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 开始谋生的小小愿望

    (十分感谢‘’、‘无&之风’、‘梦墨镜’、‘醃艾艾’、‘彼岸的尘封’的打赏!)

    “噗嗤————!”

    伴随着撕裂声的响起,骑士剑毫不留情的洞穿了吉尔伽美什的心脏,从其背后透出,带起一阵殷红的血迹,洒向了地面。【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呃————!”

    吉尔伽美什眼眸一突,整个身体都僵硬在了缠绕住了四肢与躯干的锁链上,动都没有办法动上半分了。

    其嘴角,鲜红的血液也同样溢了出来,顺着重力,与来自被洞穿的心脏部位的鲜血一起,一点一点的滴落在地面上,没过多久便是累积起了一个血泊。

    在身体渐渐的失去了力气与生命的情况下,被吉尔伽美什给握在手中的乖离剑(ea)缓缓的滑落而下,于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中,砸在了地面上,旋即化为了一阵光粒子,消散了开来。

    毫无疑问,这是致命伤。

    一般情况下,因为是灵体的关系,即使心脏被洞穿了,那也有可能得到治愈,算不上致命伤。

    吉尔伽美什在上一届的圣杯战争中得到了身体,从而能够在这个世界里维持现界的状态,不需要消耗魔力。

    可是,正因为得到了身体的关系,心脏被洞穿的话,那就是毫无疑问的致命伤了。

    于是。吉尔伽美什眼前的视野都开始模糊了起来。

    痛吗?

    当然痛。

    不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

    但是,比起痛楚,比起不甘心。吉尔伽美什更在意另外一个问题。

    当下,被锁链给缠绕着,吊在了半空中的吉尔伽美什垂着头,艰难的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到底是谁?…”

    理所当然的疑问。

    毕竟,一般人怎么可能有办法将每一个时代里存在过的那些即将失传的宝具在消失的那一瞬间里摄取过来,收集起来。填充进一个宝物库里呢?

    而背后站着这样的存在,还从其手中得到这个宝物库的诺亚的身份。又怎么可能会是一般人呢?

    所以,这是一个理所当然的疑问。

    对于这个理所当然的疑问,诺亚却只是古井无波的回了这么一个答案。

    “诺亚?朵勒阿,这是我的名字。”

    “诺亚…朵勒阿…”吉尔伽美什不禁重复的念了一遍。

    仿佛没有看到吉尔伽美什的表现一样。诺亚猛的将刺进吉尔伽美什心脏部位的骑士剑给拔了出来,一甩,将剑身上的血迹全部甩在了地面上。

    吉尔伽美什只是死死的盯着诺亚,浑身颤抖着,像是将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这一个瞬间里一样,嘶吼出声。

    “诺亚?朵勒阿————!”

    嘶吼声化作回音,回荡在整个柳洞寺的上空。

    下一秒钟,吉尔伽美什的身体缓缓的化为了一阵雾气,消失在了空气里。

    吉尔伽美什。退场。

    最终,与在所有的英灵中都能位于顶点,应该说都能在英灵里面称王称霸的最古之王的对决。以诺亚的胜利,作为了结束。

    相信,这即是一个会让人感到难以置信的结果,也会是一个让人觉得理所当然的结果。

    难以置信的当然是那样的存在居然被一个人类给击溃了。

    理所当然的则是指在诺亚得到了盖亚和阿赖耶赠送的王之财宝以后,这个结果便注定如此。

    面对拥有着成千上万的宝具原型的英雄王,以凌驾于其上一个层次的宝具来压制。

    结果。不就是显而易见的了吗?

    至少,在一旁亲眼见证了这场宝具与宝具间的对决的全程的rider是这么认为的。

    当然。在吉尔伽美什拿出乖离剑(ea)的时候,rider本来还以为一定不行了。

    虽然被诺亚给贬得一文不值的样子,可乖离剑(ea)绝对是位于宝具顶点的宝具,称之为宝具中的王者也不为过的存在。

    前面也说过,宝具在大致的情况下可以分为对人宝具和对军宝具两个种类。

    但是,你是指在最常见的宝具中这样分类的。

    单以威力而言,对军宝具毫无疑问在对人宝具之上。

    只不过,在对军宝具之上,还有着威力远远凌驾在其上的宝具。

    ————对城宝具。

    顾名思义,就是连城这种牢固的构造物都能一击轰飞的强大宝具。

    对人宝具与对军宝具的不同是在效果与范围的不同而已。

    可是,一旦到了对城宝具这个级别,那威力就会变得差距悬殊了起来。

    如果说,对人宝具是单发的枪支,对军宝具是一枚导弹的话,那对城宝具就是原子弹的级别了。

    一句话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对城宝具与对人宝具、对军宝具两者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

    而吉尔伽美什的乖离剑(ea)的威力更是凌驾在对城宝具之上。

    拥有切开空间的能力的宝具————对界宝具。

    同为英灵,rider清楚的知道乖离剑(ea)有多么的恐怖。

    只可惜,这个宝具,依旧,还是突破不了阿瓦隆。

    所以,胜利便是属于诺亚的了。

    这个时候,rider不禁想到了。

    诺亚说过,他的宝物库里有着吉尔伽美什所有的宝具,连吉尔伽美什没有的宝具,他也有。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那个恐怖的对界宝具,诺亚,也一样有呢?

    而且,还是拥有着比刚刚吉尔伽美什使用的乖离剑(ea)具备有更强的威力的真品?

    想到这里,连rider都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这时,诺亚的声音才响了起来。

    “走了,rider。”诺亚看都没有看吉尔伽美什消失的方向一眼,毫不留恋的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去解决最后的根源。”

    rider默默的点了点头,跟在了诺亚的身后。

    在最后一刻里,rider的心中谋生了这样的一个想法。

    自己,貌似根本就没有多么了解自己的r吧?

    如果,将圣杯给摧毁了以后,还能有机会留在这个世界里的话,真想去了解一下这个深不可测的r,留在他的身边呢…

    ……

    另一边,在诺亚与吉尔伽美什展开对决的时候,远坂凛与saber却是奔走在林道间,往湖泊的方向赶去。

    湖泊就在柳洞寺内。

    所以,即使与山门那边有点距离,但既然都在柳洞寺的话,那就不会太远。

    在使用了魔术强化了脚程的情况下,远坂凛与saber都只花了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便是赶到了湖泊所在的位置。

    眼前的视野豁然开朗,不再是千篇一律的树木,而是一个湖泊。

    可是,就在看到湖泊的一瞬间里,远坂凛和saber同时石化般的滞下了身形,停了下来。

    望着眼前的场景,不管是远坂凛还是saber,都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最后,还是远坂凛用这样的一句话,表达了自己的情绪。

    “那是什么啊?”

    只见,在湖泊的中心处,一个巨大的肉块正一边恶心的蠕动着,一边不断的增值,扩大着自己的体积。

    在那巨大的肉块的上方,半空中,有着一个幽黑的空洞。

    而在那幽黑的空洞里,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漆黑的泥浆似岩浆般暴涌而出着,瀑布般落在了湖泊中,将整个湖泊都给染得一片漆黑。

    从那些黑泥里,远坂凛和saber都感觉到了惊人的魔力。

    倒不如说,那些黑泥本来就是经过实质化以后的圣杯中的魔力。

    只不过,这些魔力已经不再纯净,而是被染上了诅咒,成为带有诅咒性质的魔力。

    因此,远坂凛和saber都被从黑泥中升腾而起的狂暴的怨念给冲得面色一变,不由自主的均都后退了一步了。

    “呵呵,远坂家的小丫头,剑之英灵的骑士王,来的只有你们两个吗?”

    阴森森的笑声从上方传进了远坂凛和saber的耳中,让两个少女俏脸一凝,内心一下子凝重而起。(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