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 有什么意义?有什么资格?

    (十分感谢‘木冷不冷’、‘de莫名的心疼’、‘晨风☆’、‘蒸馏水dui甲醇’的打赏!)

    在设置了宽敞的阳台的房间深处,名为苏摩的神明正坐在工作桌前,摇曳着一个透明的瓶子里的液体,并将好几种不同色泽的液体从其它的瓶子里缓缓的倒进了其中。【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随着苏摩的动作,那个瓶子里的液体开始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酒香。

    那种酒香,让一旁的桑尼斯的面色缓和了下来,却让莉莉的面色开始一点一点的变白。

    毫无疑问,苏摩正在调制神酒。

    虽然还没有完成,可那个酒的味道,已经是足以让一般人为之沉醉了。

    但是,在调制着神酒的状况下,苏摩根本就没有理会其余的动静。

    不管是从外面进来的诺亚与莉莉等人,还是发生在大门的爆炸,苏摩都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关心,只是在那里调合着酒的原料。

    面对苏摩这个态度,诺亚都觉得有些火大。

    如果苏摩是因为注意力集中到顾不得其余的事情,那倒还好说。

    至少,那样还能代表苏摩并不知道周围发生的事情。

    可是,苏摩很明显已经察觉到了诺亚一行人的到来。

    %≠长%≠风%≠文%▽

    结果,这个神明却只是在那里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而已。

    也就是说,苏摩是在无视诺亚一行人,不是没有发现诺亚一行人的到来。

    莉莉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状况,贝齿咬上了嘴唇了。

    桑尼斯也跟莉莉一样。对苏摩的冷淡态度一点都不感到惊讶,眼中甚至还流露出了些许轻藐的态度。

    这个人。居然在看不起自己的主神。

    在这样的情况下,桑尼斯撇了诺亚一眼。冷笑一声,上前一步,开口说道。

    “苏摩神,这里有位客人,似乎打算跟您针对麾下团员莉莉露卡?厄德的一些事情,进行一些交涉。”

    桑尼斯的话音一落下,苏摩手中的动作才稍微减缓了些许,却没有停下来,抛出了这么一句话。

    “都由你处理了。”

    从苏摩的这句话中。诺亚没有听出任何信任的部分。

    显然,苏摩说出这句话,不是因为相信桑尼斯,打算将事情交给桑尼斯去办,只是在将事情往外推而已。

    至于推到谁的身上,苏摩根本不在意。

    “你们都听到了?”桑尼斯有如没有办法了一样的耸了耸肩,嗤笑出声。

    “苏摩神将事情都交给我处理了,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跟我谈。”

    闻言。莉莉自虐般的一笑,握着诺亚的手不断的收紧。

    “就是这样,诺亚大人,您有什么事情打算跟苏摩眷族进行交涉的话。跟苏摩神说是没用的,苏摩神将一切的大小事务都交给了桑尼斯大人,您只能跟桑尼斯大人谈。”

    “跟他谈?”诺亚转过头。看向了桑尼斯。

    一对上诺亚的眼眸,桑尼斯便一直有种被危险的凶兽给盯上的感觉。让得他的表情都变得不自然了起来。

    见状,诺亚失笑了。抬起头,看向了苏摩,风轻云淡的抛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真的是神吗?”

    苏摩手中的动作豁然滞下了。

    别说是苏摩了,就是莉莉跟桑尼斯都被诺亚那没有任何敬意,反而满是讽刺的话语给惊到了。

    “我见过的那些神,虽然不能说每一个都是好东西,可几乎个个都有着强烈的自我,让人明确的认识到了他们确实是与我们不同的超然存在。”诺亚径直的望向了苏摩。

    “可在你的身上,我没有看到任何的自我,连存在感都淡漠得可怜,所以,你真的是神吗?”

    “诺…诺亚大人?”莉莉有些胆战心惊了起来。

    “这下子,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桑尼斯则是阴险的笑着。

    被诺亚这么毫不客气的进行否定,不管诺亚的目的为何,对神的不敬,都足以导致苏摩产生反感,让交谈走向破裂。

    而那,也是桑尼斯愿意看到的。

    对于很明显是站在莉莉这边的诺亚,桑尼斯可不觉得他会提出什么有趣的事情来。

    至少,对于桑尼斯来说,那绝对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不过,诺亚的话,确实让苏摩产生反应了。

    只见,苏摩以缓慢的动作抬起头来。

    诺亚这才发现,苏摩有着极长极长的刘海,将一对眼睛都给盖得严严实实。

    可是,苏摩的视线,诺亚却也清楚的感觉到了。

    紧接着,苏摩挤出了这样一句话。

    “听你们这些轻易就沉溺在酒中的孩子们说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听到那缺乏起伏的话语,莉莉说不出话来了,当场僵住。

    连诺亚都凭借着这句话,彻底的明白了苏摩内心的想法。

    苏摩是失望了。

    对自己派系里的那些团员失望了,也对下界的子民失望了。

    苏摩的眷族产生扭曲的原因,毫无疑问出在神酒的身上。

    而苏摩将神酒拿出来,主要是想将神酒作为奖赏,提升派系成员的动力。

    结果,苏摩麾下的那些孩子们,却是一个个的被神酒的魔力给俘虏,沉溺在神酒带来的愉悦感中。

    苏摩肯定是有段时间在亲眼见证着眷族里的孩子们为了得到神酒而做出的种种丑陋的争夺行为吧?

    看到那样的场景,苏摩才不禁产生失望的情绪。

    苏摩没有恶意。

    不管怎么样,这个男神至少不是因为自己那酿酒的兴趣需要极大的资金支持,为了得到资金才故意用神酒让眷族里的孩子癫狂,从而不择手段的去赚取金钱的。

    苏摩只是在失望了以后,对下界的子民彻底死了心,不再产生任何的兴趣,毫不关心了而已。

    偏偏,就是这幅对孩子失望至极的模样,让诺亚心中的火气一下子爆棚了。

    没有任何犹豫的,诺亚一个上前,一把揪住了苏摩的衣领,在苏摩措手不及间,将其狠狠的提了起来。

    “诺亚大人!”莉莉大惊失色,一下子乱成一团。

    “你…你干什么?!”桑尼斯也面色大变,可却没有打算上前,看向诺亚的眼中只有惊惧,没有对自己主神的安危表现出任何的担忧。

    诺亚不顾莉莉与桑尼斯一副大惊失色的模样,提着苏摩的衣领,看着苏摩那不知所措的模样,沉声开口。

    “你有什么资格对自己的孩子感到失望?你以为你的那些眷族成员沉沦在神酒中都只是他们的意志不坚定吗?你以为你自己的原因一点都没有吗?”

    一连三个疑问,让苏摩都被问懵过去了。

    “确实,跟你们这些神比起来,下界的人很多都微不足道,意志也不坚定,只需要有一点点的诱惑,那就会让他们堕落,可正是因为这样,人们才需要神,都在祈求着神的引导,期盼着神将自己救出沉沦的苦海。”诺亚冷声说道。

    “而你,却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去引导自己的孩子,从始至终都没有起到作为神的作用,这样,你的孩子沉沦了,堕落了,那能怪谁?你又有什么资格去对那些失去了神的引导的孩子们感到失望呢?”

    苏摩的面色终于有些变幻了起来了,深藏在刘海下的眼眸也出现了动摇。

    “我不会擅自去否定你的态度,因为有些人确实经受不起一丁点的诱惑,现在的堕落,只是将他们内心黑暗的一面给引出来而已,不过,对于你这幅不负责任,还自以为是的作为,我却不敢恭维。”诺亚冷哼了一声。

    “神有善神,也有恶神,人有善人,亦有恶人,你可以对那些恶人失望,但对于少部分可以从善的人,你没有对他们伸出援手,那么,你就没有资格去对他们感到失望!”

    烙下这句话,诺亚才毫不客气的甩开苏摩的衣领,让苏摩跌坐在地面上,呆呆的看着诺亚,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了。

    想来,还从来没有人对苏摩说过这番话吧?

    所以,苏摩也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漠不关心才是导致眷族扭曲的原因所在吧?

    那么,诺亚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个呆头呆脑的神给骂醒,不是吗?(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