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8 好好珍惜自己的同伴

    (十分感谢‘时吞墨兲’、‘艾妮斯尔’、‘3点水晶’、‘黑岩★羽’、‘不冷木冷’、‘翼遗影’、‘影鬼神’、‘1转而逝的年华’的打赏!)

    顿时,整个王座之厅里的气氛都随着诺亚的一句话而变得压抑到让人无法呼吸的地步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以雅儿贝德为首,夏提雅、亚乌菈、马雷、科塞特斯、迪米乌哥斯乃至娜贝拉尔都感觉呼吸齐齐的一窒。

    可紧接着,除了娜贝拉尔以外,身为守护者的一众人们全部都抬起了头,看向了彼此,并均都目露坚毅与残酷之色了。

    看到这里,诺亚就明白了。

    这些来自于yggdrasil里的npc是真真正正的愚忠。

    无论诺亚的命令有多么的无情,又有多么的无理,只要是诺亚亲口说出来的,那再让人感到无法理解,他们都会乖乖的顺从。

    直到这一刻里,诺亚才放下了对纳萨里克地下大坟墓里的这些npc的戒心。

    因为盖亚与阿赖耶说过,纳萨里克地下大坟墓很有可能会对世界造成严重影响的关系,即使以雅儿贝德为首的这些npc昨天表现得对自己是那般的顺从,诺亚也依旧抱着一分戒心。

    现在,看到这些守护者们这个愚忠的模样,诺亚才放下了这丝丝的戒心。

    至少,这代表着诺亚的话在这些人心中的份量很大。

    只要能够保证这些人都听从自己的吩咐,那有了诺亚,还需要担心纳萨里克地下大坟墓会主动去惹出麻烦来吗?

    会用这么偏激的方式来试探这些守护者,也是因为这个关系。

    否则,诺亚大可以像盖亚与阿赖耶说的那样,直接将整个纳萨里克地下大坟墓里所有的人、事、物都给抹杀,那样就最是轻松了。

    现在,看到纳萨里克地下大坟墓里的这些守护者对自己的命令如此看重,诺亚觉得,自己兜这么大的一个圈来保住他们,也算是值得了。

    当下,诺亚缓缓的收回了举起的手,让那从一个个的金色涟漪里浮现而出的一件件刀、剑、枪、戟等各种各样的武器重新缩了回去,跟随着波动在空间中的金色涟漪一起,消失不见。

    这一幕,让正打算对彼此下手的一众纳萨里克地下大坟墓的守护者们通通一怔,愣愣的注视向了诺亚了。

    当着那些守护者的面,诺亚叹息出声。

    “看到你们因为我的命令,不惜对自己身边的同伴下手,我还真的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这句话,毫无疑问的让一众守护者们茫然了。

    但,诺亚说的却是实话。

    为了保证这些纳萨里克地下大坟墓的人都听从自己的吩咐,不去做什么会对世界造成影响的事情,诺亚就必须确认他们的忠诚。

    可确认了守护者们的忠诚以后,诺亚又觉得,自己一个命令就能够让身为同伴的守护者毫不犹豫的互相残杀,那让他感到非常的复杂。

    “如果你们真的打算对我言听计从的话,那么,我就下第一个命令吧。”诺亚望向了一众守护者们。

    “好好珍惜自己的同伴,哪怕是我的命令也好,一旦有人打算伤害你们心中最重要的同伴,那就应该反抗!”

    留下这句话,诺亚不顾一众愣在了那里的守护者,转过身,径直的往王座之厅的外面走去。

    反应了过来的娜贝拉尔连忙站起身,朝着雅儿贝德等人鞠了一躬以后,方才跟在诺亚的身后,一起离开。

    至于留在王座之厅里的一众守护者们,则是维持着单膝下跪的姿态,低着头,一直都没有起身,让压抑的氛围在空气中弥漫。

    良久以后,一个极为轻微的声音缓缓的响起,打破了这阵寂静。

    “呐,姐姐。”马雷用怯弱又沮丧的口吻,对着旁边的亚乌菈说道。

    “我们是不是让诺亚大人失望了?”

    在场的所有守护者们纷纷都浑身一颤,相继表露出了不安的情绪。

    “诺亚大人对我们失望了吗?”亚乌菈也一副迷惘不知所措的模样,就好像一个迷了路的小孩子一般。

    “那,我们以后应该怎么办啊?”

    这,也是在场所有守护者心中的想法。

    在这一刻里,浓郁的不安充斥着每一个守护者的内心。

    对于这些出身自游戏里的npc的守护者来说,没有比身为纳萨里克地下大坟墓的主人的诺亚更重要的事物了。

    所谓的忠诚已经深深的植入了这里的每一个人的内心。

    而这份忠诚所针对的对象,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诺亚。

    如果,自己不惜献上所有都要效忠的对象对自己失望了,那就真的没有比这更让纳萨里克地下大坟墓里的npc们伤心又不安的事情了。

    在场的守护者里面,只有两个人姑且还保持着冷静。

    “呐,迪米乌哥斯。”雅儿贝德对着迪米乌哥斯喃喃出声。

    “你是怎么看的?”

    闻言,迪米乌哥斯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沉默了一会以后,如此说道。

    “毫无疑问,刚刚,诺亚大人是在试探我们的忠诚。”

    对于迪米乌哥斯的话,包括雅儿贝德在内,所有人都表示了认同。

    一个原因是在场的守护者也都多多少少看出了一点苗头来。

    另一个原因则是迪米乌哥斯除了是纳萨里克地下大坟墓第七层的守护者以外,还是整个纳萨里克地下大坟墓防卫外敌时的npc指挥官,也就是所谓的军师了。

    其头脑的精明程度,至少在设定上是整个纳萨里克地下大坟墓里最出色的。

    而诺亚又并没有对自己的行为遮遮掩掩,被看出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无上至尊在试探我们的忠诚,这一点我倒是明白了。”科塞特斯的口中喷出白雾,吐出了仿佛敲锣一样的重音。

    “问题是,我们到底有没有让无上至尊失望呢?”

    一下子,在场的所有守护者全部竖起了耳朵了。

    然而,对此,迪米乌哥斯却是有些苦恼似的说道。

    “就我个人来看,诺亚大人应该是喜忧参半吧?”

    “喜忧参半?”亚乌菈连忙问道。

    “什么意思啊?”

    “我们向那位至尊献上了最高等级的忠诚,这一点,应该是让大人满意了。”迪米乌哥斯微微低了低头,这样说道。

    “但是,大人却不满我们连自相残杀这样的命令都听取这一点。”

    “唉?”马雷眨了眨眼睛,疑惑出声。

    “为什么啊?”

    不等迪米乌哥斯开口解释,雅儿贝德便蓦然抬起头来。

    “那还用说吗?”雅儿贝德有如祈祷一样的将手交H在身前,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因为诺亚大人是一位慈悲的至尊,不愿意看到我们自相残杀啊。”

    雅儿贝德的话,让一众守护者们先是沉默了下来,旋即一个个也都露出了感动与感激的表情。

    “对于我们来说,那位大人的命令是绝对的。”迪米乌哥斯以一句话作为总结。

    “但是,对于那位慈悲的大人来说,看到我们毫不犹豫的打算执行那互相残杀的命令,却是相当的心痛吧?”

    “所以,你才会说,诺亚大人对我们的表现是喜忧参半吗?”科塞特斯了然的点头了,紧接着便吐出了敬佩的话语。

    “真不愧是我等至高无上的至尊,如此的慈悲。”

    其余人也跟着一起点头了,一副感激流涕又无比憧憬的模样。

    如果让诺亚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啼笑皆非吧?

    确实,诺亚是喜忧参半。

    喜也确实是因为确认了守护者们的忠诚才有的。

    忧却是因为守护者们对「同伴」这个概念并没有如诺亚所想的那般重,才感到忧。

    毕竟,对于诺亚来说,同伴可是需要无比重视的存在。

    与诺亚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们,也都是这么想的。

    所以,才会是喜忧参半,谈不上慈悲吧?

    “现在想再多也没用了。”雅儿贝德站起身来,坚定的说道。

    “守护者们,今天的失态我们必须找机会弥补回来才行,让我们无上的至尊对我们感到满意,那才是对我们来说最为至高无上的荣耀!”

    一众守护者们心中一定,一个个的也跟着重重的点头了。

    这个时候,迪米乌哥斯才注意到了。

    在一旁,夏提雅一直都半跪在那里,低着头,一副沉默不语的模样。

    “夏提雅?”迪米乌哥斯疑惑出声。

    “你怎么了?”

    名为夏提雅的少女缓缓的抬起头,眼神迷蒙,一副无比陶醉的模样。

    “诺亚大人好强大,真希望他多像刚刚那样对待我。”

    顿时,整个大厅变得鸦雀无声了起来。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而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但是,众人却见怪不怪了。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夏提雅拥有着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癖好。

    刚刚,诺亚的所作所为,估计激起了其心中m的部分了吧?

    于是,雅儿贝德极为轻藐的出声。

    “真是个下贱的吸血鬼。”

    一脸陶醉的夏提雅顿时清醒了过来,怒视向了雅儿贝德。

    雅儿贝德也不甘示弱的怒视了回去。

    两个绝美的少女就这样彼此瞪视了起来,让在一旁看着的守护者们再一次的面面相觑而起了。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武侠位面大冒险末世神主我的超时空冒险超人回来了穿越在电脑的巫师食尸鬼的无限之旅你的香尸她的魂末世游戏大亨重生三儿万历中兴