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4 即贪得无厌又疯狂的野心(求月票)

    (双倍月票期间!求月票啊!)

    (十分感谢‘序言辞’的20000打赏!以及‘暮晨’、‘★望夜的星星★’、‘醃艾艾’、‘巫马此间’、‘墨羽瀶殇’的打赏!)

    艾德拉斯的王都是整个大陆上最为繁华的都市,没有之一。【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原因什么的自然是不需要说的,只是因为这里是王都,整个艾德拉斯的世界的王的所在地而已。

    当然,这却是其中一个理由。

    艾德拉斯的王都之所以会成为全世界最繁华的都市,一个理由是这里居住着国王,另一个理由则是因为一座悬浮在王都上空的岛屿。

    ————艾克斯塔尼亚。

    管理着整个艾德拉斯的人类,在自誉为神的女王的统治下所存在着的天使一族,即超越者一族的居住地。

    这座对于艾德拉斯来说相当于神殿一样的岛屿,便是悬浮于艾德拉斯王都的上空的。

    因此,位于神所居住的岛屿的下方,艾德拉斯的王都即使不繁华都不行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位于艾克斯塔尼亚之下的这座都市才会被选为王都的吧?

    而除了这样的两个理由以外,最近,王都会成为艾德拉斯里最繁华的都市,又诞生了另外一个理由。

    那就是,在国王严令禁止私有魔法的情况下,整个艾德拉斯里,只有王都被允许了魔法的公然使用。

    原因,自然是国王也是需要有人民进行支持的。

    为了赢取一部分国民的支持,艾德拉斯的国王允许了王都的住民使用魔法。

    该怎么说呢?

    独裁与虚伪的一面尽显无遗了。

    此时,在王都最中心的巨大宫殿之中,一个极其辽阔又豪华的大厅里,王座之上,一名白头白须,年龄足有七、八十岁左右,头顶上戴着王冠,手中紧握代表权利的权杖的老者闭目而坐着。

    那正是艾德拉斯王国的国王————法乌斯特。

    而在王座之下。有两个人并排着单膝跪在地面上。

    一个是年龄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左右的少年。

    一个却是壮硕得有如二十几岁的青年一样,通体都有着黑色毛皮,脸型则像是猛豹一样的猫。

    只是,不管是人还是猫。此时,都对着那闭目而坐着的国王,万般臣服的低下了自己的头颅,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原因无它。

    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从整个王厅中弥漫着的险恶气氛可以看得出。名为法乌斯特的王国正在发怒。

    而且,还是怒气滔天的那一种。

    “失败了。”法乌斯特发出了压抑着狂暴的怒火的声音。

    “这,到底是第几次失败了呢?”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法乌斯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狂怒出声。

    “明明这次『阿尼玛』有好好的运转,理应发动成功了才对,结果,为什么发动成功的『阿尼玛』没有将阿斯兰特的魔力给传送回来呢?!”

    单膝跪在地面的一人一猫依旧低着头,闭着眼睛,默默的承受着国王的怒火。

    没办法。

    从法乌斯特独占魔法这一行为中便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国王有多么的自私自利。

    若是在对方狂怒着的这个时候去撞枪口,那即使不会说死的很惨,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法乌斯特依旧在怒而出声着。

    “自从开发出『阿尼玛』以后,执行了计划这么多年了,阿斯兰特那边却连一次的魔力都没有传送过来,再这样下去,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无穷无尽的魔力呢?!”

    对于法乌斯特的话,那壮硕的黑猫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的承受着,唯有那少年感同身受一样的微微颤抖起了身体。

    自从『阿尼玛』的计划开启以后。这个计划确实从来没有成功过。

    不是因为『阿尼玛』这个超亚空间魔法有什么问题。

    而是,在阿斯兰特里,一直都有人在『阿尼玛』发动的时候强行将其关闭,阻止『阿尼玛』将阿斯兰特的魔力给传送回艾德拉斯。

    不用说也知道。艾德拉斯的『阿尼玛』之前之所以会功败垂成,完全是因为密斯特岗从中作祟。

    为此,这一次,艾德拉斯不惜耗费了大量的魔力,将『阿尼玛』的功率给调整到最大级别。

    原以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是谁都没有办法阻止『阿尼玛』的发动了。

    而『阿尼玛』而确确实实的成功发动,让那个时候得到消息的法乌斯特着实振奋了一把。

    可惜,没过多久,一盆凉水便直接浇灭了法乌斯特心中的振奋。

    超亚空间魔法确实发动了。

    然而,阿斯兰特的魔力却没有传送过来。

    为什么会这样呢?

    理由,谁也不知道。

    但可以肯定的事情有一件。

    那就是,这一次,艾德拉斯依旧没有能够得到来自阿斯兰特的魔力。

    一想到这里,法乌斯特心中的怒火便怎么都无法仰制。

    “魔力...”紧握着权杖的手用力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法乌斯特即嫉恨又羡慕的呢喃着。

    “什么时候,我才能得到像阿斯兰特一样永无止境的魔力呢?”

    这一刻里,从法乌斯特的眼中与脸上都只透露着一种感觉。

    ————贪得无厌。

    如同贪财之人永远不会满足有限的金钱,又如同嗜权之人永远不会满足点滴的权利,艾德拉斯的国王所追求的便是无穷无尽的魔力。

    仅此而已。

    良久以后,法乌斯特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出声。

    “利力。”

    法乌斯特的呼唤,终于是让那壮硕的黑猫睁开了眼睛,抬起头来。

    “陛下,我在。”

    “我需要你老实的回答我一个问题。”法乌斯特眼中涨动着残酷的光芒。

    “身为我王**第一魔战部队队长,如果,我让你率军攻打阿斯兰特,你能不能给我带来胜仗呢?”

    一句话,让利力都禁不住瞳孔一缩。

    连一旁的少年都浑身一颤,似乎对法乌斯特的话感到极端的震惊。

    那也是理所当然。

    为了魔力,这个贪得无厌的国王竟是想进攻阿斯兰特。

    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恕我直言,陛下。”利力只得再次闭上眼睛,沉声开口。

    “先不提及战力,单以资源这方面来说,我军想发挥出充分的战斗力,必须得有充分的魔力,而阿斯兰特却没有魔力方面的担忧,如果开战,除非我们的战力远胜阿斯兰特,否则,等到魔力耗尽,没有了魔法的我们必败无疑,所以,胜算极低。”

    “魔力!又是魔力!”法乌斯特震怒不已。

    “为什么阿斯兰特就能够享受无尽魔力的待遇!我们就不能呢?!”

    这个问题,任谁都没有办法回答法乌斯特。

    因为,这已经不是人类能够回答得来的问题了,而是世界的问题。

    阿斯兰特的魔力能够在万物间自主循环。

    艾德拉斯的魔力却是迟早都会耗尽。

    这是两个世界的不同之处,亦是两个世界的根本差距。

    在世界的决定面前,人类的力量微薄得可怜。

    “出去!”法乌斯特状若疯癫的咆哮着。

    “都给我出去!”

    利力与少年只能默不作声的退了下去,直到退出了王厅以后,依旧能够听到门内法乌斯特的愤怒咆哮。

    “呼…”少年抹了一把冷汗,满脸的苦色。

    “亏你还能这么镇定,利力。”

    “你平时不是很啰嗦的吗?修斯?”利力瞥了少年一眼。

    “我还以为你在陛下面前,又会啰嗦起来了。”

    “我又不是傻子。”名为修斯的少年咋舌。

    “在那种情况下啰嗦?那我绝对会被拉出去斩首示众的!”

    闻言,利力刚想说点什么,眼眸却突然一凝,看向了前方。

    “怎么了?”修斯疑惑的看了过去,紧接着脸色凝固而起了。

    只见,在前方的走廊上,两个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一个是全身的铠甲变得脏兮兮的修格波伊。

    一个是全身都布满了焦黑的痕迹的艾露莎。

    “你…”修斯惊愕出声。

    “你们…”

    没有理会修斯,艾露莎直接来到了利力的面前,抬起头,望向了利力,冰冷的声音浑然响起。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