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3 你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吧!

    (十分感谢‘小米呈请’、‘灵亲之声’、‘伪丿奢华’、‘诸葛亦’的打赏!)

    “呐,还是别追了,在这里陪我玩玩怎么样啊?”

    在这样一个即有些悠闲,又极为吊儿郎当的声音中,诺亚停下了打算迈出去的脚步,望着逐渐逃离的言峰绮礼,咋了咋舌,锐利的目光投至了lancer身上。【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哈?”将诺亚那锐利的眼神给全部承受下来的lancer不但没有半点的退却,反而有些振奋般出声。

    “挺不错的眼神嘛,这个时代里的人居然也有人有着这样的眼神,真是让人热血沸腾。”

    看到lancer的眼神与表情都带上浓郁的战意,诺亚便大致了解lancer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了。

    “战斗狂吗?最讨厌这种难缠的家伙了!”诺亚直视着lancer,直接发出宣言。

    “无论如何你也要阻挡我吗?lancer。”

    “抱歉了,小子。”lancer紧握手中的魔枪,状似无奈的摊着一只手。

    “就算是那样的家伙,他姑且也算是我的master,失去了他,我也没有办法再继续存在下去了,所以,你还是在这里陪陪我吧。”

    “是吗?”诺亚微微闭了一下眼睛,紧接着猛然睁开。

    “那就让我也给你准备一个够份量的对手吧!”

    话落,诺亚举起了一只手,将手背对向了lancer的方向。

    见状,lancer一惊。

    “难道,你打算…”

    没有给lancer反应的机会,诺亚将手高举过头,高声咏唱。

    “过来吧!rider!”

    这样的一句话语,直接化为了最为纯粹的命令,响彻在了教会的夜空底下。

    “铮————!”

    在诺亚的手背上,那被两条蛇给环绕着的剑型印记的令咒陡然一亮。带起了浓郁的红光。

    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这一个令咒上的其中一条蛇便突然淡化,逐渐的变得模糊不清了起来。

    而这个变得模糊不清的令咒直接是化为了一股庞大的魔力,涟漪般回荡向了周围。让诺亚周围的空间陡然虚幻了起来。

    “嗡————!”

    随即,刺眼的强光从虚幻而起的空间中暴涨而起。

    一道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了其中。

    手握尖刺般的锁链短剑的rider抬起了戴着眼罩的硕首,背对着诺亚,望着对面的lancer。身上徘徊起了浓郁的魔力波动。

    “rider的servant,遵循召唤而来。”

    仿佛没有看见lancer一样,rider转过身,望向了诺亚。

    “master,请下指示。”

    “指示吗?”诺亚淡然一笑。

    “没有什么指示,rider,这一次,随你喜欢,你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吧!”

    闻言,rider那握着锁链短剑的手一个用力。平时没有表情的脸上浮现了一个艳丽的笑容。

    “明白了,master。”

    几乎是在得到rider的回应的瞬间里,诺亚一个伏身,有如一头猎豹一样,朝着言峰绮礼逃离的方向,豁然追击而去。

    “给我停下吧!小子!”

    lancer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诺亚去追言峰绮礼,一个转身,可还没有来得及出手,来自背后的劲风声响便让得他面色微微一变,连忙侧过身体。

    “咻————!”

    尖锐的破风声响中。连接着锁链的尖刺般的短剑擦着lancer那刚好闪避而过的侧身,似洞穿了空间的箭矢一样,一个疾射,落在空处。

    然而。与此同时,一个气息便是骤然靠近了lancer,闪至lancer的背后。

    “锵————!”

    清脆的交击声响和迸裂的火花在空气中一震而起。

    那是红色的魔枪与锁链短剑狠狠的交击在一起所引起的动静。

    魔枪的枪身和尖刺般的短剑的剑身不断的互相摩擦,激起强烈的火花。

    在这样的情况下,rider抬起头,虽然眼睛的部位戴着护罩。可当lancer与那理应不存在的视线对上时,心中顿时涌起了一阵寒气。

    然后,rider便笑了,笑得如带刺的玫瑰一样,饱含危险。

    “来厮杀吧,lancer…”

    闻言,lancer也笑了,笑得颇为狰狞。

    “也好,我等这一天也等了很久了!”

    狂暴的魔力从两个servant的身上升腾而起,让现场的紧张感一下子被点爆。

    “铛————!”

    旋即,响亮的钢铁交击声回荡在了空气中,久久没有平息。

    ……

    “嗖————!”

    另一边,让rider负责拖住lancer的诺亚化为了一道残影,在月色下闪掠而过,有如鬼魅一般,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一片树林里。

    在诺亚的感应能力的笼罩范围内,言峰绮礼的气息还在其中。

    或许是因为受了伤的关系,所以,言峰绮礼才没有能够及时逃出诺亚的感应能力的笼罩范围内吧?

    而这也是言峰绮礼最不好运的地方,注定了今天晚上对他来说,将会是一个最为难忘且难受的夜晚。

    遵循着那残留在感应能力的笼罩范围中的一丝气息,诺亚不断的穿梭在繁盛的树林中,身形极为灵敏的越过那一棵棵的树木,以只能看到一道残影的速度,朝着一个方向,疾走而去。

    “咻————!”

    就在诺亚差不多快追上前方的气息时,一把把锋利似匕首,又似短剑一样的武器从前方猛然激射而来,划破空气,于一声整整齐齐的尖锐破空声响中,对着闪掠而来的诺亚的身上精准的一刺而去。

    那是言峰绮礼在刚刚对战诺亚的时候使用过一次的能够从匕首一样的柄部中弹出刃身来的武器。

    据说,这种武器,一般情况下只有圣堂教会的人才会使用,是名为黑键的武器。

    以剑来说,这种武器的精炼度其实不太够,锋利度也不及一般的剑。

    可就长度来说,这算是一种非常适合用于投掷的武器。

    而且,这种武器还具备有对灵体有着奇效的作用,剑身则是由魔力编织而成的,只要有柄的部分,那就能随时带在身上,打算使用的时候再取出来,弹出由魔力编织而成的剑身,运用在战斗中,算是一种非常方便又有着奇效的武器。

    若是使用这种武器来对付servant的话,只要能够击中,那也能带来伤害吧?

    只可惜,诺亚不是什么灵体。

    对于诺亚来说,言峰绮礼的黑键,跟一般的匕首、短剑没有什么区别。

    “蓬————!”

    当下,从诺亚的身上,一阵暴风般狂暴且浓郁的魔力一震而开,似一阵冲击波一样,吹向了四周。

    “铛铛铛铛铛————!”

    那暴射而来的一把把黑键直接是被从诺亚的身上暴涨而起的魔力风浪给震开,宛若落在一面钢铁铸成的护盾上一样,一一被磕飞。

    由此便可以看出,以威力而言,这些黑键确实有些不足。

    而这些黑键的出现,也相当于告诉了诺亚。

    言峰绮礼,就在前面。

    携带着浓郁的魔力气浪,诺亚眼中闪过一抹厉芒,一个旋身,一脚狠狠的蹬在了一棵树的树干上,整个人都化为了一根箭矢一样,疾射而出,闪掠向前方。

    没过多久,前方的视野中,一个穿着神父的装束,捂着胸口,正在狼狈的逃窜的身影便印入了诺亚的眼帘。

    “————!”

    似乎是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言峰绮礼使劲的转过身。

    可是,在言峰绮礼的背后,却是连一道人影都没有。

    这个结果,不但没有让言峰绮礼有丝毫的放心,反而面露惊色,猛然转身,看向了自己逃亡的方向的前方。

    在那里,一道身影,悄然落地。

    言峰绮礼的面色深深的往下沉去了。

    直觉告诉言峰绮礼。

    今天,真的是在所难逃了。

    “逃?”诺亚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

    “逃得了吗?冒牌神父!”(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