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 在岁月中逐渐腐朽的灵魂

    (求订阅!求月票!)

    (十分感谢‘孤单的乳酸君’、‘源者无敌’、‘巫马此间’、‘poké摸n’、‘黑天楚’的打赏!)

    “咕噜…咕噜…”

    在有如蠕动一样的声音中,身于湖泊中心的大肉块一下一下的鼓动着。【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每鼓动一下,那巨大的肉块就会很明显的增大一圈,一直都在增值着,看上去非常的恶心。

    但是,在这样恶心的大肉块的上方,幽黑的空洞的下方,也就是位于半空中的空洞和下方的肉块的中央,只剩下脑袋的间桐脏砚在一大群的虫子的环绕下悬浮在那里,望着那如瀑布般垂帘而下的黑泥,发出极为难听的刺耳笑声。

    “五百年的等待,老朽终于是等到了这一刻了。”

    听到间桐脏砚那难听的笑声,saber是一脸的严肃,远坂凛却是露出了露骨的厌恶。

    “间桐脏砚,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目的?”间桐脏砚转过身,准确来说应该说是让悬浮在半空中的脑袋转过来,俯瞰般的看向了远坂凛。

    “嘛,到了这个地步,告诉你也没关系,远坂家的小丫头,我的目的,就是要得到不老不死!”

    “不老不死?”远坂凛看向间桐脏砚的目光变得轻蔑了起来。

    “你得到圣杯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

    远坂凛会这般轻蔑,也是理所当然的。

    毕竟。对于魔术师来说,永生永远不是第一目标。

    只有抵达根源,才是魔术师唯一的目的。

    在这个目的面前,无论是什么都是可以舍弃的。

    包括生命。

    魔术师们最害怕的不是失去生命,而是没有办法研究魔术,抵达最终的目的地根源。

    若是间桐脏砚是为了能够继续研究魔术,抵达根源才追求永生的,那倒是情有可原。

    可是。现在,通往根源的孔已经打开了。

    而且,就在间桐脏砚的面前。

    如果是为了抵达根源的话,间桐脏砚现在的目的已经可以说是实现了一半了。

    虽说打开的只是一个通往根源的孔,想通过这个孔,前往根源的话肯定会衍生各种各样的问题需要克服,但入口毕竟已经打开了。根本不需要舍本求末的去追求永生。

    所以。很明显,间桐脏砚追求永生的目的不是根源,只是为了自己的不老不死而已。

    这样的话,作为一个魔术师,远坂凛又如何能够不感到轻蔑呢?

    “小丫头,追求生可是人类的本能,可以的话没有谁想死,哪怕是魔术师。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做到为了抵达根源而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呢?”

    貌似是从远坂凛的表现中看出了对方对自己的轻蔑,间桐脏砚毫不在意的阴笑着。

    “更何况,老朽已经苟延残喘了五百年,如果再不得到永生的话,此身就会彻底的腐烂了。”

    “什什么?”架着圣剑的saber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已经活了五百年了?”

    不止是saber,连远坂凛都有些惊讶。

    远坂凛倒是听说有一部分的魔术师为了能够延续生命,继续研究魔术,会想方设法的增加自己的寿命,甚至不惜改变生命形态。转生为吸血鬼之类,导致有一些魔术师的存活岁月跟外表上看上去有着极大的出入。

    然而。五百年可不是一个小岁月。

    在自己的面前,就有一个活了整整五百年以上的魔术师。远坂凛和saber又怎么能够不惊讶呢?

    “没有什么好奇怪的,间桐家的魔术本来就是使役虫类的使魔,我只是将自己的灵魂都塞进了虫子里,再通过食用他人的**作为代替品,继续生存下去而已,只要容纳灵魂的脑虫还在,我就可以不断的通过寄生,进行生存。”间桐脏砚似乎觉得真的没有必要再隐瞒了,直言不讳的将自己的秘密给透露了出来。

    “只不过,这个做法依旧无法达到真正的不老不死,因为寄生的**还是会持续耗损,需要经常性的更换身躯,再加上此身就算长寿,依旧还是人,经过远远的超过人类的寿命该有的岁月以后,老朽的灵魂早就已经腐朽不堪,终有一天还是会连灵魂都凋零的,所以,为了完全的不老不死,我需要圣杯。”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变成这个样子以后依旧还是不会死去的原因吗?”saber紧视着间桐脏砚。

    “那副躯体不过是借来的,只要你的灵魂容器还在,那就不会死,哪怕是英灵都没有办法杀死你,但反过来,只要找到你的灵魂容器,那就算是一个普通人类都能够击杀你吧?”

    “说的没错,骑士王。”间桐脏砚连连阴笑出声。

    “看吧?这样弱点重重的永生算什么永生?我需要的是真正的不老不死!没有任何弱点!也没有任何局限!永远不死的永生!”

    “但是,你以为你办得到吗?”远坂凛讽刺出声。

    “别忘了,圣杯已经被污染了,不再只是单纯的许愿机,再加上这一届的小圣杯又是被你赶工出来的急就章的东西,那已经无法用来实现愿望了吧?”

    其实,本来的话,即使被污染了,能够实现愿望的圣杯的机能还是没有改变的。

    只不过,对被污染的圣杯提出愿望的话,那实现愿望的方式,往往都是会被朝着恶这个方向去进行。

    比如,若是许下想得到永远花不完的钱的话,那圣杯就会将全世界的有钱人都给抹杀,将他们的钱都提供给许愿者。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间桐脏砚提出想要永生的愿望,那圣杯绝对会将别的人类的生命都活生生的抽取过来,提供给间桐脏砚,延续他的生命,直到全世界的人类的生命都抽取完毕为止。

    再加上,现在的圣杯一旦被解放的话就会开始流淌出此世全部之恶,唤起灾厄的灾厄,直到毁灭掉理应诅咒的所有人类为止,同样处于被诅咒咒杀的人类这一范畴的间桐脏砚绝对无法得到真正意义上的永生。

    对此,间桐脏砚却是状若癫狂般笑道。

    “那就是老朽需要烦恼的事情了,跟你们这些小丫头无关。”

    闻言,远坂凛和saber便明白了。

    如果圣杯真的能够帮间桐脏砚实现永生的愿望的话,那间桐脏砚绝对不介意将全世界的人类的生命都抽取出来,集中在自己的身上吧?

    毕竟,那可是连自己的孙子与孙女都能毫不犹豫的改造成怪物的人渣。

    “你果然跟吉尔伽美什一样危险,间桐脏砚。”saber举起手中的圣剑,对准了间桐脏砚,满脸坚毅的说道。

    “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会将你跟那个圣杯一起,确确实实的摧毁掉!”

    “就是这样,间桐家的大当家。”远坂凛注视着间桐脏砚,毫无感情的声音微微传出。

    “不管怎么样,就算你活了五百年以上,依旧不是色rvant的对手,更何况你面对的还是七个职阶里号称最强的saber的色rvant,你还是跟着你渴望的圣杯一起,在这里消失吧。”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间桐脏砚突然大笑了起来,并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小丫头,连你都懂的道理,老朽会不懂吗?你以为我是为什么而把你们引到这里来的?”

    “引?”远坂凛和saber的心同时一紧。

    就在这一个瞬间里,saber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样,猛的转过头,看向了远坂凛的背后。

    在那里,一股黑泥似潜伏着的蟒蛇一般,突然一跃而起,化为一股黑色的泥流,豁然笼罩向了远坂凛的方向。

    “凛!”saber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冲撞而出,一个侧身,将远坂凛给狠狠的撞飞了出去。

    然后,那黑色的泥流便是一涌而下,将取代了远坂凛的saber给整个笼罩住。(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