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6 现在的你,绝对无法做到

    (十分感谢‘1360113230’、‘天际的观测者’、‘只尊情不尊神’、‘墨羽瀶殇’、‘晨风☆’、‘思昧真火’、‘唯一的空白’、‘花残落又奈何’、‘1十六夜咲夜6’的打赏!)

    “嘭————!”

    携带着可怕的力道的一击直接在薇尔赛莉亚的精灵魔装机甲胸膛上爆开,激起了一声让人心脏猛缩的闷击声响与一圈震荡而起的冲击风浪。【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砰————!”

    在那恐怖的力量的直击下,全身都覆盖着厚重的复合式机甲的深红色巨人胸前的装甲豁然被击爆,化作阵阵碎片,洒落地面。

    薇尔赛莉亚只感觉到一股强悍的力道似余波般震在自己的身上,紧接着便是彻底的失去了招架之力,如同被踹飞的皮球一般,与那厚重的装甲一起,摩擦着空气,在尖锐的劲风声响中倒飞了出去,砸向了地面。

    浓郁的沙尘以那厚重的机甲巨人为中心,似浓烟般升腾而起。

    被深红色的机甲巨人给直击的地面更是寸寸断裂,生生的刮出土层。

    “咳咳…”

    √♀ 躺在了那土层之上,薇尔赛莉亚猛咳了几声,紧紧的咬着牙。

    “可…恶…”

    因为精灵魔装机甲的胸甲已经被诺亚给一脚踹爆的关系,躺在机甲内的薇尔赛莉亚也现出了身形。

    对此,薇尔赛莉亚却是一点都不在乎,只是强忍着身上的剧痛。艰难的抬起头。

    在薇尔赛莉亚目光所及的前方,手持歼魔圣剑(demon slayer)的诺亚踏着强而有力的步伐。缓缓的朝着薇尔赛莉亚的方向走了过来。

    涌动在诺亚身周的神威能量早已因为太过于浓郁的关系,如同一层磷光组成的光膜一般。覆盖在了诺亚的身上。

    而诺亚手中的歼魔圣剑(demon slayer)还因为充分的神威能量的灌注,通体都在绽放着刺眼的光芒。

    直到这时,薇尔赛莉亚才从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感觉到了足以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这种让人几乎无法呼吸一样的压迫感,至今为止,薇尔赛莉亚只从两个人的身上感觉到过。

    一个便是被世人称为最强的剑舞姬的莲。

    一个则是被世人称为最强的精灵使的格雷瓦丝。

    诺亚,正是第三个人。

    这也证明了,诺亚是能够与前两者相提并论的存在。

    甚至,还有可能在那之上。

    感受着从此时此刻的诺亚身上弥漫而起的惊人压迫感,再回想起诺亚所使用的与莲一模一样的绝剑技。薇尔赛莉亚感觉自己的心中正涌现出一股黑暗的情绪。

    难道,自己又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再一次败在那种剑舞之下?

    “不…不会的…”

    薇尔赛莉亚以可怕的执念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控制着那残破不堪的机甲,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我…已经变强了…”

    跟三年前的那个时候比起来,薇尔赛莉亚确实变强了。

    而且还是变强了很多。

    毕竟,三年前,薇尔赛莉亚在莲的绝剑技下,一击便是迎来了败北。

    今天,诺亚解决薇尔赛莉亚的时间虽然没有多长。全程更是出了不到五招,但也比一击败北好得多。

    然而,薇尔赛莉亚却是清楚的记得。

    最开始,要不是诺亚故意手下留情的话。那么,凭借着名为紫电的绝剑技的初型,薇尔赛莉亚便有可能跟三年前面对莲的时候一样。在同一击、同一瞬间、同一情况下直接败北。

    这让薇尔赛莉亚如何能够释怀?

    “为了能够战胜莲?阿修贝尔,我付出了那么多!”薇尔赛莉亚死死的盯着诺亚。

    “怎么能够在还没遇到莲?阿修贝尔以前就输给别人呢?!”

    三年前。与莲的交战让薇尔赛莉亚的人生彻底的改变了。

    直至那天为止,薇尔赛莉亚一直都自诩为最强的骑士。对自己也充满了自信。

    那也是理所当然。

    作为一个在蓝巴尔战争过后没落的下级贵族的后裔,薇尔赛莉亚不但凭借着优秀的精灵使才能驯服了一般精灵使根本无法触及的封印精灵不说,还被奥地西亚帝国的军事主宰,法兰格尔托公爵家族给收养,以十五岁的年龄便登上了精灵剑舞祭的舞台,并获得了十二骑将的候补资格。

    整个帝国里,有多少人能够达到这样的成绩?

    只怕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吧?

    因此,薇尔赛莉亚也带着这份自信,登上了精灵剑舞祭的舞台,发誓要夺得精灵剑舞祭的冠军。

    可是,这份自信,在精灵剑舞祭开始以后的第一场比赛里便是惨遭粉碎。

    跟薇尔赛莉亚比起来,那个时候的莲不但比她小,还是个没有名声的新人。

    结果,面对这样的一个对手,薇尔赛莉亚在使出了全力的情况下,依旧输了。

    那个时候,薇尔赛莉亚还没有埋下对莲的执念。

    因为,与那些单单旁观便被莲那华丽美妙的剑舞给俘虏了内心的观众相比,近距离接触了莲的剑舞的薇尔赛莉亚心中反而萌生了比一般人更加浓郁的憧憬与敬意。

    换言之,跟克蕾儿、琳丝蕾与艾莉丝等一般的精灵使一样,薇尔赛莉亚也为莲的剑舞深深的着迷着。

    然而,怀着这样的憧憬与敬意,薇尔赛莉亚看到了那个最强的剑舞姬少女的眼神。

    少女那对深邃的眼眸中,即没有对薇尔赛莉亚的敌意,也没有对薇尔赛莉亚的怜悯,更没有对不堪一击的对手有一丝一毫的轻蔑,而是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的感情。

    在最强的剑舞姬的眼中,根本就没有薇尔赛莉亚的存在。

    从那个时候开始,薇尔赛莉亚便被执念所俘虏。

    她,必须让最强的剑舞姬认同自己。

    为此,不惜一切。

    哪怕是染指过去视为肮脏的东西的力量,也是一样。

    “不…能…输…”

    薇尔赛莉亚操控着摇摇晃晃的机甲巨人,跌跌撞撞的来到了诺亚的面前,艰难的伸出被装甲给覆盖的手臂,揪住了诺亚的衣领。

    “唯独拥有着让我都为之心动的剑舞的你们,我,绝对不能输!”

    诺亚没有做出任何的抵抗,任由薇尔赛莉亚揪住自己的衣领,望着薇尔赛莉亚的眼眸中泛起了怜悯的神情。

    “你也该是时候醒一醒了。”

    伸出手,紧紧的握住那被厚重的装甲给覆盖,揪着自己的衣领的手臂,诺亚缓缓的将其掰开,视线则没有离开薇尔赛莉亚那苍白的脸。

    “因为执念而追求力量,却也因为执念而忽略了力量以外的任何事物,成为了力量的俘虏,这样的你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说,这样没意义?”薇尔赛莉亚怒视着诺亚。

    “你明白什么?你又懂什么?”

    “没错,我是不懂你到底是在想什么。”诺亚瞥了薇尔赛莉亚一眼。

    “但我知道,如果你只是想让莲?阿修贝尔认同你的话,那么,现在的你,绝对无法做到。”

    “你…?!”薇尔赛莉亚一张俏脸因为激动而扭曲了。

    就在这时,薇尔赛莉亚的面色一僵。

    “咕呜————!”

    没有丝毫前兆的,薇尔赛莉亚陡然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心脏,趴在了地面上,脸上涌现的是极致的痛苦之色。

    突如其来的痛苦甚至让得薇尔赛莉亚那破烂不堪的精灵魔装装甲直接化为了碎片,一爆而开,消失在了空气中,周身的神威能量则是有如暴走一般,开始变得紊乱了起来。

    “呃…啊————!”

    没过多久,薇尔赛莉亚便紧抓着心脏的部位,发出了痛苦的叫声。

    见状,诺亚皱起了眉头。

    “你怎么了?”

    没有理会诺亚,薇尔赛莉亚强忍着痛苦,支撑起了身体,直接冲进了一旁的树丛中。

    诺亚的眉头越皱越深,刚想追上去时,远处,缭乱的脚步声便是一响而起。

    “诺亚!”

    克蕾儿、琳丝蕾与艾莉丝一行三人携带着许许多多的人,朝着诺亚的方向,赶了过来。

    诺亚只能望着薇尔赛莉亚消失的方向,眼中开始浮现了些许若有所思。(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入侵型月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