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天童木更呢?

    (十分感谢‘hellsingeva’的20000打赏!‘月上九天落银花’1176打赏!以及‘冰.月影’、‘飞落的烟灰’、‘’、‘书友150124170632443’、‘无风皓天’、‘彼方路人君’的打赏!)

    (离双倍月票结束还有差不多一天!友友们!有月票的别留了!请为本书投上一票吧!)

    “什么嘛…什么嘛…什么嘛…”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木更一边像是特意的一样,用重重的步伐踩着地面,气势汹汹的往前走着,让周围的人都不自觉的远离她几步,一边还不断的碎碎念。【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有钱了不起吗?我迟早也会大赚一笔的!”

    从旁人的角度上来看,木更的这般表现,就像是去攀附哪里的有钱公子哥,然后又被那有钱的公子哥给欺骗,导致偷鸡不成蚀把米。

    于是,听到木更碎碎念的路人们不由的对木更投以怜悯般的目光,有的还打量了木更好几眼,最后连连叹息摇头。

    那个样子,就好像是在可惜一个妙龄少女怎么就被人给摧残了一样。

    幸好,气得无以复加的木更并没有发现周围的路人们的表现,要不然,以她现在胸口里的怒火,即使是自持为大小姐,一样会忍无可忍的直接发飙吧?

    “咕噜噜…”

    满脸气愤的往前走着的木更身上,某一刻里,一声怪异的响声突然响了起来,让木更娇躯一僵,原本满是气愤的俏脸也凝固在那里,转而化为了颓废了。

    捂着自己的肚子。木更宛如失神了一样,呢喃了这么一声。

    “好想吃牛排啊…”

    若是让那些认识木更,却对木更的了解仅仅停留在千金大小姐的层次的人听到这句话。保准会吓个半死。

    只有真正了解木更的人才知道,木更的这个渴望。到底有多么的难以实现。

    在肚子持续不断的抗议下,木更忍不住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钱包,打了开来。

    然而,入目的钱包里的状况,就算是身为其主人的木更都不由自主的想要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了。

    “咕噜噜…”

    比刚刚还响亮了一点的声音再一次的从木更肚子的部位上传出,提醒了木更,该吃饭了。

    “呜呜。”木更悲鸣般叫了这么两声。

    “差点都忘了。我去那个家伙的家里就是为了蹭饭的,早知道就吃完饭再跑出来了。”

    这句话,刚好被来到木更的背后,正打算叫住她的一个身影给完完整整的听进了耳中。

    当下,颇为无语又无奈的声音从木更的背后响起。

    “该说真不愧是你才有的想法吗?”

    “呜哇!”木更狠狠的吓了一跳,连忙跳出一段距离,回过身,等到看清楚站在自己背后的人那正翻着白眼的面容与表情时,心中顿时那叫一个气。

    “干什么?刚才气我还嫌气得不够多,现在追上来打算继续气是吗?”

    “那种恶趣味只有你才有。”诺亚就像是在诉述一件事实一样。一边叹气,一边摇头。

    “倒不如说,想着在别人家里蹭饭。又故意对着蹭饭的对象找茬,结果反而自己被气走,最后还要后悔的人才更加奇怪吧?”

    “呃。”木更一噎,想反驳,又实在是找不出反驳的话语来,只能瞪着诺亚,仿佛能够凭借视线将诺亚给杀死一样,瞪得那叫一个凶狠。

    而看到木更这像足了一般小屁孩闹别扭时的样子的表现,诺亚即是好笑。又是没好气,环视了一眼周围以后。目光定在了一个卖豆沙包的摊位上,走了过去。

    在木更饱含不解的目光的注视下。诺亚买了两个豆沙包,然后才走了回来。

    “咕噜噜…”

    当诺亚拿着两个热乎乎的豆沙包靠近到木更面前三米距离时,木更的肚子便立马发出了抗议的声音,让木更微微的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诺亚手中的豆沙包,干看起来。

    随即,木更动了。

    一个箭步,将与诺亚之间的两、三米距离给直接消除,木更用一瞬间连诺亚都差点没有看清的速度,猛的从诺亚的手中将一个豆沙包给抢了过去,转过身子,接着,竟是直接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拿着另外一个豆沙包的诺亚已是滞下了脚步,微微张开自己的嘴巴,定格在了那里了。

    半响以后,两手空空的木更面红耳赤的把头转向了这边,眼泪汪汪的看着诺亚,仿佛受到了天大的侮辱一样,咬牙切齿的说道。

    “什么都别说!”

    “……”诺亚看着木更的眼神渐渐的变得像看着路边的流浪猫一样,又是同情,又是惋惜。

    “你有意见吗?!”似乎看穿了诺亚心中的想法,木更语无伦次的泪目而起。

    “反正我就是只能向别人讨食的流浪狗!”

    “我想的是猫,不是狗,那样未免太可怜了。”诺亚苦笑出声。

    “你的生活已经艰苦到这种地步了吗?”

    木更咬住了嘴唇,低下头,掏出刚刚才打开的钱包,递到诺亚的面前。

    诺亚往木更手中的钱包瞅了一眼,但下一秒就不忍直视的别过了视线,捂住了脑门。

    “我听说你上的好像是跟那个东京地区的公主大人一样的千金贵族学院吧?为什么你还会潦倒到这个地步呢?”

    “跟圣天子大人上同一个大小姐学院是我身为天童家的人最后的自尊心!”木更反驳出声。

    “这一点我怎么样都不会退让的!”

    “但你不是很讨厌别人叫你天童吗?”诺亚满脸的困惑。

    “维持自己讨厌的东西的自尊心,这又算是哪门子的自尊心啊?”

    “别人怎么看我那是另外一回事。”木更有些不耐烦了。

    “我是讨厌天童,甚至可以说是憎恨,但我却不会讨厌与憎恨赐予我这个姓氏与生命的父母。”

    听到这句话,诺亚倒是对木更改观了。

    “我还以为你心中只剩下仇恨了。”诺亚以木更听不见的声音嘀咕了这么一句,随即犹豫了一下,询问道。

    “我也听说你患上了肾脏方面的毛病,既然你不讨厌自己的父母赐予自己的生命,为什么不去接受肾脏的移植呢?”

    木更脸上的表情顿时渐渐的消失了。

    像是全身都失去了力气一样,木更的娇躯缓缓的进入了一个松懈的状态,抬起头,注视着空中,并伸出了自己的手,做出了抓住某种东西的动作。

    “因为,我已经决定要将这条性命只用在将所有的天童都葬送掉的用途上,所以,我必须用这份病痛来提醒自己,别忘记复仇!”

    这一个瞬间,木更身上所有的人情味仿佛都消失了一样,就像一个木偶似的,让人觉得浑身都在发凉。

    “你这样做只是在自我安慰而已,却是对你所谓的复仇一点作用都起不到。”诺亚紧紧的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因为这个毛病,你的活动时间根本不长,甚至还不能长时间进行战斗,平日里还时时刻刻需要进行血液透析,浪费大量的时间,这样一来,若是一个大好的报仇机会突然出现在你的眼前,你却需要进行什么血液透析,或者因为肾脏的关系没有办法活动,错过了这个机会,那怎么办?”

    本来还对诺亚的话感到不以为然,并打算将话题给岔开的木更面容一滞,平生里第一次对自己这记住仇恨的做法产生了动摇。

    清楚的看出了木更的犹豫的诺亚不可察觉的露出一个微笑,但也没有再继续说些什么了,而是故意转移话题。

    “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赶紧回去,莲太郎差不多也该追上我们了。”

    这么说着,诺亚正想往回走,木更却极为突兀的抓住了他衣服的袖子,低下头去。

    就在诺亚以为木更想就仇恨的问题说些什么时,木更那比蚊声都小的声音便钻进了他的耳中。

    “另一个豆沙包,可以给我吗?”

    诺亚嘴角一抽,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豆沙包,又看了一眼满脸不好意思的木更,言语不能了。

    穷困潦倒又不失大小姐脾气。

    被憎恨给蒙蔽了内心。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天童木更呢?(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