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活死人?剥夺存在意义

    (十分感谢‘寰宇晨曦dream’、‘love~天使之奏’、‘青菜稀饭’的打赏!)

    “咳咳…”

    在这一刻里,文柄咏梨感觉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像是自己的一样,除了痛觉以外,其余感觉纷纷都远去,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还以为一招就能拿下你,没想到你还挺能干的嘛,不愧是『教会』的走狗,就算不是魔术师也能发挥出可观的力量,难怪苍崎橙子那么忌惮你。”

    另一边,诺亚一脚依旧踩着文柄咏梨的胸口,居高临下的望着倒在地面上,苍白的脸被殷红的血液给染红的文柄咏梨,脸上挂着笑容,眼中却没有任何的笑意。

    “不过,一个神父居然随身携带着杀人用的武器,你还真是不称职。”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诺亚还微微趴下身,手在文柄咏梨那被斗篷给覆盖住的半边身子上一摸,立即便是摸出了两把锋利的长刀。

    也就是说,加上现在文柄咏梨依旧握在手中的那把,文柄咏梨的身上整整带了三把长刀。

    “铛啷————!”

    锋利的长刀被随意的扔在地面上的声音回响而起,让意识都有些模糊的文柄咏梨多多少少清醒了一些。

    “咳咳…”微微抬起被血液给染红的苍白的面容,仰望着一脚踩着自己胸口的诺亚,文柄咏梨竟是笑出声。

    “跟魔术师比起来,我确实有些不称职,没有魔术师那种凭借心情的好坏便随便对别人出手的果断,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大意呢…”

    “凭借心情的好坏?”诺亚眯了眯眼睛。嘲笑出声。

    “你说的没错,我的心情确实被你给弄坏了。”

    诺亚一点一点的加重着踩在文柄咏梨胸口上的脚的力道,让文柄咏梨那苍白的脸渐渐憋红。

    然后,诺亚的声音才钻进了文柄咏梨的耳中。

    “我说神父大人,你该不会以为自己的杀气隐藏得很好吧?”看着文柄咏梨那渐渐憋红的脸。诺亚眼中的神色异常冰冷,表情则有些似笑非笑。

    “从久远寺宅邸门口会面到来到这个公园里见到苍崎橙子,一路上,从你身上释放出来的杀气与杀意简直刺得我皮肤都感到有点痛了。”

    文柄咏梨面色一变,眼中浮现了惊疑的神色。

    显然,文柄咏梨真的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根本没有被诺亚给发现。

    “而在苍崎橙子让你退下以后,表面上看你乖乖的退下了,但你以为你真的能够瞒得过我吗?其实你一直都躲在旁边找机会吧?”而诺亚则好像没有看到文柄咏梨的表现一样,自顾自的继续诉说。

    “找对我出手的机会!”

    文柄咏梨心中一凉。

    这,也被发现了?

    “苍崎橙子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疯子!”诺亚冷眼看向了文柄咏梨。

    “如果说我是凭借着心情的好坏而对你动手,那你就是根本没有任何理由的打算将我杀掉,文柄咏梨,神父大人,你真以为我不会拿你怎么样吗?”

    “理由什么的还是有的,以前不是也说过了吗?”文柄咏梨沉默了,沉默了一会以后,陡然一笑。

    “就是想试试看能不能杀掉而已!”

    这句话。即没有让诺亚感到愤怒,也没有让诺亚感到心惊,反而让诺亚投至文柄咏梨身上的目光开始变得怜悯了起来。

    眼前这个男人已经不能用「疯」来形容了。而是极端的空虚。

    不管是谁也好,只要想杀人,那就一定有理由。

    这个理由可以是因为利益,也可以是因为个人情感,就算是以杀人为乐的狂魔也好,既然「杀人」让这个狂魔感到了「乐」。那为了追寻「乐」,狂魔才会去杀人。这也是理由。

    可对眼前这个男人来说,杀人是即不需要理由的。也不需要从中掺杂任何的个人情感的,只是纯粹的有着「杀」与「不杀」的选择而已。

    换言之,与其说文柄咏梨是「人」,倒不如说是「刀」。

    能够杀人的刀从来都不会有情感,也不会有让自己粘上鲜血的理由,只要有人挥,那就能够杀人。

    文柄咏梨,就是这样的存在。

    对于文柄咏梨来说,杀人唯一的理由,大概就是所谓的「心血来潮」吧?

    就像过去与现在两次想击杀诺亚一样。

    因为「想杀」,觉得「能杀」,所以便会无端对人动手。

    也就是这样的文柄咏梨,才会让那个苍崎橙子都用「疯子」这样的形容词来形容他。

    这个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或许,文柄咏梨会接受苍崎橙子的拜托,将诺亚给带到这里来的原因,只是为了寻找一个能够杀掉诺亚的机会而已。

    除此以外,别无其他。

    “外表是人,内在却是凶器,杀人是你唯一的存在意义,除此之外,你什么都不是,你的存在真的让人感到同情。”诺亚一对深邃的黝黑眼眸打量般扫过文柄咏梨,随即嘴角缓缓勾起。

    “本来还想直接解决你这个刺眼的家伙算了,但现在看来,折断一柄对着自己挥来的刀连一点成就感都没有,我就特别给你另外一个处置方法吧。”

    话落,诺亚伸出了手,将一根手指抵在文柄咏梨的胸前,体内魔力缓缓汇聚过去,集中在了手指上,让手指的尖端发光般绽放出魔力光芒。

    旋即,在文柄咏梨的注视下,诺亚描绘着什么般在文柄咏梨的胸口上滑过。

    “嗡————!”

    一秒钟以后,一个符文在文柄咏梨的胸前闪烁而起,仿佛扎根一样,身周延伸出无数树根般的脉络,覆盖住文柄咏梨的全身。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一阵难以言喻的巨大痛楚袭击了文柄咏梨的全身,乃至神经。

    “唔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从文柄咏梨的口中爆发而出了。

    望着在地面上抽搐着身体,不断的发出惨叫的文柄咏梨,诺亚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与听见一样,冷眼相待。

    “这是代表『痛苦』的『如尼』,发动条件则是你心中涌现杀意的时候喔。”

    听到这句话,浑身都被难以言喻的痛楚给袭击的文柄咏梨心中一震。

    发动条件是心中涌现杀意的时候?

    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如果一直被这个『痛苦如尼』给缠身,文柄咏梨这一辈子都不能再兴起杀意去杀人。

    对于存在意义便只有杀人的文柄咏梨来说,诺亚的所作所为便是在剥夺他的存在意义,让他变成一个真真正正的活死人!

    “对了,顺便告诉你,解除这个『如尼』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用比我撰写这个『如尼』时更强的魔力来冲击它就行了。”诺亚瞥了一眼因为痛苦而脸上暴起青筋的文柄咏梨。

    “那大概需要三十名的魔术师挥发掉全身的魔力才能办到吧?”

    三十名魔术师?

    那对于『魔术协会』来说大概不是什么难以凑齐的数目。

    但文柄咏梨不是『魔术协会』的人,而是『圣堂教会』的人。

    与『魔术协会』为敌,视魔术师为异端的『圣堂教会』的人。

    想让『圣堂教会』帮文柄咏梨找三十名魔术师来解除『痛苦如尼』?

    那『圣堂教会』宁愿以「将生命奉献给我主」为名义,让文柄咏梨自生自灭吧?

    而凭文柄咏梨自己,想找出三十名魔术师来帮忙,那简直难如登天。

    毕竟,连三咲市里都只有不到五位的魔术师,也只有『魔术协会』的总部才会有那么多的魔术师存在吧?

    况且,会不会有人选择帮文柄咏梨都不一定。

    所以,除非出现什么意外,不然,文柄咏梨大概一辈子都不能解除身上的『痛苦如尼』了。

    意识到这一点,文柄咏梨不怒反笑。

    “对我还真是严厉呢…”

    诺亚连理都懒得理会文柄咏梨了,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往久远寺宅邸的方向走去。

    现场,只剩下文柄咏梨紧盯着诺亚的背影,承受着身上的痛苦,发出一声声闷哼声。

    想必,没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文柄咏梨心中对诺亚的杀意都不会消停下来的吧?(未完待续)R655

    ...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