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4章 遗孤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阿木立时诧然,随后,面有难色道:“昊儿,此事,不是我答不答应的问题。【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我这个妹妹,你也熟知她的脾性,若她不愿意,便是我狠下心来去用强制手段逼迫她,你看她,可会就范?自我和她遇见,从来都是她对我耳提面命,我这兄长,怕是永无可能在她跟前立威的。这事儿,得看她应不应,而不是问我。你,还是换一个条件吧。”

    昭岚当即面露不悦,冷嗤道:“怎么,失散多年的兄妹,一朝相认,便心存不忍,不愿亏了她,便只能负了我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你我兄弟一场,本不该存有罅隙,若是能以秦晋之好解了恩怨,那是最好不过的。”阿木连忙否认,叹气道,“欠了你这许多,本是还无可还,偿无可偿,若能抵消你心头的怨恨,弥补你一点,我自然责无旁贷,论理,她也是景家孩子,也不该置身事外。只是,我恐她自有主张,也怕自己有心无力,此刻冒冒然答应了,若是不成,难免叫你空欢喜一场。昊儿,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呢,尽力帮你撮合,她若愿意,便算我答应了。这不算第三个条件,或者,你再添一个,如何?”

    昭岚挑挑眉毛,道:“我昭岚也不是那强买强卖之人,自然是要让她自己愿意,求个两情相悦的,否则,我早娶妻生子了。你呢,是她兄长,也是她娘家的唯一亲人,我不过是向你报备一下,省得她答应了,你反而跳出来横生事端。唔,本公子也是有才有貌之人,再多下些功夫,不愁她不动心。只要你保证不从中阻挠,这事儿,我便算你答应了。”

    阿木道:“便是不提恩怨,无需偿债,你两个彼此有意,我也断没有从中梗阻的道理。”

    “嗯,我所求也就是这一句话,这么说,等于你是答应了。”昭岚看他点头,从袖中抽出一张纸和一盒朱砂印泥,又摸出一支笔在旁边的鱼缸边舔了舔,递过去道,“不是我信不过你,口说无凭,现在,你把这个欠条给签了吧。”

    阿木接过来一看,纸上所列,不过是方才议论的三个条件,不由抬头问道:“昊儿,就只这些?”

    “你还想要怎样?就这三件,你能做足了也非易事!”

    “我签,我签!”阿木见他又要生恼,当即签字画押,心道,所亏所欠,今生今世竭力善待相还就是,也不必急在一时的口头之诺上。

    等阿木签好字,摁了手印,昭岚接回纸张,吹了吹墨迹,突然笑开道:“暮叶,若我说,景家之事,我早已知道,并且与人说过,祸起玄武令,不过是腌臜人心为祸幽王府所寻的借口,我压根儿不会迁怒。要你答应的这三件事,原是我借便算计你的,你会不会恼?”

    “你!”阿木果然眉头一蹙,旋即又很快平和下来,剜心剖腹道,“昊儿,你不记恨景家,那是你良善,可我,却不能不明事理。你开不开口,有没有算计,欠债需还,总是事实。”

    昭岚也敛了敛得色和笑意,坦言道:“三天前,当我亲耳听你说出,你是景家遗孤,圣天后裔时,我是心生幽怨的。不过,多是因为,一时不能将暮叶与景家子和圣天后裔等同视之,但,我很快就想通了。

    幽王府祸事,看似起于太师和玄武令,其实,不过是皇叔和那一干走狗心起妄念造下的,所以,他人不过是被牵连进来做个了掩盖罪恶的借口。皇叔一心针对的本就是幽王府,没有太师爷爷和玄武令,没有‘圣天’二字,他也会寻了别的事由来为祸。对于无辜受累之人,我没道理混为一谈,加以迁怒。这话,我早已对你妹妹说过。

    我想,便是太师向父王托付你时,确实言及‘圣天’二字,也断不会提到复辟皇朝之事,那不符合太师爷爷的为人,也不符合事理。以此为由,横生事端,不仅是罔顾人命,对不起幽王府,也是辱没了太师和‘圣天’二字。我不怨太师爷爷,不恨圣天后裔,不恨景家,自然,更不会恨那个,对我甘于以命相待的小叶子哥哥......”

    “昊儿——!”阿木闻言动容。

    “暮叶,说实话,我心之所想是,上天其实待我不薄。若是小叶子哥哥和那林子里的小丫头果然因我没了,我便今生永无安心之日。现在,你和她都活得好好的,又与我再度重逢,这是我的解脱和幸运。若说亏欠,‘圣天’二字,是他人寻来生事的借口,你们并无所欠;而我,却是实实在在欠着替我赴死的暮叶,和那只因为同我偶然遇见,便受累于幽王府祸事的林中之人。你和她还活着,我便所欠少些。而且,当年赵叔孤勇赴义,曾对我言,幽王府虽只得一个亲子,然,小叶子却是我今生都该莫失莫忘的手足兄弟。我答应了,你也听见了。你活着,又与我重逢,也是为我还了些许对赵叔的亏欠。”

    昭岚说着,也动了情,握住阿木的手道,“当年离开那座山林时,我曾对自己发愿,若我活着回去,便要带走暮叶和那小丫头,且要永生不弃。这十多年来,我以为,因为我一念偏颇,独自离开,终是失了暮叶的尸骨,失了那个孩子。是我前世作孽太多,今生只顾自己,所以,上天连我最后一点寄托也要收走。现今看来,我之所愿并非泡影,上天到底不曾弃我。”

    阿木已是哽咽难言,上前抱了他用力紧了紧,半天后,黯哑道:“你若愿意,在你面前,我永是暮叶。”

    两人推心置腹地说完,又聊了聊幼年之事,而后,昭岚收好那张欠条,又跑去了鬼眉的房间。

    听得敲门声,鬼眉起身开门,见来人是昭岚,一时无言以对。

    昭岚面无表情地看看她,拨开抓着门扇不及松开的手,自顾自入内坐下。翻开杯子,倒了两杯茶后,朝鬼眉唤道:“过来坐吧,我有要事与你相谈。”

推荐阅读:超级卡牌系统神级英雄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