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4 别将别人给看成了笨蛋

    (十分感谢‘pokemon’、‘灵亲之声’、‘幻想ts’、‘醃艾艾’的打赏!)

    “你赢了,亚瑟王…”

    当这句话从空气中回荡而起,并钻进了saber的耳中时,saber便是感觉到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在自己的背后,原本那属于assassin的气息一点一点的消失,直至最后,彻底的不见为止。

    睁开眼睛,凝视着手中的圣剑,saber就像是在对已经不在场的剑豪说话一样,轻声呢喃。

    “作为一个能力值低下的servant,又没有宝具,只是凭借剑术便让我解放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使用圣剑,你已经足以自豪了,佐佐木小次郎。”

    saber的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主要的作用便是用来隐藏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以免暴露真名和真正的宝具。

    所以,虽然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有着隐藏武器的效果,运用得好的话效果也是奇佳,但为了维持这一宝具的效果,saber的魔力也是一¥直都处于消耗,并且无法全部运用的状态。

    一旦解放了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不需要再维持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的saber便能将属于自身的所有魔力、所有力量都给行使出来,发挥真正的实力。

    因此,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让圣剑从无形变成有形而已。可那也代表着saber拿出了真正的全力了。

    若是一定要用一个数值来比较的话,在需要维持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的情况下。saber的实力大概有全盛时期的八、九成左右吧?

    只有解放了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取出属于自己的圣剑。saber才能将用于维持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的魔力都集中起来,发挥出十成十的全力。

    一个能力值低下,又没有宝具的servant能够将saber逼到这个程度,确实可以自豪了。

    “嘭————!”

    就在saber与assassin分出胜负的同时,从石阶梯的另外一方,一声沉重的闷响声也回荡在空气里。

    “咻————!”

    一个身影随着那沉重的闷响声的响起,如离弦之箭一般,携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山门的柱子上。

    “噗嗤————!”

    然后,一口鲜血便从对方的嘴中狂喷而出,身体似断了线的人偶一样,缓缓的软倒了下去。

    saber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抬起头,看向了山门的方向。

    “宗一郎大人!”

    只见,caster发出了悲鸣声,并以极度怨恨般的目光看向了山门下方的一道身影,吐出了近乎于歇斯底里的声音。

    “你————!你居然敢————?!”

    那重重的砸在山门的柱子上的。赫然,便是葛木宗一郎。

    山门的下方,诺亚侧了一下身体,径直的望向撞在柱子上的葛木宗一郎。一脸平静的开口。

    “看吧?并不是锻炼时间长就一定能赢的对吧?”

    平心而论,葛木宗一郎的拳法确实相当的精妙。

    只不过,那套拳法太过于着重奇这个字了。

    招式虽然非常精妙诡异。用于奇袭的话,只要对手稍显大意。那就有可能致对方于死地,哪怕对方比葛木宗一郎还强。

    可是因为这样。若是被敌方识破了拳法的套路,或者是提前有所警惕的话,那缺少了奇这一方面的效果的那套拳法便没有多大用处了。

    至少,对于有着过人的感应能力与同样精湛的战斗技巧的诺亚来说,确实如此。

    所以,一看透了葛木宗一郎那套拳法的套路,葛木宗一郎便没有办法再与诺亚纠缠下去了,直接被诺亚给击溃。

    毕竟,不管怎么说,即使不使用权能,诺亚也是能与最高等级的servant相匹敌的存在。

    servant也是有强有弱的。

    受到caster的魔术强化的葛木宗一郎确实也能与servant匹敌。

    但是,凭葛木宗一郎的实力,还是没有办法与berserker之类的最高等级的英灵所化的servant匹敌的。

    于是,结果便注定了。

    葛木宗一郎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

    所以,caster的支援便成了重中之重。

    “可惜,魔术对我是没有一点效果的,只会魔术的caster只能沦为看众。”诺亚瞥了caster一眼,似笑非笑般说了这么一句。

    “而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等我使出魔炮吗?caster?”

    caster的脸色瞬间陡变。

    “连圣杯战争这个大型的仪式都不放在眼里的神代魔术师,你肯定对我的魔炮有了针对的对策了吧?”诺亚冷笑了一声。

    “那个魔术虽然因为我的魔力的关系而威力大幅提升,可终究,它的前身还是魔弹,对于魔术,你这个神代魔术师不可能没有应对的手段,如果不是我的强化魔术是对自身使用的,只怕,你连这个魔术都会拟定对策吧?”

    “不得不说,你的脑袋确实不错,即准备了assassin这张牌,还将lancer都给拉到自己的阵营里,连葛木宗一郎这个能够匹敌servant的master都在你那边。”诺亚叹息了一声。

    “但是,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才是聪明人,你自己聪明没问题,问题只是在于你别将别人给看成了笨蛋而已,你能够想到的,别人也能够想得到,你自己有隐藏的底牌,别人也自然能有,没看穿我具备有让魔术无效的能力,这是你最大的失误。”

    说完,诺亚注视向了caster。

    “将军了,caster。”

    这句话,让caster彻底的陷入了激动。

    “不!我准备了那么多!绝对不会败在这里的!”

    话落,caster将一只手高举过头。

    “嗡————!”

    顿时,整个柳洞寺所在的山都开始震颤了起来,涌出极为庞大的魔力,注入到了caster的身体里。

    随着一股股魔力的乱流接连涌入caster的身体,caster身上的魔力气息越来越暴戾了起来。

    那些魔力,全部都是从冬木市的居民身上吸取而来的吧?

    “我就不相信,即使是能够将柳洞寺都给烧尽的魔术,你也能完全无效化!”

    在那尖锐的声音中,caster的手中豁然出现了一把法杖。

    “咻————!”

    然而,就在caster准备使出能将柳洞寺都给烧尽的魔术时,一根通体缭绕着火焰般的魔力的箭矢从空间中一闪而过,似一道流星一样,划破长空,射向了caster。

    “噗嗤————!”

    流星般的箭矢直接洞穿了caster的身体,从caster心脏部位的后背上,透体而出了。

    caster的表情、动作与身上那庞大的魔力通通都滞住了。

    僵硬的转过头,caster看向了那箭矢疾射而来的方向。

    在那里,单膝跪在地面上的archer嘴角挂着血迹,手中握着一张弓,苍白着脸,扯起了一个冷笑。

    “这是给你的回礼,魔女…”

    因为caster的算计而被lancer狙击,差点死掉的archer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里,报上了一箭之仇了。

    “archer————!”

    于一声极不甘心的叫声中,caster的身体渐渐的消散,最终,步上了assassin的后路。

    看着caster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原地,靠着山门的柱子倒下的葛木宗一郎闭上了眼睛。

    caster,退场。(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入侵型月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