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0 不想死的话,就尽量挣扎吧…

    (十分感谢‘源者无敌’、‘雨辰泪’、‘pokémon’、‘无言的团子’的打赏!)

    深夜里的礼拜堂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圣洁感,反而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在这样一个阴森森的礼拜堂里,最前方,捧着一本书籍的神父就像完全没有察觉到诺亚的到来一样,依旧低着头,似乎正在默念圣经的经文,至少,看上去相当的虔诚。

    只是,阴森森的礼拜堂里,高大的神父默不作声的默念经文的一幕,怎么看怎么诡异。

    相信,若是换了一个胆子小一点的人看到这一幕的话,绝对会下意识的产生掉头就走的想法吧?

    诺亚却是不但没有掉头就走,反而推开门,没有丝毫掩饰的走进礼拜堂里,每一个脚步都会激起清晰的脚步声,堂堂正正,没有一点一滴的鬼鬼祟祟,让整个礼拜堂里多出了一丝丝的生气。

    但是,诺亚却没有直接走向那神父,而是在前进了一段距离以后,停了下来,不再有所动作了。

    “……”

    难以言喻的沉默在整个礼拜堂里弥漫着。

    信神者与来访者均都没有在第一时间里出声,只是一直维持着眼前的一幕,让气氛变得相当的诡异。

    虽然只是第一次的见面,彼此也没有很明显的敌意摆放到了台面上,可眼前这一幕,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场交锋已经在暗地里进行了起来一样,剑拔弩张的,极具紧张感。

    谁先打破沉默,谁就落得下风。

    就是这样的一股氛围而已。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以后,这第一轮的交锋,以神父方面的认输而落下了。

    “神圣的教堂从来不会拒绝任何一个来访者。”

    一个低沉中带着些许阴沉的声音从神父的身上响起。

    “只不过,你似乎没有什么理由在这个时候来进行拜访吧?rider的master?”

    声音落下的瞬间里,神父便将手中的圣经给搁下,转过身。对上了诺亚的视线。

    圣杯战争的监督者————言峰绮礼。

    此时,这个被远坂凛称为假神父的男人抬着一对根本不算友善,就像是看着什么无关紧要的东西一样的眼眸,注视着诺亚。脸上则是浮现了一个勘破一切似的笑容。

    “会来到这里的master,一般,不是来寻求帮助的,就是来寻求庇护的,rider的master。你的来意又是什么呢?”

    直截了当。

    没有一丝一毫的拐弯抹角。

    名为言峰绮礼的神父就这样直接进入了正题,根本不像是一个圣职者,让人不禁会产生一丝丝的反感。

    当下,诺亚也不甘示弱的撇嘴一笑,直言不讳的开口。

    “啊,我有一些事情想要确认一下,所以就来了。”

    “是吗?”言峰绮礼将手背负在身后,闭上了眼睛,那副姿态,与其说是神父。还不如说是哪里的战斗要员。

    “替master解除跟圣杯战争有关的疑惑也是身为监督者的我的职责,你的要求,我倒是也不好拒绝。”

    说得好像是基于工作才无法拒绝,而不是真心想要替诺亚解惑一样,言峰绮礼说道。

    “那么,你有什么想要确认的事情呢?”

    “我想要确认的事情非常的简单。”诺亚凝视着言峰绮礼,耸了耸肩。

    “请问神父,只要是有魔术方面的资质的话,那无论是谁都能成为master,对吧?”

    “你这个问题。有一个误区。”言峰绮礼不紧不慢的开口。

    “应该说,只要是有魔术方面的资质的人,那无论是谁,都有可能被圣杯给选中。从而成为master才对。”

    “确实。”诺亚慢慢的点了点头。

    “那么,也包括会使用魔术的监督者吗?”

    言峰绮礼睁开了眼睛,目光投向了诺亚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居然也是一笑。

    “很遗憾,不管是那一届的圣杯战争,都没有监督者被圣杯给选中的先例。包括这一届。”

    “你这个回答,也有一个误区喔。”诺亚眼眸一闪。

    “没有被选中是一回事,能不能成为master又是一回事,剥夺master的令咒,从而抢的master的身份和权利的先例,在往届的圣杯战争中,应该要多少有多少吧?”

    全场,蓦然一静。

    言峰绮礼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一张刚毅的脸庞无喜无悲,直视着诺亚。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呢?”

    “我可不认为你是一个笨蛋,神父大人。”诺亚抱起胳膊,目光中带上了些许的迫力。

    “作为上一届的圣杯战争的其中一个master,又是这一届的圣杯战争的监督者,我可不认为你会对圣杯战争的规则那么不了解。”

    “……简而言之,你就是想说,我是不是从别的master那里夺得了令咒,介入到这一届的圣杯战争中,破坏了规则吧?”言峰绮礼淡淡的说道。

    “既然你会这么说,那就证明你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的真伪,对吧?”

    “怎么会呢?”诺亚状似无奈的摊了摊手。

    “如果我有确切的证据的话,那就不是一个人跑来这里确认,而是准备好让saber跟rider一起袭击这里,再让远坂凛来好好看看自己的监督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了。”

    “哦?”言峰绮礼蓦然一笑。

    “也就是说,你什么都没有准备便跑到我这里来质问了?”

    “没错。”诺亚落落大方的承认,甚至还好心般给出建议。

    “所以,若是有哪个想要破坏规则,介入到圣杯战争中的监督者想要拿下我的话,这个时候出手是最好的。”

    “你不用挑衅我,rider的master。”言峰绮礼有如面对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小孩子一样,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管怎么样,我都没有在这里杀害你的想法,如果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的话,那还请离开吧。”

    说完,言峰绮礼便转过身,正打算重新去拿被自己搁在台面上的圣经时,身体顿时浑然一滞,猛的侧了过去。

    “呼————!”

    同一时间里,携带着呼啸的风声的拳头骤然从言峰绮礼的背后一轰而来,直接落在了空处。

    侧过身去,躲开了这一拳的言峰绮礼啧了一下嘴,望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跟前,保持着挥拳的姿势的诺亚。

    “居然对监督者出手!你不正常了吗?rider的master!”

    “你说错了,就是因为太过于正常了,我才会那么容易被情绪给影响。”诺亚收回了拳头,转过身,看着言峰绮礼,冷冷的一笑。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违反了规则,更不确定你就是lancer的master,可是,很不巧的,我对神父的感官非常的不好,以前遇到的神父要么是杀人鬼,要么是神经病,对于你这个一点神父的样子都没有,还全身都是邪气的家伙,我想,用这样的方式,应该才是最容易确认我想确认的事情的。”

    说完,诺亚就像是在讽刺自己的意气用事一样,浑身暴涌起了狂躁的气息。

    那气息之中,还携带了一丝丝的杀气。

    “不想死的话,就尽量挣扎吧…”

    然而,诺亚的直接出手,就像是剥落了言峰绮礼脸上那没有人能够看到的假面一角一样,让言峰绮礼那刚毅的脸庞上出现了一丝狞笑。

    “原来如此,不愧是能够正面与servant进行交锋的master,对自己的推测充满了自信,那就不需要再拐弯抹角的,很有魔术师的风范,诺亚?朵勒阿。”

    “已经充分的收集到了我的情报了吗?”诺亚对着言峰绮礼的方向,伸出了一只手掌。

    “那就让我也看看,你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本事吧。”

    话落的瞬间里,绚丽的魔法阵从诺亚的手掌前方,旋转而出。

    光,照亮了礼拜堂。(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