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 能够在这个世界排到第几名?

    (十分感谢‘魔王伊莱克斯’、‘我要穿越啊别挡我’、‘亚瑟.潘多拉贡’、‘色s’、‘poké摸n’、‘星际的孤独’、‘墨羽瀶殇’的打赏!)

    “啪…啪啪…”

    碎石在寸寸断裂开来的地面上滚动着,激起一声声清脆又细微的声响,回荡在周围的空气里。【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那原本跟废弃的教堂坐落在同一个角落中的树林的中央已经是浑然不见了一大块,剩下的,只有那寸寸龟裂开来的赤黄色的土地与倒了一地的树木残渣。

    在这样的一个荒地的中央,两道身影相对而立。

    一旁,一个背后有着五对漆黑的羽翼的男子倒在地面上,昏迷了过去。

    望着对面那全身都覆盖着厚重的白色铠甲的身影,诺亚举起手来,将目光投了上去。

    在那里,原本强度足以匹敌不死身的气鳞竟是只剩下极为黯淡薄弱的一层,估计只能挡下普通上级恶魔程度的攻击了。

    这,当然不是诺亚的所作所为。

    “现了吗?”

    在诺亚的对面,浑身覆盖着白色铠甲的瓦利出声了。

    “这就是我的神器(sared gear),白龙皇的光翼(diving dividing)的能力,能够让被我碰到的人的力量每十秒减弱一半,那减弱的力量将会成为我的食粮,为我自己所用。”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瓦利还仿佛打算印证自己的话的真实性一样,背后光翼一展,洒出星光般的粒子的同时,身上的气息猛然向上攀升了一截。

    “这些力量,都是刚刚从你的身上篡夺到的,除非你直接打倒我,要不然,很快的。你这个弑神者就会变得比人类小孩还弱了喔。”

    闻言,诺亚只是紧握了一下拳头,沉默不语着。

    诺亚也不是没有了解过传说中的二天龙所化的神器(sared gear)。

    所以,不用瓦利自己说,诺亚也知道。

    据说,赤龙帝的笼手(波osted gear)的能力是能够使所有者的力量倍增,还能将倍增的力量赋予其他人。

    而白龙皇的光翼(diving dividing)的能力是能够使所有者触碰到的人的力量减半。并能将减半的力量为自己所用。

    这。就是传说中的赤龙帝与白龙皇的能力。

    所谓的神灭具(1ong1nus),从这两个神器(sared gear)的身上就能够看得出来了。

    毫无疑问的,不管是赤龙帝的笼手(波osted gear)还是白龙皇的光翼(diving dividing),它们的倍增与减半的能力都只是暂时的,若是永久的的话,那就实在太逆天了。

    但是,即使是这样,只要有充足的时间。那这两个神器(sared gear)的持有者,一个便能够将自己的力量提升到匹敌神与魔王的程度,一个则能够将神与魔王削弱到比普通人类还弱的地步。

    这样一来,即使是神与魔王,也能够击败。

    幸好,这两个神器(sared gear)都是需要时间的,每十秒才能动一次能力。

    而且,使用者本身的强度若是太弱的话,那甚至都无法承受倍增与减半的力量。从而导致自身的崩溃。

    所以,即使非常强大。也算不上是逆天。

    只不过,瓦利刚刚动自己的神器(sared gear)的能力时并不是经过十秒一次的减半。而是直接将诺亚的气鳞给减弱到直接消失的地步。

    诺亚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在瓦利动自己的神器(sared gear)的能力时,自己的气鳞的强度不断的一下一下的减半,不到一秒以后便是只剩下这点强度了。

    也就是说,在那不到一秒的时间里,瓦利动了不止一次白龙皇的光翼(diving dividing)的力量。

    这不是瓦利刚刚的话纯属骗人。

    而是瓦利的说明还没有结束而已。

    “原来如此。”诺亚紧握着拳头,凝视向了瓦利身上的那套纯白的铠甲。

    “那就是禁手(ba1ane breaker)吗?”

    禁手(ba1ane breaker)。

    那是神器(sared gear)的究极领域。

    当神器(sared gear)持有者的思念与愿望剧烈到可以逆转这个世界的流动时,神器(sared gear)持有者体内的神器(sared gear)就能抵达另外一个领域,挥出常的力量。

    那个领域,被称为神器(sared gear)的禁手(ba1ane breaker)。

    瓦利能够那样在短时间里连续动减半的能力,身上还不止有一对光翼,而是全身的铠甲,那应该就是瓦利的禁手(ba1ane breaker)了吧?

    “没错,这就是我的禁手(ba1ane breaker)。”瓦利毫无隐瞒的回答了。

    “在使用禁手(ba1ane breaker)的情况下,我能够在任何时候以任何比例对对手进行减半,赤龙帝的笼手(波osted gear)的禁手(ba1ane breaker)则是能够在任何时候以任何比例对自身进行倍增,只不过,每一次动能力都会有所消耗,甚至会让禁手(ba1ane breaker)的维持时间缩短,就是这么回事。”

    话是这么说,但瓦利的声音中却充满了感概。

    “不过,真应该说不愧是弑神者吗?”

    瓦利会有这样的感概,也是自然的。

    因为,瓦利根本没有夺取到诺亚本身的力量,只是夺取了气鳞的力量而已。

    诺亚的体质本来就有着不被外来的负面力量影响的部分。

    瓦利的减半能力虽然是对神都有效的能力,可以抵消诺亚那犯规的咒力抗性,可像力量减半这样极为明显的负面影响,那是无法对诺亚生效的。

    结果,瓦利只是夺取了诺亚的气鳞的力量,却没有对诺亚本身的力量有任何的影响。

    充其量,只是让诺亚的气鳞无效化了而已。

    当下,诺亚瞥了瓦利一眼。

    “你来这里,该不会是想跟寇克博尔一样引三方势力大战吧?”

    “怎么会。”瓦利摊了摊手。

    “虽然对我来说,有战争的话反而不会无聊,可阿萨谢尔特地吩咐过我别随便乱来,还要将寇克博尔给带回去,所以,能不能把寇克博尔给我呢?”

    闻言,诺亚没有作答,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瓦利。

    “这个家伙直到刚刚都还想杀我,还想动我身边的人,你还让我放过他?”

    “寇克博尔对你我来说只是一个小角色,犯不着为了他而大动干戈。”瓦利如此回答。

    “与其在这个小角色的身上花费无谓的力气,还不如将眼光放向前面的那些人怎么样呢?”

    “前面的那些人?”诺亚微微怔了怔。

    在诺亚的注视下,瓦利头盔下面的声音回响而起。

    “呐,你觉得,自己能够在这个世界排到第几名呢?”

    这个问题,直接是将诺亚给问倒了。

    毕竟,诺亚压根就没有见过这个世界最高层次的力量到底是什么程度。

    对此,瓦利好像一开始就没有指望诺亚回答一样,自顾自的开口。

    “你若是真的有能力弑神,那么,在我看来,你在这个世界,至少能够排到前二十!”

    “前二十?”诺亚眉头一挑。

    “可别觉得我低估你,这确实只是我的初步估计,但有这样的评价,应该知足了。”瓦利的声音变得有些遥远了起来。

    “就像恶魔、天使、堕天使乃至人类都有强弱之分一样,神也有强弱之分,比较弱的神是有的,但强得可怕的神也同样存在。”

    这个道理,诺亚自然懂。

    像不从之神,也有等级。

    等级较低的不从之神,人类甚至自己就能够做到封印。

    而那些最高等级的不从之神,像韦勒斯拉纳、梅卡尔与三位一体的雅典娜,那力量,可比那些等级低的不从之神强多了。

    “在这个世界上,排名前十的那些存在一个个的都能轻而易举的做到弑神!”瓦利强而有力的声音传进了诺亚的耳中。

    “排名第一的那位甚至被称为拥有着无限的力量!”

    诺亚一下子明白了瓦利的意思了。

    “你能够弑神,排名前十的那些存在也同样能,而且还是轻而易举的,排名第一的甚至有着无限的力量,你能明白我为什么只将你排在前二十了吧?”瓦利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

    “而我的目标,还在那之上!”

    话落,瓦利直接抱起昏迷在一旁的寇克博尔,转身,飞掠向了天际。

    “迟早,我都会跟你一战的!”

    望着瓦利那在天际边逐渐变小的身影,诺亚久久没有言语。(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