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 违反了(圣杯战争)的规则?(求月票)

    (求月票!最后一天的双倍月票!友友们!不投就可惜了啊!)

    (十分感谢‘紫jy灰’、‘无风皓天’、‘熊猫啊!’、‘幽閉祭月’的打赏!)

    当那自称为佐佐木小次郎的assassin的能力值反馈到诺亚的脑海中时,即使是诺亚也不禁愣在了当场。【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远坂凛估计没有能够看到,可诺亚却是真真实实的看到了。

    在assassin的职阶的部分上,特别标准了一个伪字。

    assassin(伪)?

    这又是什么意思啊?

    明明是assassin的servant,为什么还要特意加上一个伪呢?

    而且,在assassin的职阶技能,即气息遮断的部分上也明明确确的说明了assassin不是真正的assassin,这更是令得诺亚感到费解了。

    再加上assassin的保有技能透露出来的种种信息,诺亚心中的疑惑便更加的浓郁了。

    能力值的方面暂且不说。

    从对方的技能部分透露出来的︽情报中可以看出,对方与其说是一名assassin,倒不如说是saber更加的实在。

    即有高超的精神境界,又有绝杀的剑技,如果不是能力值方面实在不符合saber这个职阶对能力值的过分要求的话,诺亚绝对更愿意相信对方是一名saber。

    毕竟,assassin这个职阶就像字眼上所说的一样。是一个专长于隐密的行动和暗杀的技巧的职阶。

    眼前这个堂堂正正的站在所有人的面前,手中还抬着一把很明显根本不适合用于暗杀的长武器的风雅男人。根本没有一点一滴跟assassin这个职阶相符合的地方。

    还有,对方的宝具的一栏。跟archer一样,也是空栏。

    疑点,实在太多了。

    而不像诺亚一样得到那么多的情报的远坂凛则是咋了一下舌,手中握住了一块宝石。

    “原来如此,知道没有办法凭借自己的力量抵挡我们,caster就跟你的master合作了,对吧?”

    “跟我的master合作?”assassin闭上了眼睛,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不,你说错了。原本,我就没有什么master可言。”

    这句话才刚刚传出,还没等到众人反应过来,一个带着些许妖艳的笑声便回荡而起。

    “他说的没错喔,小姑娘,如果说,assassin有master的话,那我就是他的master。”

    伴随着这样的一句话的传出,一抹黑影极其突兀的出现在了assassin身后的山门。一掀黑袍,将一张只有眼睛以下的部位的脸给暴露了出来,娇笑出声。

    “要说为什么的话,将他给召唤出来的人就是我喔。”

    “caster…”远坂凛那好看的俏脸一下子紧绷了起来。握着宝石的手也越来越紧,甚至都做出了投掷的预备动作了。

    远坂凛确实对caster抱有很大的敌意。

    可是,致使远坂凛做出这么过激的预备动作的不是因为心中的敌意和激动的情绪。而是caster的话中传递出来的讯息。

    “将assassin给召唤出来的是你?”诺亚直视向了caster。

    “这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字眼上的意思,rider的master。”caster殷红得发紫的嘴唇呼哧呼哧的发出了笑声。

    “这场圣杯战争本来就是作为魔术师的master将servant给召唤出来。并彼此进行厮杀的游戏,那么。同样作为魔术师的我为什么就不能召唤出servant,成为master呢?”

    “servant召唤了servant…”架着剑的saber那可爱的俏脸也变得越来越险峻了。

    “你违反了圣杯战争的规则了吗?”

    所谓的圣杯战争其实就是一个仪式而已。

    这个仪式的要求便是让七名被选中的master各自召唤出servant,再进行厮杀,直至剩下一个servant为止,这场仪式才会宣告结束。

    毫无疑问的,鸠占鹊巢,以servant的身份召唤出了servant,夺去了一个master的位置的caster违反了这场圣杯战争的规则了。

    而正是因为这样,caster召唤出来的assassin才不是真正的assassin,而是被强硬的套上了assassin这个职阶,完全不符合职阶的要求的佐佐木小次郎吧?

    那个伪的意思,诺亚也算是明白了。

    “没想到,为了胜利,你居然不惜做到这种程度,即毫不留情的将整个冬木市的居民的生命力当成魔力来吸收,又违反了规则,不得不说,我小看你的不择手段了。”

    “不择手段?违反规则?”诺亚的话,直接是让caster失笑出声。

    “别开玩笑了,rider的master,不过是一群现代的不入流魔术师建立起来的无聊仪式而已,这种程度的仪式,虽然繁琐冗长了点,但在我看来,漏洞实在太多了,如果不是因为奖品不错的话,我不会介意直接瓦解整个仪式,想将我都当成棋子来使用的仪式,本来就已经是让人很不爽快了。”

    闻言,诺亚这才回想而起。

    眼前的这个caster可是来自于神话时代,掌握有神话时代的魔术,魔术造诣已经超越了魔法使的存在。

    在这样一个魔术造诣堪称可怕的神代的魔术师来看,名为圣杯战争的这场由三个魔术家系建立起来的仪式确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吧?

    “能够钻仪式本身的漏洞,替自己夺得成果,那也是魔术师的特权。”caster连连冷笑。

    “要怪的话,只能怪建立这场仪式的那些魔术师的本事还不到家。”

    说完,caster就像厌烦了继续谈话一样,一挥手。

    “那么,愉快的聊天时间也快过去了,各位,让我来一雪白天的时候的耻辱吧!”

    远坂凛和saber当即摆出了迎战的架势。

    只有诺亚,依旧神色自若,直视着caster。

    “怎么?不打算让你的master出场再战吗?”

    闻言,caster脸上的冷笑更胜。

    “没有那个必要。”

    然而,这句话才刚刚落下,一个堪称没有一丁点的感情,连一丝一毫的波动都没有的低沉的声音便从山门的内部响彻而起。

    “这一次,你的判断错误了,caster。”

    这个声音,直接是让caster面色一惊,猛的转过头,看向了山门的内里。

    与此同时,诺亚一行人也将目光投向了山门的内部。

    只见,一个高高瘦瘦,身穿西装,年龄大概在三、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了山门的柱子上,用没有一丁点的感情的眼眸注视着下方。

    “你…”远坂凛大吃一惊。

    “葛木老师?”

    “老师?”诺亚眉头一挑。

    “他是你学校的老师?”

    “master。”caster也出声了,而且神色间还带着些许的手足无措。

    “您怎么能来这种地方呢?”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的安全。”葛木缓缓的走来,声音中充满了淡漠。

    “但是,caster,这一次的敌人只有你和assassin两个人的话是对付不了的。”

    caster当即哑然了。

    “像我这种野蛮人,果然还是应该出来打前阵才对,不适合在后方待命的。”葛木漠然开口。

    “所以,caster,现在就开始对付敌人吧。”

    闻言,caster的面色变幻了几下,最终,深吸了一口气。

    “我明白了,葛木宗一郎大人。”

    现场的氛围,一下子变得一触即发了起来。

    这股氛围,告诉了诺亚。

    今晚,不会再向之前那样,适可而止了。(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