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5章 一无所求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芒果宗   书名:妖怪事务员_妖怪事务员无弹窗_妖怪事务员最新章节

    鬼眉依言凑上去看了看,果然内有乾坤。【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外头是一样的刀鞘,刀柄,而抽出来后,却是刀剑不一,又各有长短、厚薄,上手掂掂分量,也是各有轻重。并那利刃开口,血槽位置,也都不尽相同。

    “宫里那几位,他们的刀也是特制的吗?那个雷阻,他的刀又是什么模样?”

    “雷阻是不用佩刀的。”断流应了一句,将刀收鞘归位,重新放置一旁。

    “他不用佩刀?那怎么保护你家主子,只凭拳脚?”

    在旁沉默半天的截云,突然轻悠开言道:“姑娘似乎对雷阻挺感兴趣?”

    鬼眉不以为然地笑道:“当然感兴趣啦!以前不谈,如今既然与昭岚相认,本姑娘难免对他周围的人和事感到好奇。你们三个已然算是老熟人了,可那什么雷阻,本同你们三个资历一样,都是跟着他最久的老人,偏我一次也没见过,岂有不想问问的?”说着,眉眼又是一挑,问道,“正好,我要找昭岚喝茶聊天,不如你们安排我进宫去见他,也让我顺便见见这个雷阻,如何?”

    斩风扫了一眼截云,看着鬼眉道:“姑娘,能否直言相告,你此次前来,可是有要事找主子?”

    “不是说了吗,无聊,找他喝茶。”

    “您是信不过主子?”斩风猜疑一句,为昭岚辩白道,“主子对姑娘和大公子,十多年来未尝敢有一日忘怀,又怎可能反于此刻轻言辜负呢?就是我等,为了找寻姑娘和大公子的——,也跟着付出了多年辛劳,您实在是不当质疑主子的。只那朝旭的山林子里,他就不知亲自去过多少回。姑娘该是知道内情的,那会儿朝旭的大事还不曾了断,他这般做,实是唯恐对方不知他还活着。而且,闵王对主子寄予厚望,若是知道他这般不知轻重,以身犯险,又当如何待他?您说,以他当时的境况,若无一片赤诚驱使,又怎会——?主子争这天下,原就是为的全大公子的心愿,不论姑娘信与不信,总还记得当日在逐鹿原上,姑娘前夜放火烧粮,主子次日却言休战,您说,他究竟又是为的什么?”

    鬼眉听得那句“十多年来未敢忘怀”便是心中微微一顿,按下心绪待他说完,面色不变地笑道:“怕是记恨我当年哄了他一块玉佩,这才耿耿于怀吧?真是小气!”

    听她随即提及“玉佩”二字,斩风面皮一松。

    截云却接口道:“江湖传言虽云姑娘率性,但,以我等所见,姑娘非是不辨轻重缓急之人。倘若换个时辰境地,姑娘说是千里迢迢而来,只为找主子喝茶,我等定为主子高兴。只,今时今日,姑娘必无这等闲情。您这一趟,究竟所为何事?”

    鬼眉看他一眼,问道:“昭岚今日可会回来?”

    截云以为她有事不便对自己言明,遂道:“主子往日留于公子府,多是为的体察下情方便,正经却是理当居住宫中的。眼下又有大事要处理,近日恐怕都不会回来。”

    “这么说,昭岚已经有时日未归了?你们,有多久不曾见过他了?”

    斩风闻言不对,蹙眉道:“姑娘究竟想说什么?”

    鬼眉道:“不是我想说什么,而是我想知道,你们主子究竟在搞什么。”又道,“你要我信你家主子,我便坦言相告,我信他的人品,但是,实在是不敢轻信他的行事方式。这人,思维太过跳脱,爱出奇招,姑娘我常常感觉跟不上趟。所以,你们最好想法子让我见他一见,有些话,还是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比较妥当,省得弄拧了意思。”

    斩风想想,道:“那,我便送姑娘进宫一趟吧。您是打算现在就去吗?”

    “好。”

    出了公子府,马车沿着大街朝宫城方向才走了没有多远,鬼眉却以许久不曾看过容城风景为由,向斩风提议步行过去。斩风遂遣马车折返回府,陪着她一路且走且逛。

    二人晃晃悠悠走了约莫一里路,斩风看看鬼眉漫不经心的模样,提醒道:“姑娘,宫里到时辰便要落钥,再这么逛下去,恐怕今儿个就进不去了。”

    “那就明儿再去。”

    “嗯?”

    鬼眉也不理他满面疑惑,一边东看西瞧,一边随口问道:“斩风,当年虬枝岭一战,昭岚的贴身侍卫,去了几个?”

    “除了截云,都去了,那时他在朝旭另有重任,无暇分身。”

    “宫里应差的几个也都去了?”

    “去了。”

    往前踱了几步,鬼眉又问:“你们跟着昭岚出生入死,却不得像纪彪武他们那样,官拜高品,心里可曾有过不甘和怨尤?”

    “没有。”

    “你确定?我问的可不单单只是你一个人。”

    “没有。”斩风肯定道,“跟着主子出生入死,有人自然会是为了出人头地,但,真正亲厚的,却只为心甘情愿。便是纪彪武他们,也非人人皆图高官厚禄,得了个将军头衔,不过是为的替主子领兵,其实与我等,骨子里是一样的。”

    “那,对昭岚当真就一无所求?凭什么?大家可都是一颗脑袋两条腿的人啊?!”

    斩风看看她,回道:“也有所求。只求不离不弃,肝胆相照。”

    鬼眉驻足,笑问道:“你之所求,是希望与昭岚名为主仆,实为兄弟?”

    斩风毫无避讳地坦言应道:“是。”

    鬼眉见他答得干脆,不曾因为主仆名份而有扭捏作态,心里一阵舒畅。扬手指指前方茶肆,道:“得遇侠肝义胆之人,本姑娘甚喜。没有绝壁雪芽,和斩风公子喝一杯朝雾茶,也是惬意。你可愿意赏脸?”

    斩风道了句“不敢”,遂陪着鬼眉入了茶肆。

    两人捡了个四面无人的靠窗位置坐下,要了一壶浓茶,几碟小食,边吃边聊。几句闲语过后,鬼眉便将眼下疑虑和此行目的斟酌道出。

    斩风听后惊诧,难以置信道:“姑娘是说,主子为人挟制,并且疑心乃是雷阻所为?这怎么可能?!”

推荐阅读:冠军之心暴力护筐手入侵型月绝对死亡游戏篮坛教皇豪门第一盛婚穿越之妖惑卿心星辰明月步步荣华之女造王者误入妃途通天宝典之丑女成王权少的极品冷妻萌宝的辣手娘亲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俏美女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