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 出手?远坂凛的选择(求月票)

    十分感谢幽闭祭月无风皓天灵亲之声白月op冥海寒fèng的打赏

    远坂家是冬木市的灵脉管理者。【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在这片土地上,远坂家是唯一一个在利用着灵脉的魔术家系。

    而间桐家则是在后来才从外面搬迁进了冬木市,并与爱因兹贝伦一起,和远坂家成立了御三家,创造了『圣杯战争』的魔术家系。

    也就是说,在冬木市里安身的魔术家系,只有远坂家和间桐家。

    既然间桐樱是从另外一个魔术家系里过继到间桐家的魔术师后裔,那么,除了远坂家以外,诺亚真的想不到间桐樱是从哪一个魔术家系里过继而去的了。

    再加上远坂凛对间桐樱的态度和复杂的感情,这使得诺亚越来越确定。

    远坂凛,就是间桐樱的亲姐姐。

    事情,真的是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诺亚只是对着远坂凛说道。

    “然后呢?你的想法是什么?”

    “我倒是很想问问,你的想法是什么?”远坂凛没有回答诺亚的问题,反而做出了反问。

    “现在已经知道小樱是master了,你将她给带了回来,难道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听到远坂凛的话,站在间桐樱的房间门口的saber转移过目光,望向了诺亚。

    在两个少女的注视下,诺亚漠然一笑。

    “如果我说,我真的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因为想带小樱回来,所以就带小樱回来了,你们信吗?”

    此话一出,姑且不论saber是什么反应,远坂凛是两只手猛的拍在桌面上,甚至还站了起来,将脸凑向了诺亚的方向。极为火大的嚷嚷道。

    “你到底明不明白在『圣杯战争』中master与master的关系是什么啊?”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就是想说我们应该互相厮杀吗?”面对远坂凛的怒气,诺亚就像是看穿了远坂凛心中的一丝动摇一样,面色不改的说道。

    “既然如此。小樱现在就在房间里,为了得到胜利,除去敌人,我就将她交给同样作为master的你,不管你是杀是剐。通通都随便你,我不会阻止你,你去吧。”

    闻言,远坂凛的表情狠狠的一滞,连呼吸都一窒了。

    旁边,见到这个场景的saber似乎明白了什么,沉默了下来。

    见状,诺亚叹息了一声,对着远坂凛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可以请你别勉强别人做吗?”

    “我…”远坂凛嘴唇微微张了张。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哑口无言,没有办法反驳诺亚而对自己感到恼怒一般,深吸了一口气。

    “我不会无视小樱master的身份的,就算不会对小樱下手,我也会剥夺小樱的『令咒』,让她退出这场『圣杯战争』,你说了不会阻止我的对吧?希望你说到做到”

    留下这句话,远坂凛便是转过身,看向了间桐樱的房间的方向。

    在那里。saber静静的看着远坂凛,那精致的俏脸缓缓的紧绷。

    不用说也知道,作为间桐樱的servant,即使诺亚不插手。saber也不会坐视远坂凛剥夺间桐樱的『令咒』的。

    而远坂凛却似乎没有打算退让的样子,毫不畏惧的与saber对视着,让现场的氛围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诺亚则是如刚刚所说的一样,坐在那里,一副很明显不会插手的模样。

    事实上,诺亚也确实没有插手的打算。

    只要确定远坂凛不会对间桐樱不利。那就足够了。

    至于剥夺间桐樱的『令咒』,让间桐樱失去master的资格,退出这场『圣杯战争』,说实话,诺亚不但不反对,反而也有同样的想法。

    毕竟,让那个温柔的少女参与到这样的厮杀中,至少,诺亚是看不过去的。

    之所以没有直接这么做,还是因为打算等到间桐樱醒来以后再做决定。

    在还不知道间桐樱本人是不是心甘情愿的打算继续做master的情况下,即使诺亚有自己的想法,也不会无视间桐樱本人的想法就擅自的做出决定。

    远坂凛却是不一样。

    “archer,你在吧?”

    在那恢复了冷静的声音的呼唤下,archer在一阵幽蓝的雾气中出现,站在了远坂凛的背后,看着前方的saber,撇嘴一笑。

    “对手是堪称最强的职阶的saber,力量貌似还隐隐的在那个发狂的大英雄之上,凛,你还真是每一次都给我找最难缠的对手。”

    嘴上这么说,archer却也将抱在身前的手垂了下来,让saber也有了反应了。

    “archer的servant吗?”

    身上豁然闪起一阵光,saber那纤细的身体立即是被银色钢铁一样的胸甲手甲和战靴给覆盖,手也紧紧的一握,在一阵犀利的风声中,握住了无形的武器,指向了archer的方向。

    “在这么狭窄的地方里与我战斗,archer,你觉得你有胜算吗?”

    毫无疑问,archer擅长的就是远距离的攻击。

    在这个无法拉开多大的距离的公寓里,一旦展开战斗,archer应该会被saber给瞬间击杀吧?

    对此,archer只是展露出无畏无惧的笑容。

    “真不巧,我的本事,不止是只有一把弓而已。”

    话落,archer微微张开手掌。

    “投影开始tra”

    那是一句极其短促,与其说是咏唱,倒不如说是对自身的暗示的咒文。

    在那暗示一般的咒文下,archer身上的魔力突然活跃了起来。

    于一阵电芒一样的光中,archer那微微张开的手掌涨起一团魔力光芒,化为了两把武器的轮廓,落在了archer的手上。

    那是一对黑白分明,有如将太极的黑白两端给直接分开一样,只比匕首长上一半的一副短剑。

    “剑?”saber惊异而起。

    别说是saber了,就是诺亚都稍微有些讶异,紧接着便想起了archer的其中一项技能。

    ……

    魔术:ca

    生前所习得的魔术大致上都是平凡的东西,而且成为英灵以前连使用「强化」也很艰苦,不过却持有着另外的可以说是别格的魔术,能够进行包含构成物质在内几乎完美的武器复制,还有复制的时候,连持有主的技量也能读取得到的效果,即使是servant的宝具和战斗技术也不例外,只有在使用这个魔术时,这个技能才会破格升为a级。

    ……

    只有在使用特别的魔术时才会破格升为a级别的技能。

    能够进行包含构成物质在内几乎完美的武器复制,还有复制的时候,连持有主的技量也能读取得到的效果,即使是servant的宝具和战斗技术也不例外的魔术。

    那对剑,就是用这个技能复制出来的。

    “不好意思,saber。”将白色的短剑指向了saber的方向,archer犹如对saber那惊讶的表情感到满意一样,嘴角一勾。

    “虽然职阶是archer,但我更喜欢接近战,说我是异类也好,装模作样也罢,只是,千万别觉得我没有一战之力就行了,剑之英灵。”

    “是吗?”saber冷静了下来,架起手中那看不见的剑,紧视向了archer。

    与此同时,远坂凛也默默的退至一旁,眼睛却不断的往间桐樱的房间的方向瞄去,似乎是打算在archer纠缠住saber的时候,直接闯进去,将间桐樱的『令咒』给剥夺过来。

    就在saber和archer之间的战斗即将被引爆时,坐在沙发上,处于旁观的状态的诺亚突然感觉到了。

    一个微弱的气息极其突兀的出现在了公寓里,钻进了一间房间。

    那,正是间桐樱的房间。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