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 退场,真正留下来的话

    (十分感谢‘mr.天宇’的1888打赏!以及‘无风皓天’、‘世界的终焉之曲’打赏!)

    “污染?”

    有那么一瞬间,诺亚与远坂凛差点没有对archer的话产生反应。【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特别是远坂凛,更是直接懵在了那里。

    诺亚姑且还有从盖亚和阿赖耶那里得到的关于圣杯战争的知识,知道圣杯战争的真正面目与目的,远坂凛却是对圣杯战争的真正面貌和目的一概不知。

    冬木市里的大圣杯每隔六十年便会从地脉中累积到足够发动仪式的魔力。

    而至今,圣杯战争已经举行了整整五届以上。

    即是说,这一次的圣杯战争恰恰就是第五次的圣杯战争。

    在此之前,前四届的圣杯战争都以各种各样的问题宣告失败,最终导致没有任何一个人得到圣杯。

    其中,第四次的圣杯战争则是发生在十年前。

    本来,经过一次圣杯战争的仪式以后,若是想再一次的进行仪式的话,那必须等上六十年左右的时间来累积魔力才行。

    可由于第四次的圣杯战争并没有进行到能够将大圣杯内累积的魔力给通通使用掉的程度,所以,这一次才只经过了十年的积累便累积到了足够的魔力,让圣杯战争提前打响。

    就在十年前,远坂家的上一代家主,即远坂凛的父亲参加了那一次的圣杯战争,结果却极为仓促的死去,致使远坂凛根本没有得到正确的圣杯战争的认知。

    远坂凛只是从教会的监督者那里得知了圣杯战争的基本知识而已。

    对于archer口中的圣杯战争的运行原理,远坂凛还以为是指七名master和七名servant必须分出胜负,然后,圣杯才会降临这件事情。

    远坂凛却是不知道,所谓的圣杯,其实。爱因兹贝伦家早已准备好了,欠缺的只是用来驱动圣杯的力量和能力,即六名servant的灵魂。

    只有在填充了六名servant的灵魂以后,圣杯才能真正成型。

    这些。远坂凛一概不知。

    看到远坂凛那一头雾水的模样,archer刚想解释,可身体却突然弥漫起了一股灵气般的雾,让得他的身体逐渐变得虚幻了起来。

    “archer!”远坂凛惊呼出声。

    “看来,没有多少时间进行明确的解释了。”archer捂着被洞穿的心脏。咬了咬牙,望向了诺亚。

    “凛那边暂且不说,你好像对圣杯战争的真正运行原理有所了解,所以,我就直接说了,就像字眼上说的一样,圣杯可能被污染了,至少,我生前参加的圣杯战争就是这样的。”

    “为什么?”诺亚也不浪费时间,直接询问。

    “为什么圣杯会被污染?”

    “那是在第三次圣杯战争发生的事情了。”archer竭力的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以最简洁的方式进行说明。

    “在那一次的圣杯战争中。不擅长战斗魔术的爱因兹贝伦家为了获得胜利,借用了异国的经典作为触媒,召唤出了有别于圣杯战争的七个职阶以外的第八个职阶的从者————avenger。”

    “第八个职阶的从者?”诺亚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avenger?复仇者?”远坂凛也因为这个不祥的职阶而下意识的握紧了手。

    “不用怀疑,那就是一个不祥的职阶。”archer无力的一笑。

    “那个从者可不是什么英雄,而是由此世绝对之恶、人世间所有的恶的总合、最古老的邪恶等等名为恶的所有概念集合起来而产生的存在,与其说是英灵,倒不如说是跟两大抑制力一样,由概念本身形成的意识体,若是说,盖亚是星球的意识。阿赖耶是人类的意识,那他就是此世全部之恶的意识了。”

    “与…与抑制力一样的存在?”远坂凛已经是完全愕然了,连诺亚一张脸都往下沉去,心中一阵暗惊。

    有那样的家伙存在于圣杯战争之中?

    那盖亚跟阿赖耶怎么一点都没有提及啊?

    “别那么惊讶。只是存在的形式差不多而已,那种集结了世间所有的恶的集合体说穿了就是一种诅咒,虽然一般的诅咒跟它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但也不可能真的与两大抑制力相提并论。”archer失笑了。

    “若是那个此世之恶真的能够与抑制力同等的话,别说是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真品的圣杯了,就是将所有的圣杯乃至那个真品都给加进来。也不可能召唤得出抑制力那种存在的。”

    听到这里,诺亚与远坂凛才均都同时松了一口气。

    如果真的在这里牵扯出了跟抑制力同等的存在的话,那别说远坂凛了,就是全力全开的诺亚都不敢说自己应付得了。

    “诅咒…污染…”

    冷静下来的诺亚沉吟了一会,心中突然一动。

    “难道…”

    “察觉到了吗?”archer将目光投至诺亚的身上,苦笑出声。

    “没错,虽然是被称为此世之恶的存在,但他即不是英雄,也没有在什么神话传说中留下任何的丰功伟业,自然也就没有一个英灵该有的强度,非常弱,几乎是被召唤出来没有多久就被击杀了。”

    后面的发展,不用archer进行说明,诺亚也能猜到了。

    战败的avenger的灵魂因为小圣杯的功能而被吸收,因为连灵魂本身都是绝对的恶的关系,致使圣杯受到污染,成为了彰显恶性力量的存在。

    理解到这一点,诺亚深吸了一口气。

    “被污染的圣杯会变成什么样?”

    闻言,archer径直的望着诺亚,一字一句的说道。

    “会成为盛满诅咒的容器,一旦被召唤出来,人类绝对无法承受的诅咒便会从中流出,咒杀每一个人类,直至诅咒充满全世界,杀光全人类为止!”

    远坂凛虽然不明白个中原理,可还不至于连archer的这句话都听不懂,让得她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即使是诺亚,也不禁咋舌了。

    没有想到,参加一个被盖亚和阿赖耶称之为娱乐的仪式,居然牵扯出了全人类的生死存亡。

    “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也是一样的情况,可我生前参加的圣杯战争就是一个这样的存在,所以,我放弃了圣杯。”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archer的声音竟也是开始变得虚幻了起来。

    这时,诺亚与远坂凛才发现。

    archer的身体,已经是几近消失了。

    “archer…”远坂凛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说点什么,可最后却选择了停下,闭上眼睛,一会以后才睁开,脸上挂上了一如既往华丽的笑容。

    “不管那个圣杯到底有没有被污染,我所做的事情都不会改变,我就是为了胜利才参加这场仪式的,所以,archer,就算你在这里退场,我也不会乖乖认输的,我会连你的份,得到胜利!”

    “是吗?”archer顿时笑了,笑得极为柔和。

    “那还真是可靠呢…”

    留下这句话,archer那越来越虚幻的身体终于是缓缓的开始消散。

    直到最后,彻底的消失在了原地。

    archer,退场。

    远坂凛怔怔的望着自己的servant消失的位置,久久没有言语。

    诺亚则是转过身,看向了石阶梯上方的山门后面的柳洞寺,再抬起头,望着天空。

    远坂凛或许没有听到。

    但是,诺亚却是确确实实的听到了。

    在archer回归英灵之座的时候,一句话,钻进了诺亚的耳中。

    “如果想找到lancer的话,那就去教会看看吧…”

    这,才是archer最后真正留下来的话。

    当下,诺亚的眼中闪起了若有所思的光芒了。

    “教会…吗…”(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