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6 被污染了?不是一个好东西?

    (十分感谢‘雨辰泪’、‘源者无敌’、‘歌颂誓约’、‘我原来很纯洁’的打赏!)

    所谓的平行世界,其实,就是指相同却又在某些地方有所出入的一个个世界。【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就像镜子的两面一样,一个个的平行世界有如互相照镜子一般,以仿佛位于不同的平行线上似的,只会互相照面,却不会互相交集的方式存在着。

    不同的地方便在于,如果是一般的照镜子的话,那镜子的内外都会是一致的。

    而平行世界却会在某些地方有所出入。

    比如,archer这样的例子便是其中一个。

    生前明明存在于这个时代,可在这个时代里却没有生前的archer的存在。

    那么,只能说明,archer生前并不是存在于这个世界里的这个时代的,而是存在于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这个时代里,经过漫长的时间流逝以后,成就伟业,升华为英灵。

    “这个世界里没有我的存在已经是基本可以确定的事情了,至少,我没有找到这个世界里的我。”archer的声音中即有一丝复杂,又有一丝解脱。

    “这,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好事?”远坂凛几乎是下意识的询问。

    “为什么?”

    “哪有什么为什么啊?”archer嘲讽般说道。

    “不管是谁都多多少少的会对过去的自己有感到不满的地方,只可惜,不管是哪个世界都没有后悔药这种神物,而我,只是这份不满比较大,大到觉得自己不存在了反而是一件好事而已。”

    诺亚当即沉默了。

    先不说archer的话到底是对是错。

    诺亚是觉得,不管在哪个世界,有着不堪回首的过去的人,确实蛮多的。

    眼前这个职阶为archer的servant显然也是其中之一。

    远坂凛直视着archer,好像企图看穿archer的内心一样。咬了咬嘴唇。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呢?”

    “又是为什么吗?”archer的表情中透露出了一丝无奈。

    “我只是觉得,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说了而已。”

    本来就弥漫在远坂凛心中的一丝丝不好的预感顿时壮大了起来,让得她咬着嘴唇的力度越来越大了。

    见状。archer叹息了一声,终于是松开一直捂着自己胸口的手。

    当archer松开了一直捂着胸口的手,让自己的胸口印入诺亚和远坂凛的眼帘时,诺亚和远坂凛的反应各不相同。

    诺亚是仿佛早有预料一样,闭上了眼睛。

    远坂凛则是微微睁大了自己的眼睛。随即,沉默了。

    在archer的胸口上,心脏的部位,有着一个孔。

    一个向外渗透着大量的鲜血,染红了archer的衣服的孔。

    “如你所见。”archer露出了一个极为勉强的笑容。

    “在被lancer袭击的时候,一开始,我的心脏就被那把必杀的魔枪给夺走,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不祥的预感彻底的应验。

    远坂凛死死的咬着牙,神色间充满了不甘心。

    没办法不甘心。

    archer的心脏已经被洞穿,如果不是因为本身是灵体。而且一直强撑着,只怕,早就已经消失了。

    而archer一退场,也就意味着,远坂凛将失去master的身份。

    当然,远坂凛还剩下一个令咒,若是能够再找到一个servant进行契约的话,那还能继续以master的身份参加圣杯战争。

    可是,失去自己召唤出来的servant,对于远坂凛来说。已经算是输了一次了。

    对于将胜利当做使命的这个少女来说,这个事实有多么难受,可想而知。

    至于对archer即将消失的悲伤,远坂凛倒是没有那么的浓郁。

    毕竟。servant的消失并不意味着消逝。

    本来,圣杯战争里的servant便只是身于世界外侧的英灵们的分身而已。

    archer在这里消失,只是回到本来存在着的英灵之座,并不是真的死去。

    “对不起,archer。”远坂凛有些虚弱的笑着。

    “如果不是我让你进行远程支援,而是让你跟我们一起过来的话。你就不会被lancer袭击,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里退场,我就是这样,总是在最关键的地方出差错,你想怨恨的话就怨恨我吧。”

    “你想太多了,凛,我没有任何理由怨恨你。”archer摇了摇头。

    “我并没有想要实现的愿望,所以,对圣杯也没有多么的执着,只是因为你想战斗,所以我才战斗的,不会怨恨任何人。”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我希望你们牢牢记好。”archer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

    “你们需要小心了,那个圣杯可能不是一个好东西。”

    archer突如其来的话语直接是令得诺亚和远坂凛都面露讶异之色了。

    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啊?

    “我说过,我生前也是这个时代里的人。”在诺亚与远坂凛讶异的表情下,archer一字一句的说道。

    “其实,在生前,我也以master的身份参加过圣杯战争,并且,一度差点夺得了圣杯。”

    诺亚与远坂凛顿时对视了一眼。

    “一度夺得圣杯?”诺亚反问出声。

    “也就是说,最终,你还是没有得到圣杯囖?”

    “不是没有得到,而是我放弃了。”说到这个程度上,archer也不再卖关子了。

    “你们知道这场名为圣杯战争的仪式的运行原理是什么吗?”

    诺亚与远坂凛同时点下了头。

    众所周知,冬木市的地底下有着灵脉。

    而所谓的灵脉,其实,也可以称为地脉,是连接着堪称无限的魔力的源头,流动有极其庞大的魔力的地形。

    曾经的三咲市是如此。

    这里的冬木市也是如此。

    存在于冬木市的圣杯战争便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

    远坂、间桐与爱因兹贝伦三个魔术家系在冬木市的土地上构筑有一个大规模的魔法阵。

    这个大规模的魔法阵有着从冬木市的地脉中汲取魔力,并存储它的机能。

    以储存在这个大规模的魔法阵里的魔力为源头,大约每过六十年,冬木市的地脉中的魔力便会积累到足以支撑圣杯战争展开的量,掀开圣杯战争的序幕。

    召唤servant所需的大部分魔力,便是由它进行提供的。

    所以,这个大规模的魔法阵也被称为大圣杯。

    选出master的候补,赋予候补master圣痕,并与世界外侧的英灵之座进行接触,让master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进行本来应该艰难无比的英灵召唤的,都是这个大圣杯的功能。

    而除了大圣杯以外,还有一个小圣杯。

    那,就是真正的圣杯。

    这个小圣杯据说是由爱因兹贝伦家负责制作的。

    因为盖亚和阿赖耶灌输过来的知识,诺亚记得,那个小圣杯是一个负责将在圣杯战争中死去的六名servant的灵魂给收集起来,利用他们回归世界外侧时的力量将世界穿孔,并以大圣杯中积累的庞大魔力来固定这个孔,从而制造出前往世界之外的门,达到抵达根源的目的的容器。

    这,就是圣杯战争的真面目。

    在此目的之下,实现任何的愿望这一功能,只不过是附带的。

    因此,在六名servant的灵魂还没有储存进小圣杯里以前,这个由爱因兹贝伦制作出来的圣杯是没有实现愿望,打开通往根源的道路的力量的。

    好像陷入了什么糟糕的回忆一样,archer的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里有没有发生一样的事情,可我还是要说,那个圣杯很有可能已经被污染了!”(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