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8 我,必须亲手解决这段恩怨

    (十分感谢‘腌艾艾’、‘谜谜谜’、‘尖嘂’、‘嘻哈3’、‘弯弯来的书友’、‘莫斯科的逆袭’的打赏!)

    “协助?”

    诺亚缓缓的转过身,没有说话,用眼神示意莲继续说下去。【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反倒是坐在树上的蕾斯提亚微微皱了皱好看的眉头了。

    “莲,你确定要请他帮忙吗?”

    “有他帮忙的话,我们会轻松很多。”莲没有丝毫迟疑的说道。

    “毕竟,我不是那个学院里的学生,不能在那个学院里光明正大的行动。”

    “以你的能力,就算光明正大的闯进艾雷西亚精灵学院里也没有人能够奈何得了你吧?”蕾斯提亚还是不能释怀的样子。

    “就算你不想那么莽撞的闯进去,潜进去的话也可以啊。”

    莲虽然被世人称为最强的剑舞姬,以华丽美妙的剑舞闻名,但曾经也在教导院里接受过暗杀者的训练,隐藏能力与潜入能力肯定不一般。

    以莲的能力,若是想潜入到艾雷西亚精灵学院里的话,确实不是很难。

    然而,莲却是摇了摇头。

    “确实,我想潜进那所学院里的话不难,但那是在那个魔女不在的情况下。”

    “那个魔女?”蕾斯提亚的语气中充满了怀疑。

    “就算是格雷瓦丝的话,同样奈何不了现在的你吧?”

    别忘了,莲可是能够自如的使用暗之精灵王的力量的。

    将那份力量使用出来的话,哪怕是大陆最强的精灵使也不在话下。

    “蕾斯提亚,你太小看那个魔女了,那个魔女的力量或许比不上现在的我,但如果我是潜进艾雷西亚精灵学院里,没有遇到那个魔女还好,一旦遇到那个魔女的话,那绝对会被发现的。”莲极为肯定的出声。

    “那个魔女几乎一半以上的岁月都在遭受到别人的暗杀,神经的敏锐程度几乎被磨练到了一个堪称可怕的地步。躲躲藏藏的话,在那个魔女的面前是绝对不可能不被发现的。”

    对于莲的话,诺亚暗暗赞同了。

    连使用了隐形头盔的诺亚都被格雷瓦丝给发现了,更别说是别人了。

    “可以的话。我根本不想跟那个魔女产生接触。”莲的语气只有在提及格雷瓦丝时才会变得极其不悦。

    “那个魔女最可怕的地方不是力量,蕾斯提亚,你应该也明白才对。”

    蕾斯提亚哑口无言了。

    对于莲这么反感格雷瓦丝的表现,诺亚倒是有些理解。

    只因为,诺亚也有一段时间跟莲一样。几乎恨死了那个魔女。

    在教导诺亚的时候,那个魔女从来都不是用的口头传授的方式,而是直接让诺亚用身体去感受。

    比如,为了教导诺亚绝剑技的初型,格雷瓦丝会采用在诺亚睡着时突然使用紫电,对诺亚毫不留情的进行攻击。

    据本人所说,在这种毫无防备的状况下遭到致死般的攻击,那对人来说是最印象深刻的,这样才能将剑技牢牢的刻在诺亚的脑海里。

    除此之外,格雷瓦丝还以各种坑蒙拐骗的方式让诺亚去猎杀精灵森林里的各种强悍的精灵。连沉睡在森林最深处的魔神级精灵都被其唤醒,再让诺亚以绝剑技去解决,除此之外,别的力量都不准使用。

    那段时间,诺亚真的是想将那个魔女给各种圈圈叉叉。

    而连诺亚都这样了,在还年幼的时候便被格雷瓦丝同样授予了绝剑技的莲肯定遭受到了更加过分的待遇吧?

    莲不是怕了格雷瓦丝。

    莲只是不想再被那个魔女给坑蒙拐骗,再触发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简单的说,莲都差不多对格雷瓦丝有了心理阴影了。

    “况且,由我直接去接触薇尔赛莉亚?伊娃?法兰格尔托的话确实不太合适。”莲重新将目光转回诺亚的身上。

    “所以,我希望你帮我去印证一下。印证薇尔赛莉亚?伊娃?法兰格尔托是不是移植了咒装刻印。”

    “咒装刻印?”诺亚顿时怔住了。

    咒装刻印。

    简单的说,那是一种籍由人工的方式附加在精灵使身上的刻印。

    这种刻印的效果跟与精灵缔结了契约以后得到的精灵刻印有所不同,有着各种千奇百怪的能力。

    例如,它能强制的引出精灵的能力。或者是给精灵附加不同属性,乃至让精灵使的神威大幅度提升等各式各样的效果。

    因为有着这般强悍的效果,在蓝巴尔战争时期,咒装刻印曾被广泛利用。

    但由于在咒装刻印的移植者当中,有许多人接二连三的因为莫名的副作用而丧命,非常的不人道。因此,在大战过后,已经是被各国明令禁止,不许再进行移植。

    当然,那是明面上。

    暗地里,一部分的国家与机构还是有在进行着咒装刻印的研究的。

    “你说,薇尔赛莉亚移植了咒装刻印?”诺亚追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详细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莲转过身,望向了艾雷西亚精灵学院的方向。

    “我只是因为有个熟人告诉我,薇尔赛莉亚?伊娃?法兰格尔托有可能移植了咒装刻印,而且,还是因为我的关系。”

    “你?”诺亚疑惑了,紧接着意识到了什么。

    “该不会…”

    莲稍微沉默了一会,一会以后低声开口。

    “我有一个愿望,无论如何都想实现,所以,三年前,我参加了精灵剑舞祭。”

    这句话,让坐在树上的蕾斯提亚都沉默了下来了。

    “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不管是眼里还是心里,都只有这个愿望。”莲的声音如同从遥远的天边响起一样,回荡在了四周。

    “为了这个愿望,三年前的我只是一味的在不断的打倒阻挡在我面前的敌人,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她们也只是敌人,除此之外,无论是名字、长相乃至身份,都是不重要的。”

    “薇尔赛莉亚?伊娃?法兰格尔托。”莲叹息出声。

    “这个名字,我也是在精灵剑舞祭以后才知晓的。”

    听到这里,诺亚多多少少对薇尔赛莉亚感到同情了起来。

    明明薇尔赛莉亚对莲那么执着,只是为了证明自己。

    而莲在那个时候眼中却根本没有薇尔赛莉亚,甚至连薇尔赛莉亚的名字都是在精灵剑舞祭以后才得知。

    若是换了是诺亚的话,心中有多么不甘心,那是可想而知的。

    “我的一个熟人告诉我,薇尔赛莉亚?伊娃?法兰格尔托很有可能因为我的关系,误入了歧途,在身体上移植了咒装刻印。”莲沉声开口。

    “而在路上,我也听说了薇尔赛莉亚?伊娃?法兰格尔托因为我的关系而连夜赶回艾雷西亚精灵学院的消息,所以,我才返回来的。”

    “怎么?”诺亚凝视着莲的背影。

    “难道,你觉得自己亏欠了薇尔赛莉亚吗?”

    莲没有回答诺亚的这个问题,而是斩钉截铁的说道。

    “如果真的是因为曾经的我而让薇尔赛莉亚?伊娃?法兰格尔托选择了这条走进毁灭的道路,那么,我,必须亲手解决这段恩怨。”

    说完,莲回过头来,看向了诺亚。

    “为此,我需要确认薇尔赛莉亚?伊娃?法兰格尔托到底有没有移植咒装刻印,但我又不方便在艾雷西亚精灵学院里随便行动,以免横生事端,所以,我想请你协助。”

    “哦?”诺亚眉头一挑。

    “你想让我帮你确认薇尔赛莉亚有没有移植咒装刻印吗?”

    “因为我的关系,你也同样被薇尔赛莉亚?伊娃?法兰格尔托给盯上了不是吗?”莲如此说道。

    “反正迟早都得跟薇尔赛莉亚?伊娃?法兰格尔托对上,我的事情,对你来说,只不过是顺便的而已吧?”

    “但是,你别忘了。”诺亚瞥了蕾斯提亚一眼。

    “我还没有好心到会帮三番四次找我麻烦的人的帮。”

    蕾斯提亚嫣然一笑。

    “莲,人家是这么说的喔。”

    莲眼眸微微闪烁,半响以后,叹了一口气,将一只手按在了心脏的部位。

    “那么,看在这颗心脏的份上,帮我一次如何?”

    这下子,诺亚彻底的没辙了。(~^~)

    ...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