是怕高吧?嘿嘿,说实话,这么高的断崖上,脚下踏着这么个破玩意儿,我也心有怯意呢。”

    怕高?飞檐走壁,翻城墙时,也没见阿木犹豫过啊?鬼眉看看昭岚,又狐疑地看向阿木,果见他埋着脑袋,一副不敢去看脚下的畏惧模样。再回头看看前路,觉得此桥也不算太长,便对阿木道:“阿木,要不,你就先过去?别想着下头是什么地方,只当自己是在屋顶上的,一口气跃过去!”

    阿木抬头看看她,问道:“我先过去?”

    “嗯,你先过去等着我们。这桥还没有行宫的墙头长呢,你吸上一口气,看着前头,用了轻功纵走,三两下也就过去了。信我,没事的。”鬼眉安抚道。

    “行宫的墙头?”

    “嗯,容城西山。你还记不记得,咱俩当初在那墙头上遇见,还停下来互相看了看呢。那宫墙也高,可没见你嚷着头晕,短短时间去了又回。还带着我上了西山的一处壁洞,回城的时候又翻了城墙,不是也都没事儿?听我的,这儿就是那宫墙头上,咱们这是进去溜达溜达,连侍卫也不见,没事儿的。”

    “哦。”阿木应了一声,想起旧事分散了注意力,露出大白牙笑道,“你还说,去那地方得要在乌漆麻黑的夜里,穿一身乌漆麻黑的衣裳。”

    “没错,你都记得呐?”

    “记得,那天......”

    昭岚闻听两人叙旧的对话,忍不住抽了抽唇角。感情,这丫头自己当贼不够,还要立时立地教唆别人?

    闲聊了几句,阿木似乎也不觉得头晕了,便依照鬼眉之言,先用轻功飞身上岸。这藤桥乃是悬空之物,没有砖石之类的桥墩稳固,高空峡谷中,又是气旋成风,本就不扎实,阿木再一动,脚下便荡了起来。昭岚正在魂游,一个不察,脚下便打了滑。偏这藤桥连个桥面也没有,一滑之下必然踩空,人便失了平衡,翻了下去。他倒也算机敏,虽然受伤运气不成,这手脚尚且不曾尽废,关键时候连抓带勾,总算将自己险险挂住了。

    昭岚不曾当场摔下去,算是万幸。可是,鬼眉在他前头行走,背上无眼,不曾想到身后会突异状。正走得好端端的,手上抓着的桥栏忽然被受力向外一带,她便也跟着失了平衡。顿时,这藤桥就在高空中真个荡起了秋千。昭岚本来还能想法子勉力爬上来,现下这么个动静,他再气力不足,便就有些支撑不住了。

    鬼眉被晃得恼羞,勉强稳住后,觉出是受身后之人连累,便欲扭头骂人。一转头,却见昭岚境况堪忧,心中一吓,只得弯腰匍匐,先去伸手捞人。阿木呢,在崖岸上落了脚,转身一看,他两个,一人趴着,一人挂着,当时也就什么都顾不了了,立时又提气折返桥上,三下五除二地,将人给甩上岸去。

    藤桥脆弱,行走犹自勉强,这在上头开演武打行,哪里还能承受?那两个尚在空中打着滚,藤条便在阿木脚下力的地方断了。急坠之下,阿木立刻伸手去抓藤条,再图借力攀援。可惜,慌乱之下却无暇分辨哪条结实,被抓着的那一段,又在上端几尺处再次断裂。那二人落足转身,两岸之间已是空荡荡一片,断桥破败成几缕,拦腰分手,各挂一端。

    “阿木!——”鬼眉心肺一落,扑到崖边疾呼。

    万丈悬崖,纵深无底,哪里还有回应?!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超级卡牌系统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绝对死亡游戏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