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9 突然消失的Servant(求月票)

    (十分感谢‘罪漫漫’、‘古子青’的1888打赏!以及‘灵亲之声’、‘无风皓天’、‘白月op’、‘醃艾艾’的打赏!)

    (有全订本书的友友们不如试试能不能领一个大神之光,毕竟上本书已经进小黑屋了,或许不需要连上本书都全订了也说不定)

    “呛————!”

    清脆的剑吟声突兀的在空气中响起,拉起一道长长的剑光,有如一抹银月划破长空,斩击而来一样,瞬间照亮了周围那漆黑的空间。【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手握看不见的剑,saber宛若直接《 擒着一道月光,对着诺亚,斩击而去,耀眼的剑光甚至闪亮得让诺亚的眼睛都陡然一缩,下意识的眯了起来。

    当然,视野上的影响根本是无法让诺亚反应不过来的。

    毕竟,诺亚还有着出神入化的感应能力。

    当下,诺亚干脆直接闭上了眼睛,手掌猛然紧握成拳,淡金色的漩涡气流缭绕在了拳头上,一收一缩间,竟是将周围那银月般的剑光的光泽都给比了下去了。

    一金。

    一银。

    两种闪光将整个公园的黑暗都给驱散,在空间中闪闪发光。

    就在那金色的拳头与银色的剑光即将交击之时,朝着诺亚斩出毫不留情的一剑的saber突然面色陡变,猛的止住了挥剑的动作,整个身形都停滞在半空中,重新落回了地面上。

    见状,诺亚目光一凝。几乎也是下意识的止住了攻击,硬生生的将即将挥出去的灭却一击给止住。让覆盖着璀璨的漩涡气流的拳头豁然停在了saber那张精致的俏脸前面,所携带的劲风。将saber那闪动着耀眼的光华的金色发丝都吹得舞动了起来。

    就这样,诺亚与saber同时在最后关头里止住了自己的攻击。

    诺亚的拳头就在saber的面前。

    saber那看不见的剑也几乎是搭在诺亚的肩膀上的。

    堪称千钧一发。

    没有想到saber会突然停下的诺亚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你…你在干什么啊?!”躲在一旁的间桐慎二竟是发出了骂声。

    “快点收拾他啊!”

    然而,saber根本连理会间桐慎二一瞬间的表现都没有,也不顾面前的诺亚,用力的转过头,看向了其中一个方向。

    “嗡————!”

    就在这个瞬间里,一阵炫目的光华笼罩住了saber整个纤细的身体,让saber全身的轮廓都波动起了光芒,周围涌现星光般的粒子。似收缩一样的汇聚到了saber的身上,让saber都有些讶异了起来,但很快的又好像明白了什么,露出了凛然的表情。

    下一个瞬间,saber消失在了原地。

    是的。

    跟着那耀眼的光芒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诺亚直接愣在了当场,但下一刻便立即是反应了过来,惊诧出声。

    “空间转移?令咒的空间转移?”

    虽然没有使用过令咒,也暂时没有见过别人使用令咒的场景。可诺亚却能够感觉到saber消失前的空间波动。

    毫无疑问,那是基于空间本身的转移,也即是瞬间移动。

    而看刚刚saber的表现,那很明显不是她本人的所作所为。

    那么。除了用令咒来进行的servant的瞬间移动以外,诺亚想不到有其它的因素能够使对魔力有着最高等级的a级别的saber都无法控制的被转移开去。

    可是,saber的master不是间桐慎二吗?

    如果有人对saber使用了令咒。将saber召唤到自己的身边,那个人也应该是间桐慎二吧?

    而间桐慎二就在这里不是吗?

    再加上saber那不对称的能力值与对间桐慎二的态度。诺亚再笨也能明白了。

    这事,有问题。

    “可恶!”

    另一边。间桐慎二反倒好像比诺亚更先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异常愤怒的大叫出声。

    “那个女人!说什么对圣杯战争没兴趣?!说什么根本不想当master?!结果还不是将servant给召唤回去了吗?!可恶!可恶!可恶!”

    一边旁若无人般发泄着自己的怒气,间桐慎二还一边举起了手中的书籍。

    “给我回来!你这个没用的servant!你的主人是我才对!”

    在间桐慎二的怒声中,其手中,那厚重的书籍开始闪烁起了魔力的光芒。

    然而,就在这一个瞬间里,一道通体由魔力构成的光束划破了空间,摩擦着空气,直接似一道激光一样,落在了间桐慎二那举着厚重的书籍的手上。

    “嗤————!”

    顿时,间桐慎二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其那举着厚重书籍的手便是连同那书籍一起,整条手臂都在魔力的光束中被蒸发。

    “呜啊啊啊啊啊————!”

    惨绝人寰的痛叫声,响彻整个公园的夜空。

    “好痛!好痛!好痛啊————!”

    抱着连断口都被烧焦,因此而侥幸的止住了血,却是整条手臂浑然消失不见的肩膀,间桐慎二滚到了地面上。

    剧烈的痛楚让得这个无时无刻都在拉低着别人对其的评价的家伙满地打滚,一边滚还一边拼命的哭喊着,脸上,鼻涕和眼泪全部都在喷涌而出,连口水都从嘴角里流了出来。

    那叫声,那表现,简直没有一丁点男人该有的骨气,让人恶心到了极点。

    “我的手!我的手啊————!”

    流着眼泪,挂着口水,吸着鼻涕,间桐慎二不断的在地面上来回滚动,一张脸已经是因为剧烈的痛楚而扭曲成了别人看了都觉得厌恶的样子,哭喊声甚至比死了爹妈还严重。

    冷漠的看着这一切,诺亚面无表情的来到了在地面上打滚的间桐慎二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这个小丑,连跟他耗时间都觉得不可原谅,直接出声。

    “刚刚那本书,被saber称为伪臣之书的那本书,你貌似是想用那本书来控制saber吧?”

    诺亚的声音直接是被间桐慎二给无视,或者应该说是进不到现在的间桐慎二的耳中,被间桐慎二那惨绝人寰的哭喊声给掩盖,一个字都没有被听到,间桐慎二依旧在地面上打滚哭叫。

    被间桐慎二这幅模样给恶心到的诺亚真心感觉自己的心中涌现一股暴躁的情绪,猛然一抬脚,重重的踹在了间桐慎二的肚子上。

    “嘭————!”

    闷响声响起,告诉了别人,诺亚这一脚,到底使用了多大的力道。

    “咕喔————!”哭喊中的间桐慎二吐出了苦闷的叫声,整个人都被生生的踹飞,砸在了一旁的公园的杠杆上。

    血液,终于是从间桐慎二的脑袋上流了下来了。

    “呜啊啊啊啊啊————!”

    间桐慎二那捂着烧焦的手臂断口的手转而捂向了肚子,再一次的发出惨叫声。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而且,前面已经差不多被你磨光了。”诺亚一步一步的朝着间桐慎二的方向走去,声音也变得暴戾了起来。

    “你喜欢叫?不喜欢回答我的问题?好!那就让我来帮你吧!另一只手还有两条脚!我通通帮你砍掉!让你叫个够!”

    “不要!不要!”间桐慎二这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连滚带爬的后退,企图远离诺亚。

    “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的!是那个女人自己说自己不要当master!要将令咒给转移到伪臣之书上!把saber的使役权让给我的!跟我无关的!”

    “将令咒转移到伪臣之书上?把saber的使役权让给你?”诺亚皱起了眉头,冷眼看向了间桐慎二。

    “也就是说,你不是saber的master吧?”

    “不是!不是!”间桐慎二先前那得意洋洋和小丑般的逞强通通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让人不堪入目的满脸鼻涕眼泪的哭喊模样。

    “跟我没有关系的!别杀我!”

    “那saber的master是谁?”诺亚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是谁将saber给召唤过去的?”

    “是小樱!”间桐慎二的哭喊声响彻在了周围。

    “是间桐樱!”(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