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3 我才不会觉得这样的你很帅气呢!(求月票)

    (十分感谢‘伊克尔卡西利亚斯’、‘无耀’、‘好啊由’、‘尖嘂’、‘&ΘvΣr&’、‘书友150811075801275’、‘食为本’的打赏!)

    诺亚不知道,这个世界里的精灵王是不是真的能够跟盖亚和阿赖耶相提并论。【钱柜娱乐平台阅读网www.baoliny.com】

    诺亚只知道,在这个世界里,负责管理着人类世界与元素精灵界的各种元素的精灵王,便是位于顶点的存在。

    就像神对于人类的意义一样。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与精灵来说,精灵王就是神的代名词。

    而精灵王一共有五个。

    火之精灵王————沃坎尼克。

    风之精灵王————贝伐尔。

    地之精灵王————罗德?几亚。

    水之精灵王————伊莎莉亚?汐娃

    圣之精灵王————亚历山大。

    五个精灵王,分别掌管着构成这个世界的各个基本元素,即火、风、地、水、圣这五大元素,带给人类与精灵五大元素的恩惠。

    所以,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五大精灵王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据说,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着五个直接侍奉五大精灵王的姬巫女存在。

    这五个直接侍奉五大精灵王的姬巫女,被世人称为————精灵姬。

    精灵姬会负责侍奉精灵王,也会负责向世人传达精灵王的意志。

    而精灵剑舞祭,正是对五大精灵王进行献祭的仪式。

    在这个仪式上,来自各个国家的最顶尖的精灵使们都会以剑舞进行对决,用最为华丽的剑舞满足精灵王的同时,决定出最强的精灵使。

    得到优胜者的最强精灵使将可以向精灵王许一个愿望,无论是什么愿望,那都会被实现。

    一开始听到精灵剑舞祭的事情,诺亚甚至还有些若有所思。

    毕竟,虽然性质不一样,但这个世界的精灵剑舞祭跟型月世界的圣杯战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都是必须进行对决。决定出优胜者。

    都是在决定出优胜者以后,能够实现一个愿望。

    而且,两者还都是一个仪式。

    不同的地方在于,精灵剑舞祭比较像是大型的嘉年华。而圣杯战争就是纯粹的杀戮游戏了。

    “精灵剑舞祭的举办时间间隔是不定的,只有在精灵王想举办的时候,精灵姬们才会传达精灵王的意志,进行准备。”克蕾儿继续说明着。

    “近三十年里,精灵剑舞祭一共举办了三届。分别是在三年前、十五年前与二十四年前举办的,学院长参加的就是二十四年前的精灵剑舞祭,并以十五岁的年龄获得了那一届的精灵剑舞祭的冠军。”

    “不对吧?”诺亚刚想点头,又是想起了什么,猛然一个激灵。

    “如果说,二十四年前,格雷瓦丝就已经十五岁了的话,那岂不是说,那个魔女现在都差不多满四十岁了?”

    这可不是一件能够被忽略的事情。

    首先,格雷瓦丝的外表看上去顶多就二、三十岁。怎么可能有近四十岁的年龄呢?

    更何况,格雷瓦丝可是不止一次的在诺亚的面前展现了强大的精灵使能力的。

    可是,众所周知,精灵使的力量在发展到巅峰以后便会开始衰退,衰退的年龄大概是在二十五岁以后。

    如果格雷瓦丝的年龄真的达到了四十岁上下,那身为精灵使的能力早就退得一干二净了吧?

    怎么可能还有着大陆最强的精灵使的名号呢?

    “难道你忘了,精灵剑舞祭的优胜者能够向精灵王提出一个愿望吗?”克蕾儿提醒道。

    “听说,学院长当时向精灵王许下了永葆青春的愿望,不管过去多久,外貌都不会变老。身体也不会衰退,作为精灵使的能力更是会一直保持在巅峰,所以,她早已超过了作为最高位精灵使的年纪了。”

    “还…还能这样?”诺亚不禁汗颜。

    “难怪那个魔女输给我的时候会感概自己老了。原来那不是场面话啊?”

    “输给你?”克蕾儿奇怪的眨了眨眼睛。

    “什么东西输给你了?”

    “不,没什么。”诺亚挠了挠脸颊,紧接着指向了另一幅肖像画,转移了话题。

    “那,那个人又是谁啊?”

    在年轻的格雷瓦丝的身旁,还有着另外一幅肖像画。

    有着如瀑布一般垂直而下的及腰乌黑长发。身穿巫女服一样的异国服装的少女。

    比起格雷瓦丝,那个少女的相貌更加的年轻。

    但是,那个少女却能够跟被誉为大陆最强的精灵使的格雷瓦丝的肖像画放在一起,身份肯定不一般。

    “你连她都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诺亚的错觉。

    如果说,刚刚诺亚说自己不知道格雷瓦丝生平的事迹,克蕾儿是惊讶的话,那么,现在克蕾儿就是生气了。

    “学院长的事迹你不知道可以理解,毕竟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可连那位最强的剑舞姬你都不认识,你还算不算精灵使了?”

    “你在生什么气啊?”诺亚眉头一挑。

    “该不会,那还是你的偶像吧?”

    “是啊。”克蕾儿大大方方的承认。

    “不行吗?”

    “我可没说不行。”诺亚好奇的问道。

    “但是,既然能够成为你这个刁蛮的大小姐的偶像,那对方一定大有来头囖?”

    “那不是当然的吗?”克蕾儿倒竖起了柳眉,瞪向了诺亚。

    “那可是三年前仅以十四岁的年纪便称霸了那一届的精灵剑舞祭的精灵使,人们都称其为最强的剑舞姬,不止是我,很多现役的精灵使都被其华丽美妙的剑舞给掳获,连败于那个剑舞姬的手下的精灵使都被吸引,我崇拜她,有什么好奇怪的?”

    “最强的剑舞姬吗?”诺亚了然的点了点头。

    “那么,她叫什么名字啊?”

    克蕾儿抬起头来,眼中饱含明亮的神彩,振地有声的吐出了这么一个名字来。

    “莲?阿修贝尔。”

    当这个名字从克蕾儿的口中传进诺亚的耳中时,诺亚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然加快跳动了起来。

    一种类似于直觉一样的莫名感觉似一缕电芒一样,窜过诺亚的心间,让诺亚眼眸一凝,一对漆黑深邃的瞳孔闪烁而起。

    这种感觉,诺亚不可能不认识。

    赫然,便是以往诺亚在入手与世界碎片的下落息息相关的情报时,世界给予诺亚的提示。

    也就是说,流失在这个世界里的世界碎片,很有可能,就跟那个最强的剑舞姬有着某种关联。

    没有想到,居然在这种地方,入手了跟世界碎片的下落有关的情报。

    这,还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莲?阿修贝尔可是历届的精灵剑舞祭中人气最高的,在我们奥地西亚帝国,她的人气甚至能够跟身为大陆最强的精灵使的学院长相提并论,几乎成为了所有人心中仰慕的对象。”克蕾儿滔滔不绝的说着。

    “你居然连最强的剑舞姬都不认识,真是白当那么久的精灵使了。”

    “抱歉,我当精灵使的日子还真的不算久。”诺亚苦笑了一声,强压下内心那蠢蠢欲动的感觉,嘴角微微掀起。

    “不过,我记住她的名字了,莲?阿修贝尔,我一定要会会你!”

    一旁,克蕾儿看着诺亚那掀起嘴角,浑身陡然散发出强大的存在感的模样,不知道怎么的,俏脸蓦然一红,心跳也加快了起来。

    “你…你这样的家伙,如果到莲?阿修贝尔的面前的话,一定会被打得落花流水!”克蕾儿红着脸。

    “我…我才不会觉得这样的你很帅气呢!”

    诺亚顿时眨眼,面色怪异的看向了克蕾儿。

    被诺亚这样直盯着,克蕾儿的俏脸也是越来越红,越来越红,到最后,恼羞成怒了。

    “别这样一直盯着我看!变态!禽兽!”

    这么喊着,克蕾儿的一只手的手背上,精灵刻印一亮而起。

    看来,这个刁蛮的大小姐是打算用暴力来掩饰自己那过于害臊的心情了。

    就在诺亚感到有些无语,准备狠狠的敲克蕾儿一个暴栗时,一个优雅中带着些许高高在上的感觉的声音陡然响起。

    “太吵了,克蕾儿?露裘。”(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