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彻底的摆脱了过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t;<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十分感谢‘冰.月影’、‘々我爱☆做梦♂’、‘恒音冥宇’、‘一踏两糊涂’、‘冰点亦影’的打赏!)

    (别人都说宅文后劲不足,咱本来还不相信,现在不得不信了,呜呜呜,友友们,真的没有月票了吗?咱要被爆了!求月票啊!)

    电视里,针对安?兰德因飞机失事而逝世的一事,报道连连发出好几次的惋惜。【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刨除安?兰德本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说,他也是一个与另外三位有能力改造机械化士兵的人并称为最强头脑的极为著名的科学家与医疗专家。

    这样一个拥有着过人的知识与技术的人物,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国家的隗宝,损失一个也绝对是全世界的不幸。

    更别说,对方还是因为意外而逝世的。

    对于此,安?兰德所属的国家方面貌似也极为痛心的表示将彻查此事。

    而安?兰德在逝世前所拜访的大阪地区的统治者,即齐武宗玄本人也在采访中声泪俱下的表示非常痛恨自己没有多留安?兰德教授一夜,那样,他就不会遇上原肠动物的袭击了。

    只可惜,恐怕没有人会知道,这位在采访中恨声表示惋惜的人物,就是在背地里密谋害死安?兰德的罪魁祸首。

    不,也不能说齐武宗玄是罪魁祸首。

    毕竟,齐武宗玄也是因为受到了诺亚的威胁才会计划将安?兰德请到大阪地区来拜访,紧接着再在其返程时做下手脚,引来具备飞行能力的原肠动物的袭击。

    总而言之,不管这件事有着什么样的内幕,有多少人会对此表示痛惜,又有多少人想对这件事进行调查。都没有办法影响到正在电视前看着这则报道的诺亚、夏世、缇娜三人各自对此事做出的不同表现。

    “教授…”缇娜一张小巧的俏脸上满是复杂的情绪。

    对于将自己给压上手术台进行改造,又让自己过了一段颇为黑暗的人生的罪魁祸首就这么死掉这件事,缇娜也难以表达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缇娜本身就不是一个喜爱仇视他人的存在。

    就算知道自己因为安?兰德的缘故不知道在鬼门关前走了多少回。缇娜也不曾真正的恨过安?兰德。

    当然,不痛恨归不痛恨。让缇娜喜欢安?兰德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安?兰德因为飞机失事而死去,缇娜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复杂的。

    痛快?

    没有痛恨安?兰德的缇娜自然不会感到痛快了。

    伤心?

    被安?兰德给当成小白鼠随意改造,改造成功后又被尽情的当做道具来使用,缇娜如果对安?兰德的死感到伤心的话,那就比圣天子还仁慈了。

    因此,缇娜唯一能够分辨清楚的心情,那就是在一瞬间里有了一种浑身轻松的感觉。

    缇娜作为安?兰德改造出来的机械士兵。说不好听点是实验的小白鼠,说好听点的话,那就是国家科技的结晶。

    毕竟,不管怎么说,缇娜的身体都是这个世界上堪称最强头脑之一的科学家精心改造的成果,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那是最高的技术。

    再加上缇娜本人的背叛,于情于理,安?兰德都没有可能放任缇娜继续待在『妖精的尾巴(fairytail)』里,让自己自豪的『作品』被其他人驱使。

    所以。安?兰德绝对会派出追兵,即使是将整个东京地区都给搅得一团乱,也绝对会不惜一切的灭杀缇娜。

    现在。安?兰德一死,缇娜也就摆脱了被追杀的命运了。

    如此,缇娜又怎么可能会不感到轻松呢?

    清楚的看到缇娜先是露出复杂的情绪,随即又松了一口气的诺亚不由自主的一笑,一直都没有从缇娜的小脑袋上移开的手继续抚摸着。

    “这样一来,你也算是彻底的摆脱了过去了。”

    缇娜紧了紧自己的手,望着诺亚那见惯的笑容,脸上的表情终于像是融化了一样,露出了惊心动魄的笑颜。重重的点头。

    “恩!”

    一旁,一直默默的看着诺亚与缇娜的夏世的脸上也不可察觉的浮现了一个极浅极浅的微笑。转瞬即逝。

    在这般温馨的氛围下,电视中。接在安?兰德因飞机失事而死亡的消息后面的一则消息,诺亚、夏世、缇娜三人也就没有注意到了。

    那是东京地区的圣天子以办事能力不足跟怠工等等的理由,将属于自己的圣居护卫队给解散,以保胁卓人为首的护卫官们遭到解职或降级等处理的消息。

    ……

    东京1区,圣居…

    “圣天子大人!圣天子大人!”

    正与天童菊之丞一起在会议大厅中商量着公务方面的事情的圣天子陡然听到了大厅外面传来了焦躁不已的吵杂声。

    几乎是同时,圣天子与天童菊之丞同时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向吵杂声传来的方向。

    在那里,以保胁卓人为首的一群护卫官们一边拼命的分开守门的护卫官的阻拦,一边歇斯底里的往这边冲着,让吵杂声越来越刺耳,也让圣天子与天童菊之丞的眉头越皱越深。

    没等圣天子出声表示,天童菊之丞便冷声开口了。

    “让他们进来!”

    阻拦着保胁卓人等人的护卫官这才停下了阻拦,让保胁卓人冲至圣天子与天童菊之丞的面前,劈头盖脸的叫出了声。

    “圣天子大人!你为什么要解散护卫队?!为什么要解我们的职?!”

    “解散护卫队?”天童菊之丞怔了一下,看向了圣天子。

    显然,这件事情,天童菊之丞根本没有听说过。

    圣天子则是缓缓的松开紧皱而起的眉头,平心静气的将目光投至保胁卓人的身上。

    “既然你们已经接到了解散队伍的通知,那么,理由应该也一并告诉你们了才对吧?”

    “这算什么理由啊?!”保胁卓人貌似已经丧失了理智了,根本没有一点以往对圣天子尊敬尊崇的样子,将手中一份解职文件扔在了地面上。

    “办事能力不足?我到底哪里办事能力不足了?!”

    “保胁队长。”天童菊之丞紧视向了保胁卓人。

    “请注意你说话的口气。”

    “但是,天童阁下,我是真的不明白!”保胁卓人难以掩饰自己语气中的焦躁。

    “为什么我们会无端端的被解职呢?”

    “保胁前队长,难道,上一次的狙击事件还没有能够让你看清你们的不足吗?”圣天子依旧满脸的平静。

    “作为护卫队,你们的经验很明显不足,没有办法在我需要的时候让我的生命安全受到保障,所以,只希望你别再胡闹了。”

    “上一次的狙击事件?”保胁卓人一愣,紧接着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样,瞪大了眼睛,手舞足蹈的大吼大叫了起来。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一定是诺亚?朵勒阿!一定是诺亚?朵勒阿!”

    “诺亚?朵勒阿?”天童菊之丞眼眸一凝,深深的看向了保胁卓人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圣天子大人,一定是诺亚?朵勒阿跟你说了什么,你才会解我们的职的对吗?”保胁卓人毫不理会天童菊之丞,一步一步的靠近圣天子,状若疯狂。

    “他的话你绝对不能信!他可是『受诅之子』的庇护所!”

    眼看着保胁卓人一脸疯狂的靠近过来,圣天子再一次的皱起了眉头,一抬手,一群护卫官立即冲了出来,抓住了保胁卓人。

    “你们干什么?!”保胁卓人挣扎了起来。

    “放开我!”

    圣天子已经不想说什么了,挥了挥手,护卫官们便将大吼大叫着的保胁卓人等人给全部压了出去,让现场再一次的趋于平静。

    直到这时,圣天子才对着天童菊之丞,漠然开口。

    “菊之丞先生,我们继续吧。”

    天童菊之丞轻轻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根本不打算跟他做任何解释的圣天子,又看了一眼保胁卓人离开的方向,眼神渐渐的变得锐利了起来。

    这一次的事情,圣天子根本没有提前跟天童菊之丞进行商量。

    而这,也是过去不曾发生的事情。(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