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6 在推卸责任的愿望?

    (十分感谢‘世界的终焉之曲’、‘无风皓天’、‘弯弯来的书友’的打赏!)

    saber的话,让诺亚真的开始意外了起来。【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聊聊?

    跟自己?

    诺亚跟saber的关系可没有好到能够在私底下被倾诉的程度。

    诺亚跟saber的关系,充其量,就是有些合作性质的共同战线而已。

    即算不上同伴,更算不上朋友,只是因为间桐樱的关系愣是走到了一起,并共同行动的程度。

    在这样的情况下,saber会主动在私底下提出与自己聊聊,诺亚倒是挺意外的。

    当然,意外归意外,可诺亚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我倒是没有关系,可你那边没问题了吗?”

    经由伊莉雅之手,saber从白天的时候便开始着手与远坂凛和间桐樱两人共同签订契约。

    现在,难道已经完成了?

    “伊莉雅斯菲尔在魔术的造诣上确实相当惊人。”saber直接给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已经确实的从凛那里得到了魔力的提供了。”

    闻言,诺亚也没有多问,直接开启了master的特权,查看起saber的能力值。

    ……

    职阶:saber

    御主:间桐樱(召唤)、远坂凛(实际供魔者)

    真名: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属性:秩序?善

    能力值————

    筋力:a

    耐久:b

    敏捷:a

    魔力:a

    幸运:a

    宝具:a++

    ……

    顿时,一个颇为可观的能力值数值化作数据,流入了诺亚的脑海,让诺亚清楚的知道了saber现在到底是什么状态了。

    如今的saber虽然还不及有了诺亚进行魔力的补充以后的阿瓦隆(avalon)提供魔力时的强度,但差距也是微乎其微。

    以这个状态,saber的战斗力就能百分百的发挥出来了。

    在诺亚的注视下,saber缓缓的走进了房间里,同样来到了窗边,但却没有看向诺亚,而是看向了窗外的夜空。

    “其实。自从知道阿瓦隆(avalon)认你为主以后,我一直都很好奇,你是怎么成为阿瓦隆(avalon)的主人的呢?”

    从saber的话中可以听出,saber确实相当的在意这个问题。

    诺亚没有在第一时间里回答。而是与saber一样,同样望向了外面的夜空,仿佛回想起得到阿瓦隆(avalon)的那一天的情景一样,淡淡的说道。

    “跟你一样。”

    “一样?”saber用疑问句的口吻复述了一遍。

    “什么意思啊?”

    “你不是从湖之精灵那里得到的圣剑与剑鞘吗?”诺亚即没有隐瞒,也没有直说的道出了这么一个极为深奥的回应。

    “跟你一样。我也是从别人那里得到阿瓦隆(avalon)的。”

    这样的一个回答,应该多多少少有敷衍的成份在里面吧?

    可就像诺亚所说的一样,saber也是从湖之精灵那里得到了圣剑与阿瓦隆(avalon)的。

    所以,saber比谁都明白这个回答其实已经足够了。

    “是吗?”saber那望着夜空的眼眸变得温柔了起来。

    “你也得到了别人的祝福呢…”

    祝福。

    的确是祝福。

    因为,名为阿瓦隆(avalon)的宝具拥有的就是极端的守护之力。

    有人将这样的一个宝具赠送出去,那除了发自内心的希望对方能够得到守护以外,还有什么样的理由呢?

    因此,曾经同样得到了湖之精灵的祝福的saber能够明白这句话的份量。

    只可惜,跟诺亚一样,saber也同样曾经弄丢了这个代表着守护与祝福的剑鞘。

    不同的是。弄丢了剑鞘的诺亚因为机缘巧合而拯救了间桐樱,并重新寻回了这个剑鞘。

    而saber,却是因为剑鞘的丢失,失去了守护的力量,沦落到悲惨身亡的下场。

    “既然重新找回来了,那就千万别再弄丢了。”saber的语气变得相当的遥远,这番话,也是犹如刻苦铭心一样的强烈。

    “下一次,可能就没有这么容易找回来了。”

    闻言,诺亚没有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会以后,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呐,saber,你会回应小樱的召唤。参加圣杯战争的理由是什么呢?”

    saber顿时也沉默了,让现场的氛围一下子变得颇为沉重了起来。

    良久以后,saber以坚毅的口吻,说出了一个答案。

    “我希望能够得到圣杯。”

    saber,竟是给出了一个最大众化的理由。

    “得到圣杯?”诺亚疑惑出声。

    “也就是说,你有什么想通过圣杯去实现的愿望吗?”

    “是的。”saber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我希望圣杯能够将一切重来。”

    saber的这句话。让诺亚的脑海中闪过关于骑士王这一位传奇人物的一生。

    名为阿尔托莉雅的骑士王在还没有成为王者以前,是不列颠的国王,尤瑟王的孩子。

    虽然是王的后代,但阿尔托莉雅却是一个女孩,注定无法继承王位。

    只不过,在尤瑟王去世以后,不列颠的骑士们希望通过有名的选王之剑————石中剑来选任新国王。

    在这样的情况下,隐藏了真实性别的阿尔托莉雅在众目睽睽之下,义无反顾的拔出了那柄插在石头上的选王之剑,从此,成为了不列颠的王者。

    继承了王位以后,阿尔托莉雅建立了无数的功勋,十年间连续获得十二场重大战役的胜利 ,使不列颠变得空前的强大。

    可是,在这期间,因为一场违反了骑士道的决斗,阿尔托莉雅的石中剑断裂了,彻底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阿尔托莉雅来到了圣湖,得到了湖中精灵赠送的圣剑与剑鞘,也在后来,不慎将剑鞘丢失。

    以剑鞘的丢失为契机,空前强大的大不列颠开始走向了灭亡。

    就在阿尔托莉雅带兵远征时,大不列颠内部的骑士趁机带兵叛乱。

    于这场叛乱的战争中,阿尔托莉雅受到了重伤倒下。

    这,就是导致大不列颠灭亡的战役————剑栏之战。

    骑士王的传奇,便是在这里,宣告了结束。

    “我无法阻止王国的覆灭,是一名不称职的王。”

    宛若将那已经结束的传奇给重新掀起一样,saber闭上了眼睛,声音传入了诺亚的耳中。

    “如果得到了圣杯的话,我希望圣杯能够实现我的愿望,阻止当初的我拔出石中剑,成为王者,我不应该成为王,那个时候拔出剑的人,不该是我,而是其他人才对。”

    话音一落,现场顿时弥漫起了一股极为压抑的气氛。

    诺亚的眉头已经是深深的皱了起来了。

    “换言之,你打算推卸责任,对吧?”

    “推卸责任?”saber反应了过来,同样皱起了眉头,看向了诺亚了。

    “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诺亚松开了紧皱着的眉头,叹气了。

    “不好意思,我大概没有办法理解你的愿望。”

    “……”saber的柳眉一竖,紧紧的望向了诺亚了。

    “让我听听你的理由吧。”

    “从古至今,就没有哪一个国家是能够恒古长存的吧?”诺亚对上了saber的视线。

    “盛极必衰,衰极必灭,这可以说是自然法则的根本,作为一个国家的王者,在承担起建功立业的荣耀的同时,灭国的罪责自然也得承担下来,就像人生需要背负责任一样,你生前得到了足以让全世界都颤抖的荣耀,也明明有在以一名骑士、一名王者而感到自豪,却只是选择了荣耀,而不背负起罪孽,这不是推卸责任是什么?”

    诺亚短短的一番话,有如一道晴天霹雳一样,震得saber一对美丽的眼眸睁至最大,怔怔的望着诺亚,半天都没有能够回过神来。(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