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1 没有好到能够做到那种地步的程度?

    (全订的友友们可以领一个大神之光哈~~~)

    (十分感谢‘我不会起名字啊’、‘pokemon’、‘戰血’、‘ywueric’、‘仙域来客’的打赏!)

    “呼————!”

    呼啸的山风以凌厉之势,狠狠的吹袭过那高度不小的圆藏山,让位于圆藏山山顶的柳洞寺添加了一股阴森森的氛围,足以让任何一个人都胆怯身退,不敢靠近。【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然而,在山门的石阶梯上,一行三个人却顶着那呼啸而过的山风,没有一丝一毫迟疑的爬上石阶梯,来到了山门前。

    上一次来到圆藏山柳洞寺,还不过是两、三天前的事情而已。

    那一次,在这里,诺亚一行人迎战两名servant,经历了一番苦战,最终,才将敌方给全部解决。

    也就是在那一次,吉尔伽美什初步露出了自己的獠牙,让整个圣杯战争完全变质了。

    这一次,诺亚一行人再度来到圆藏山柳洞寺,便是要将一切都引向终点。

    还没过山门,进入柳洞寺里,诺亚、远坂凛与saber三人便感觉到◇了一个如猛兽般狂野的气息。

    “嗡————!”

    几乎是在那气息出现的瞬间里,rider在一阵雾气中闪现,解除了灵体化状态,进入到实体状态中,手握锁链短剑,守在诺亚的身后。

    一行三人,变成了一行四人。

    但是,目的地。依旧没有改变。

    遥望着那有如藏有一只恐怖的凶兽一样的柳洞寺,诺亚的面色始终不变。只有远坂凛、saber和rider三人表现稍显凝重。

    “那就是吉尔伽美什的气息吗?”saber紧握手中一出场便解除了隐形状态的圣剑,很是郑重的开口。

    “虽然不是很强。但那气息有股危险的味道。”

    “诺亚不是说了吗?吉尔伽美什本身其实并没有那么强!”远坂凛也是俏脸紧绷。

    “但是,对方却拥有着成千上万的宝具,单凭这点,那就不是我们能够匹敌的了。”

    “master。”rider更是直接出声。

    “需要我打头阵吗?”

    “不用了,rider。”诺亚头也不回的说道。

    “吉尔伽美什,由我来对付。”

    一行少女们全部静了下来,无声的表示赞同了。

    紧接着,在诺亚的带领下,一行人走进了柳洞寺的内部。

    出现在一行人眼前的是一座寺庙。

    一座有着些许古风。又有着些许日风的寺庙。

    在这座寺庙的前方,有着一片非常辽阔的空地。

    就在这样的一个空地上,寺庙前方不远处,一个人仿佛一开始就站在那里一样,又似从黑夜中延伸出来的黑影一般,悄无声息的印入一行人们的眼帘。

    看到那个人,无论是诺亚还是远坂凛,均都愣了一下,旋即眼神变得冰冷了起来了。

    那人。不是吉尔伽美什。

    那人,驼背,驻着拐杖,身上穿着和服。外貌形似带皮的骷髅,一对眼窝深深的陷了进去,一对眼眸则闪着慑人的精光。

    不等诺亚与远坂凛出声。saber便一紧手中圣剑,沉声开口。

    “间桐脏砚…”

    赫然。便是间桐脏砚。

    “几天没见了,saber。”间桐脏砚就像一个和蔼的老人一样。呵呵笑了起来。

    “小樱还好吗?”

    “你居然还有脸提小樱?间桐脏砚!”saber猛然将手中圣剑指向了间桐脏砚。

    “居然趁着间桐慎二将我带出去的时候对我的master出手,想必,你早就做好打算了吧?”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是吗?”间桐脏砚发出渗人的笑声,那笑声,有如哭泣的恶鬼一般。

    “就算是我也没有信心对付得了一个servant,只能让慎二将你给带出去了。”

    说完,间桐脏砚瞥了一眼诺亚身后的rider,握着拐杖的手微微用力了起来。

    “可惜,居然有第二个servant在暗中保护着小樱什么的,我可是一点都不知道的。”

    “别一直小樱小樱的叫的那么亲密!”远坂凛终于是忍不住上前一步,一对眼眸携带着前所未有的怒火。

    “你根本没有资格做小樱的爷爷!”

    “啊拉啊拉,当年那个只会跟在远坂时臣背后的小丫头居然也有对我大呼小叫的一天。”间桐脏砚用评价般的目光打量着远坂凛,啧啧称奇。

    “如果当年知道小樱的体内有那股神秘的力量保护的话,我应该让远坂时臣将你过继给我才对,那样的话,我的计划就不会沦落到只能用慎二来充数的地步了。”

    “————!”远坂凛顿时一个冲动,刚想做点什么,一旁,诺亚便伸出手,拦在了她的面前。

    “你就是间桐脏砚吧?”诺亚用没有丝毫感情的眼眸注视向了间桐脏砚。

    “虽然没有见过你,但在感觉到你身上那令人作呕的虫味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了。”

    “我也没有见过你,可我也一样第一眼就将你认出来了,rider的master。”间桐脏砚脸上那渗人的笑容第一次消失了。

    “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为什么你会派rider暗中保护小樱呢?你跟小樱的关系应该没有好到能够做到那种地步的程度吧?”

    “为什么?”诺亚笑了,笑得让周围的温度都冷了下来。

    “可以将孙子毫不留情的改造成怪物的恶心虫子永远都不会懂的。”

    话落的瞬间里,一道低沉的破空之声便是快若闪电般的在周围响起。

    “嗤————!”

    破空声响起的霎那间,间桐脏砚面前的空间中,一道高挑的身影宛如鬼魅一般的出现,手中扯动着一条锁链,在一阵叮铃铃的交击声响中,豁然甩出。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间桐脏砚都是愣在了那里,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

    旋即,那锁链便是有如断头台一样,狠狠的绞向了间桐脏砚的脖子。

    “噗————!”

    化为黑影的锁链闪过,带起一声扎破皮球一样的声音。

    在这样的一道声音中,一个带皮的骷髅一样的脑袋,飞上了天际。

    出手的人,自然是rider。

    那飞上天际的脑袋,就是被rider的锁链给直接绞断了脖子的间桐脏砚的脑袋。

    可是,这样一个脑袋却是在飞向天际时,蓦然停滞在半空中。

    “嗡————!”

    紧接着,间桐脏砚那没有倒下的身体缓缓的化为了一阵虫堆,飘上天际,环绕在了间桐脏砚的脑袋周围。

    看到这一幕,远坂凛都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了。

    而更加毛骨悚然的还在后面。

    “我可没有那么容易就死了。”

    被虫堆给环绕着的间桐脏砚的脑袋宛若没事一般,依旧渗人的笑着。

    “哪怕是有名的英灵,也是杀不死我的。”

    “切…”远坂凛懊恼的咋舌了。

    “真是恶心…”

    远坂凛的发言,得到了在场第三方的人的认可。

    “确实是让人不想放进视野里的污秽之物,但没有比他更适合在即将到来的地狱里作为见证的人了,嘛,凑合使用吧…”

    听到这个声音,在场众人的心陡然一紧,用力抬头,看向前方寺庙的屋顶。

    在寺庙的屋顶,吉尔伽美什像卧在王座上一样的坐在那里,居高临下的望着下方所有人,脸上挂着残酷又冷漠的笑容。

    “来的人挺多的,还掺杂了不少我没见过的杂种。”

    吉尔伽美什的话并没有引起众人的愤怒。

    因为,还没有见过吉尔伽美什的远坂凛与saber都从其身上感觉到了。

    感觉到了在山门前感受到的那股并不强大,却很是危险的气息。

    “小子,这里就是游戏的最终阶段进行的舞台!”吉尔伽美什将其余人都给无视掉了,看着诺亚,愉悦般大笑出声。

    “你不是想阻止我吗?来试试看吧!”

    一句话,将弥漫在周围的紧张氛围给点爆。

    远坂凛直接退至后方。

    saber默默的架起了圣剑。

    rider死死的盯着吉尔伽美什。

    只有诺亚,嘴角勾起了一个冰冷的弧度。(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