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2 只为了咒杀人类而存在的诅咒

    (求订阅!求月票!)

    (十分感谢‘巫马此间’、‘彼岸的尘封’、‘gs大濕’、‘流金御水月’、‘inte日e’的打赏!)

    “!”

    同样身为英灵,saber和日der几乎是从本能的感觉到对方到底具备有怎么样的威胁,分别站在诺亚与远坂凛左右两旁的两位色rvant已经是绷紧了身体,架起了手中的武器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远坂凛虽然没有具体的感觉到来自吉尔伽美什的威胁,可心中的警兆却也是不断的狂鸣,让得她下意识的退至最后方,手中握紧了宝石,随时准备进行远距离攻击,进行支援。

    三个少女在感受到吉尔伽美什的威胁时,都忘记了诺亚之前说过的话了。

    忘记了,诺亚说过,吉尔伽美什由他来对付的。

    “英雄王…”

    只剩下一个脑袋,脑袋的周围则环绕着浓郁的虫阵的间桐脏砚竟是沉默了下来。

    显然,即使夸下海口,说连英灵都没有办法杀死自己,间桐脏砚还是非常的忌惮吉尔伽美什。

    倒不如说,吉尔伽美什应该知道怎样才能确切的杀死间桐脏砚吧?

    所以,这只一直躲在幕后,使用一些不堪£入目的手段的老虫子才会甘愿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一切。

    反倒是吉尔伽美什,好像完全没有看到间桐脏砚的存在一样,支起身体,站在了屋顶上。俯瞰般望着下方,眼中却没有其他人。只有诺亚。

    “知道吗?小子,自从在绮礼那里听说你的存在以后。我就决定,一定要把你留在这个时候解决。”

    “哦?”诺亚眉头一挑。

    “姑且让我听听原因吧。”

    “没什么原因。”吉尔伽美什自嘲般一笑。

    “要说有什么原因的话,那一定是心血来潮,自觉告诉我,只有你这个小子才能陪我玩到最后。”

    “玩?”诺亚冷笑出声。

    “你真将这当成一场游戏了?”

    “原本,名为圣杯战争的仪式就只是一场游戏吧?”吉尔伽美什展开了一只手,像是在介绍什么一般,侃侃而谈。

    “事先准备好圣杯的容器,再将身于英灵之座的我们给召唤过来。进行欺骗,让我们彼此厮杀,再在战败的那一瞬间里吸收进圣杯里,成为那些肮脏的魔术师实现野心的材料,对于我们色rvant来说,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被蒙骗的游戏,难道不是吗?”

    “所以呢?”诺亚漠然开口。

    “你才打算报复社会?报复人类吗?”

    “哈?在说什么让人笑话的事情啊?”吉尔伽美什冷冷的一笑。

    “欺骗什么的根本无所谓,寻求快乐是人类的根本。这手段虽然恶劣了一点,但确实让我感到愉悦了,那么,为了这种程度的愉悦。原谅一下那些肮脏的魔术师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人类的魔术师们用来实现野心的道具就由我来使用,这很公平不是吗?”吉尔伽美什发自内心感到愉悦的笑着。

    “所谓的王。其实,在某些地方就是要做到公平的。我虽习惯任性,但更习惯公平。所以,给人类也降下平等的杀戮,这不也是公平的表现之一吗?”

    似乎是对吉尔伽美什的话产生了反应,远坂凛、saber与日der三人都有些战栗了起来。

    只因为,吉尔伽美什的一番话,将其矛盾的一面给彻底的彰显了出来。

    即有极富人性的一面。

    又有没有人性的一面。

    就像看着一面扭曲的哈哈镜一样,这般矛盾的感觉,给人带来的就是彻头彻尾的不协调感。

    吉尔伽美什,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吉尔伽美什的诺亚反而是最平静的一个。

    “看来,跟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呢。”

    “王在发言,区区下人自然没有说话的余地。”吉尔伽美什蓦然一笑。

    “而且,现在的话,你还有时间说话吗?”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吉尔伽美什侧过身,将手插在口袋里,朝着柳洞寺的一个方向努了努嘴。

    “看看那个吧!小子!”

    诺亚一行人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跟着吉尔伽美什的指引看向了那个方向的。

    在那个方向上,有一个湖泊。

    湖泊的水面上,一个人正一边抽搐着身体,一边漂浮在水面上。

    看到这个人,远坂家咬牙出声。

    “慎二…”

    正是被改造成了小圣杯的间桐慎二。

    此时,间桐慎二的身体正一边抽搐着,一边释放出一阵让人心悸的气息。

    那个样子,就像是有一个恶魔潜藏在了间桐慎二的体内,正打算钻出来一样。

    事实上,虽然多多少少有些差别,但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终究只不过是赶工出来充数的冒牌货,比不上正品,只不过是塞了五个色rvant的灵魂而已,作为容器本身的家伙就支撑不住了。”吉尔伽美什愉悦的声音回荡在了四周。

    “接着看下去吧,会感到惊喜的…”

    随着吉尔伽美什的这句话的落下,在湖泊上抽搐着的间桐慎二突然停了下来了。

    可是,那从其身上弥漫而起的气息却是变得更加邪恶与诡异了起来。

    “咕噜!”

    紧接着,间桐慎二的全身猛然一个鼓动。

    “嘭!”

    就这样,间桐慎二整个人都突然一爆而开,化为了一堆肉瘤,并迅速的膨胀而起,不断的扩展了开来,转眼间便是化为了一块大肉山。

    “什?!”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远坂凛一行少女们大吃一惊。

    连诺亚的眉头都深深的皱了起来,呢喃出声。

    “原来如此,容器太小了,再加上不合格,被植入间桐慎二体内的圣杯碎片的部分就开始破坏宿主,自己溢出来了吗?”

    “哈哈哈哈!”吉尔伽美什捂着脑门,大笑出声。

    “何等丑陋的人类?!何等丑陋的圣杯?!但用来做为连接地狱的门就实在是太适合了!”

    在吉尔伽美什的大笑声中,那不断的鼓动而起,膨胀而开的大肉山的上方,一个如孔洞一般幽黑的空洞陡然在空间中闪现。

    从那个幽黑的空洞里,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让身体都开始本能的膜拜的沧桑之气。

    “那…就是圣杯的孔吗?”saber与日der已经无法将自己的目光从那个空洞上移开了。

    “通往根源的道路的孔…”远坂凛也紧紧的握起了手掌,那只手正在颤抖着。

    诺亚同样感受到了那沧桑的气息,而且几乎是瞬间便认出了那气息的由来。

    那跟诺亚在根源之涡的所在地里感受过的气息一模一样。

    毫无疑问,那就是通往根源的道路。

    只不过,在那沧桑的气息里,一阵极端邪恶的气息也开始弥漫了出来。

    “啪!”

    突然间,幽黑的空洞内部,伴随着一阵什么东西爆裂开来一样的声音,比幽黑更加漆黑的东西,流了出来了。

    那是泥。

    极为漆黑,像是被煮沸的污水一样的黑泥从孔中流了出来,仿佛岩浆一般,在哗啦啦的一阵阵声响中,流水般的落在了湖泊上。

    诺亚的话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在那漆黑的岩浆一样的黑泥里,源源不断的恶意充满了内部,让人仅仅是直视都会产生眩晕的感觉。

    “看到了吗?小子!”吉尔伽美什哈哈大笑着。

    “那就是你们人类最根本的恶性,只为了咒杀人类而存在的绝望,足以填满整一个世界的诅咒,此世全部之恶啊!”

    “终于完成了!”间桐脏砚也是难掩激动,并迫不及待的说道。

    “那么,英雄王啊,我就先过去了!”

    留下这句话,间桐脏砚便驱使着环绕着自己的虫子,托着脑袋,往圣杯的方向飞掠而去。

    “等等!”远坂凛惊呼出声,并咬了咬牙,直接追了上去。aber看向了诺亚了。

    “去吧。”诺亚直接出声。

    “保护好你的master。”aber重重的点头,一个跃身,也追了上去。(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入侵型月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